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鹿为马

2017-01-09 10:33 来源:解放日报  我有话说
2017-01-09 10:33:14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邱晓琴

  指鹿为马原指一桩史实,说的是秦赵高力压群僚的气焰。早年我也是信的,如今感觉或许不是这档事。史上确有一种鹿极像马的,所谓马鹿。赵高以及群僚都不是动物学家,由此大家疑惑也是有的,只是赵高更自信些,位子也高了些,依了他的所言,也是可以理解的。坏人也不是分分秒秒是坏人,写史的人大抵都有归纳情结的,行文方便有力些,我想码字的人都会会心笑过。

  说这个好听的所谓史实,只是因为见到了如今的艺术家风行的作派。譬如,有了钱可以作画写字,自诩绘画书法,以为不小心窥破了艺术的户牖的,人家气壮如牛,让鹿扮一回马,轻易得很。还有找错人生行当的,画了写了一些年,寂寞透顶了,也就目中无人了,也让鹿扮起马来。由此黄钟即使没毁弃,瓦釜忍不住也雷鸣了,糟糕的只是鹿和马在人间的身份,时不时没个准儿。

  其实细想起来,写字作画是遇到了好时代的,史上任何一个时代没有如此完备的前人和历代的字画信息,今人见到了几乎无遗漏的有关中国字画的史料。何况每一茬人的出生,天才的比例该是相差无几的,由此期待大家的出现是极真实的期待。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伟大艺术家和伟大作品。当代应该也是。而且有理由相信会出现旷世少见的伟大的人和作品。

  可惜,期待,如此言之成理的期待,至少至今还是落空的。当代,人生的出路太多,有无数的通道可以让今人人生饱满,或者说饱满得无暇旁鹜,即使选择了艺术,也可以毫无艺术地去来,名贵到上林苑的鹿,都被无挂碍地看作了马,有没有真马,还是问题吗?

  对于意气飞扬的有钱的指鹿为马者,还有放弃了艺术的初心的自甘堕落的指鹿为马者,我不忿忿。因为艺术从来和他们无关,或者说不指望和他们有关。伟大的艺术,从来是极少数人的事。人生是一个大场面,每个人各司其职,就像鹿和马一样,原本是两回事,不必指望,也不该指望非艺术家完成当代艺术的使命,不然要艺术家干什么?

  二十年前,我曾预言,所谓当代艺术,即至今已存在二十年的脱胎于西方的当代艺术,并无生命迹象,三十年后当有论定。至今过去了二十年,我不改变自己的看法。同时,我也不犹豫地认定,三十年间,代表当代的伟大艺术家和伟大作品一定会出现。他们是一批饱读和洞察了中国艺术的历史路程、硕果的人,是在当代无数的人生出路中坚定和充满热忱地选择了艺术的人。他们不辜负当代所赐,他们带着当代的温度和气质,和可能完成的梦想走向未来。

  鹿只是鹿,马永远是马。开张天岸马,是说马其实是天上的龙。 (陈鹏举)

[责任编辑:邱晓琴]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