《七根火柴》人物的原型

2016-12-12 13:16 来源:中国文化报  我有话说
2016-12-12 13:16:28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邱晓琴

  在一座暗红色的山崖畔,矗立着石城革命纪念馆,里边有一排排密密麻麻的烈士名单。光线打在上面,斑斑驳驳的,就像排列整齐的铆钉,坚硬地铆在远去的岁月里。

《七根火柴》人物的原型

  一个老人曾经让人领着,在这些名单前,用手摸着一个个名字,问有没有他的儿子。直到摸完最后一个,他也没有找到儿子家意。一九三四年秋天,红军在这里打了著名的石城阻击战,那是少部分红军阻击敌人而让主力得以长征的一次大仗。老人还记得那次战斗。阻击战后,队伍边撤退边扩充,儿子家意就是在砍柴回来的路上参加了红军。老人说儿子走得太匆忙,光听说打过了湘江,以后就再没有了消息。这么多年,老人一直苦苦地打探并等候着儿子的消息,对儿子的思念之情让他几近发狂。参加红军活下来的人大部分都回过家乡了,而且都当了大官。家意如果活着,不定哪一天也会坐着小车回来喊一声父亲。在小松镇通往县城的山路上,老人的脚不知丈量了多少个来回。直到死,他也没有获取儿子的任何消息。

  参观的人很快到另一个展室去了,我还站在原地。石城的刘敏走过来,说这个名单里少了一个人,这么多年他都感到疑惑。他所找的,是一个叫郑金煜的名字。

  刘敏很小就学过《七根火柴》的课文,但他不知道,那个在草地中藏着七根火柴的战士的原型,就是他们石城人。直到有一天他读到了杨成武将军的回忆录。杨将军在《向草地进军》中,毫不含糊地写到了一个叫郑金煜的小战士,说他是江西石城人,个子不高,人很机灵,冲锋打仗不含糊,十六岁就入了党。刚进入草地行军的时候,他不但走在前边,还唱歌,讲故事,鼓舞大家的士气。文章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细节,就是郑金煜在长征路上贴身藏了几根火柴始终没有淋湿。在最困难的时候使战士们能够烤上火。作家王愿坚没有长征的经历,而杨将军影响甚广的《向草地进军》他是看过的,他能够从这篇文章中引发灵感,写出《七根火柴》。课文里藏火柴的细节以及草原的艰苦景象,都与杨成武在回忆录中描述的相似。刘敏说,郑金煜是在过草地的途中发高烧病情恶化牺牲的。草地行军的条件十分艰苦,不但阴雨连绵,而且严重缺氧。郑金煜死前拉着杨成武的手说:“政委,我确实不行了,看不到胜利那一天了。”郑金煜的牺牲,使很多人流下了热泪。因为这个小战士既机灵又坚强,那么讨人喜爱。刘敏说他还看过其他人的回忆录,也提到过郑金煜的名字。然而,在这个长长的烈士名单中,竟然没有郑金煜的英名。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杨成武将军也曾派人到石城寻找过郑金煜的家人,他同样记着这个烈士,但那些人无功而返。

  郑金煜家在石城何处?家乡的亲人都知道他吗?他会有后人吗?县里负责宣传的刘敏开始行动了,他翻看了大量的党史、县志和有关的回忆录。石城也为此组织人下去查访、落实。目前来看,苏区时候的资料已经十分稀缺,甚至有些中高级干部的生平都无迹可寻。那么先找找姓郑的吧,一个普通的红军小战士,不是给了杨成武将军深切的感动,他是不可能记住这个名字的,即使名字发音可能不准,但姓郑的记忆应该不会有错。

  调查小组在烈士名单中查到姓郑的共有三十六人,除洋地乡和屏山镇各一人,其余三十四人都属于小松镇。这些烈士都有详细的家庭地址,郑金煜自然不在其中。然而翻开小松镇志,他们意外地发现了一个人,这个人没有标注是烈士,只说他在家排行老二,生于一九一七年,从小聪明活泼,善于唱客家山歌,并且喜欢走村串户表演灯彩节目,很受父母的宠爱。县志里写到他是一九三四年参加的红军,之后就没有了记录。这个人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老人找寻的郑家意。

  调查组的人眼睛亮了起来,这个郑家意,是否就是郑金煜呢?杨成武将军的回忆录中明确地写到郑金煜是石城人。猜想是不能变成历史文字的,他们历时三个月,走遍了石城所有郑姓的居住地,查阅了数十本历史资料,甚至核对了郑姓的家谱,最终确认没有郑金煜这个人。

  既然石城找不到叫郑金煜的人和家庭,从姓名的发音和年龄的比较来看,郑金煜可能就是郑家意。调查组为这样的发现激动不已,如果是这样,那么郑家意就是《七根火柴》的原型了,而且可以告慰他老父亲的在天之灵了。最后还有一个问题:石城参军的兵源补充是在红三军团,杨成武当时所在部队属于红一军团,那就必须找出郑家意成为杨成武手下的证据。他们经过调查,发现红军出发时石城有两千余人加入了少共国际师。少共国际师归红三军团。过湘江的时候,战斗打得异常惨烈,各部队严重减员。后来少共国际师合并到了红一军团。这样,就可以说得通了。郑家意所在的部队红四团是红一军团的主力,名将粟裕、萧克均出自这个团。耿飙、王开湘先后任团长,杨成武任政委。红军长征中,红四团担任前卫,强渡乌江、飞夺泸定桥、开辟草地通道、奇袭腊子口,是战功赫赫的英雄团。那么,郑家意也应该是英雄之一,只可惜他过早地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如果活着,也会是一员将领了。

  即使是有了这些佐证,谁来把郑金煜和郑家意合在一起载入史册呢?石城人为此做了很多工作。

  我觉得,石城人真是太实诚了。石城是真正的革命老区,当时像郑家意这样参加红军的就有三万两千多人,而那个时候石城的人口不过十二万,除去妇女和老弱病残,一半以上的年轻人都跟随了红军。在长征的队伍里就有石城儿女一万六千人,到达陕北后,仅剩了五十多人,那么多人都倒在了长征路上。这且不说,红军长征后,敌人对石城进行了剿杀,亲近红军的及红军家属数以万计的遭到杀戮,全县人口就此降到了五万多。可在此之前,外界对石城了解得很少,我来之前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个名字。

  六月,我去了郑家意的家乡。古朴的老屋与清秀的山峦间,到处开着鲜艳的荷花,荷的葶盖绿绿蓬蓬,拥拥挤挤几乎没有一丝缝隙,直接天际。在其间畅游,呼吸馨香,胸中顿感平和与安宁。

  从英雄纪念馆走出来,脑海仍闪现着郑金煜和郑家意的名字。一个个儿不高、机机灵灵、走在队伍前边用洪亮嗓音唱着江西民歌的形象,尽管纪念馆里没有,但在我面前却愈加明晰。风雪交加的草地上,他艰难地说出了最后的话:“如果有可能,请告诉我家里,我是为了革命的胜利牺牲的!”郑金煜是如此普通,又是如此伟大,可以说,在他身上,集中体现了老区人民的精神品质。石城应该很好地宣扬这种品质,借此大力宣传《七根火柴》的主人公原型,并可为郑家意做一个雕塑,使他成为一个名片,让石城声名远播。(王剑冰)

[责任编辑:邱晓琴]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