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迁的徐村抑或是徐村的司马迁

2017-01-09 10:31 来源:中国文化报  我有话说
2017-01-09 10:31:39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邱晓琴

  司马迁写出了《史记》,从此讲中国历史的人,言必称司马迁。可以说,司马迁是真正讲中国故事的人。

  历史沧桑,改朝换代走马灯似的“你方唱罢我登场”。不管怎样改朝换代,也不管有什么天灾人祸,司马迁的名字仍在传播,他写的书仍在被世人学习、阅读、研究、讨论着。

  先人说过:死而不亡者寿。意思是说:死去的人生前做的事、说的话、著书立说的功绩,励精图治、忍辱负重、百折不挠、自强不息、奋斗不止的精神,不断被后人学习、谈论,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不亡、才是真正的长寿。长寿不是指肉体,而是指精神,浩气长存,精神永存,精神万古。

  两千多年前的司马迁精神到如今仍被世人学习和探讨,这不能说不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西方很多发达国家的文明史,与司马迁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了。

司马迁的徐村抑或是徐村的司马迁

  清代吴楚材、吴调侯编《古文观止》一书中,《太史公自序》《报任少卿书》,读后令人感慨万千,越发对司马迁忍辱负重、自强不息、著书立说的精神敬佩不已。

  为什么中国有几个朝代的皇上为司马迁造墓、立碑、修墓,为什么有不计其数的文人墨客、政要为司马迁撰文,瞻仰其祠堂墓碑?新中国成立后,几届中央领导人到司马迁的祠堂墓地参观,就是因为司马迁撰写了《史记》;就是因为《史记》中大部分内容是真实的,是客观、冷静地评论诸多历史事件众多著名人物;就是因为作者司马迁能够实事求是地撰写历史,而不是跟风随意改写历史或历史人物;就是因为司马迁做到了“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恶”;就是因为司马迁把所写的历史人物放在社会矛盾的风口浪尖之上,而不是回避矛盾,更不是粉饰太平。司马迁之所以受到后人的敬仰和推崇,这些恐怕是主要的原因。

  世人在敬仰、推崇的时候,很少有人关注司马迁的另一个千古之谜。几个朝代的皇上也好,多少文人赞颂也罢,甚至包括学者,都忽略了一个地方:司马迁后裔的繁衍之地——徐村。

  千古之谜,神秘的徐村是个被历史遗忘的角落,那里的一草一木,那里的每块石碑、每间老屋都凸显出徐村之谜。

  陕西省韩城市芝川镇(原魏东乡)徐村是司马迁后裔繁衍和生存之地。前几年魏东乡合并到芝川镇,行政上归芝川镇管辖。

  徐村有司马迁的墓碑,碑上刻着“汉太史公司马迁之墓”,此碑落款是:“徐村:同、冯后裔敬立。”此碑是“文革”后重建的。

  此碑为何是同、冯两姓族人敬立呢?这是徐村千古之谜的第一点。这是司马迁后裔隐秘的高明之处。据史料记载司马迁因《报任安书》下狱而逝,其后人恐株连九族,将马字加上二点,为“冯”字,将“司”字加上一竖为“同”字,从此司马迁的后裔分为冯、同两姓,虽为两姓实为一家人。现如今,徐村半个村的村民姓冯,半个村的村民姓同。

  在徐村老牛坡下有一座石制牌坊,正中刻有“法王行宫”。这是一条隐语,是司马迁后裔为纪念他,又为了要隐瞒住什么难言之隐立的牌坊。这是汉文字所独有的奥秘,可以颠倒过来读:宫行王法。暗指司马迁因李陵之祸受宫刑的真实事件。此为徐村之谜第二点。

  在老牛坡司马迁墓碑旁,有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小庙,此庙无门无窗,房柱上刻有一副对联,此为徐村千古之谜的第三点:错隐错隐错错隐错隐辨不明,真假真假真真假真假分不清。

  千百年来,经风吹日晒原来木质雕刻的对联,已模糊不清,“文革”中又遭破坏。司马迁的后裔又重修复了这副对联,是在水泥柱上雕刻的。可惜与颇具沧桑的原汁原味的木雕对联相比大为逊色了。

  据司马迁墓碑上的碑文记载:“司马迁因《报任安书》下狱而逝,族人恐有不测密将尸骨葬于徐村老牛坡下植之以松柏。”“司马迁真骨墓即指于此……”

  那么,人们心存质疑,陕西省韩城市芝川镇“司马迁祠堂、墓碑”是怎么回事?村里七十五岁的同养丁老先生说,那是司马迁的衣冠冢。同养丁曾写过一本徐村历史的书,详细讲述了徐村的历史、司马迁后裔的生存情况。

  徐村处处有藏头、拆字、虚虚实实的暗语,或可颠倒过来读的文字。当时的历史背景,司马迁的后裔只能用隐秘方式纪念自己的先祖。徐村每块石刻上的每个字都是后人用血泪刻上去的,每个字都经过反复的琢磨和推敲,它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也是对黑暗的弄权人的控诉。千百年来,徐村的村民蛰伏着,唯其如此,司马迁的后裔才能在隐秘的环境中慢慢繁衍起来。世人忽略了徐村,徐村成了被遗忘的角落。然而,徐村老牛坡是真正掩埋司马迁尸骨的地方。徐村老房屋门楣上刻有“太史公后裔”的就有多处。徐村这么悠久的历史古迹,本应吸引更多寻古探幽人们的关注,本应申请为世界文化遗产,本应引起文物和有关方面的重视,可惜今天徐村还没有引起足够的关注。该村落中,很多房屋已经倒塌,因年久失修变为废墟。尽管徐村村支书张志青和村主任同三春很重视修复古村落、重视保护文化遗产,尽管司马迁后裔一位搞建筑的老板,捐资修复老房子,但是仅靠有限的资金,不足以修复那么多古迹。徐村亟待有眼光的有识之士,慷慨解囊捐资捐物,为徐村成为旅游景点、成为后人的瞻仰之地做出贡献。(任芙康)

[责任编辑:邱晓琴]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