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抽象的云

2017-01-09 10:34 来源:解放日报  我有话说
2017-01-09 10:34:23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邱晓琴

  老朋友许德民为他三十年抽象艺术之旅开一个画展。画展名为《抽天开象》,有点费解。但抽象画本身就是小众的、精英的,不是普罗大众人人一看就明白的艺术。其实,它的辞源倒是很中国、很大众的。来自我们每个中国人必读的写在中国历史中的名著——宋应星的《天工开物》。以抽象艺术的天工,开创艺术视像的新大陆、新世界。许德民,于抽象艺术有大雄心在焉。

  这个画展,展现了他为中国抽象艺术历经千辛万苦黄河九曲般艰辛探索的历程,展现了他的巨大付出,他的意志,他的激情,他的永不回头的执着。三十年来,他像大海的舟子,迎着东方的旭日一往无前。其实,他的艰难,我是明白的。因为三十年来,在中国文化、中国艺术极为奇特的发展路径中,抽象艺术一直扮演着一个非常尴尬的角色。当代中国艺术从古典、从传统经过短暂的现代艺术阶段,很快就并驾齐驱进入了与西方发达国家影像、装置、行为艺术等后现代艺术同步“最新”的后现代艺术时代。年轻艺术家对于时尚潮流的追逐,则使抽象艺术和大量的现代艺术在中国实际上没有得到充分的生长发育,就好像有点落伍了,就被PASS(越过)了。它是架上的,但不是传统的。它曾经是前卫的,但还在架上。夹在传统和先锋之间。

  但事实上,作为一门对我们生活的世界具有高度概括力的极为重要的艺术,是不应该被这样轻易放弃的。当代中国理所当然应有属于自己的散发着独特文化气质的抽象艺术。许德民就是在这样的独特艺术语境中,开始了抽象艺术不见尽头的漫漫长旅。在新世纪开始的几年里,我曾一次次地在上海飘满文化气息的绍兴路上,他开的那家角度抽象的画廊的小庭院里,听他像演说家一样滔滔不绝地诉说他的关于抽象艺术的宏伟构想理论体系,以及不屈不挠挺进的决心。满院子都洒落着他慷慨的语词。一阵风吹来,庭院里的花草闻之似也若有所动。

  在抽象艺术的王国里,有康定斯基的热烈奔放、蒙德里安的冷静理性、波洛克滴画随机的狂放、米罗儿童梦幻般的稚拙美丽……完全不同于这些伟大的前辈大师,许德民有自己的追求——中国的、当代的抽象艺术。三十年来,他一个阶段接一个阶段地实验,尝试在抽象艺术中引进书法、意象、图案、构成、宣纸等大量中国文化的素材、符号。在最近的《天工开物》系列中,我们与楚国漆器浪漫飞腾的图案、与先秦青铜器狞厉的饕餮纹样不期而遇。他的这种努力,使我不能不想到旅法的中国抽象画家赵无极、朱德群。他们以自己的东方文化气质的抽象画,赢得了世界的尊重。

  德民是诗人,是复旦诗社的创始人,第一任社长,是上世纪80年代风起云涌的中国大学校园诗歌的代表性诗人。他的抽象艺术始终洋溢着一股诗人的气质,烂漫而奔放,如诗的灵感无拘无束,上天入地,透过画面可以感受到芬芳馥郁的诗歌的意境。

  三十年了,德民不容易。他可以做很多事情,却守着这方几乎不赚钱的抽象艺术,自觉践行复旦学子倡导的“复旦精神”,追求“自由而无用的灵魂”,乐此不疲。不但画,而且研究、教学和传播。他的这份虔诚,真的值得敬仰。

  我和许德民是同科“状元”。1985年,我俩一起获得首届上海文学奖。获奖者一起同游富春江、千岛湖。他给作家王小鹰、沈善增、王安忆画速写,我至今依然清晰记得他捕捉形象时的自信和流畅,那线条仿佛山涧一样从笔端从容不迫地流泻到纸上,没有一点犹豫多余和造作。寥寥几笔,形神兼备。我特别记得那张王安忆速写。年轻的安忆背后拖着长辫子,修长姣好却又意味深长的背影,仿佛正在走向并终将消失在一片耀眼的阳光里。

  1991年我给他的《现代幻像画》集写了长篇评论。在一次赴杭州参加上海、浙江油画联展开幕式的旅途中,我曾向当年上海滩顶尖的中青年油画家展示那本画册,竟然博得那些心高气傲的艺术家们的一致喝彩:大气!要知道这些赞语出自那些看过无数艺术精品原作、自己也在画坛名重一时,相互之间不太买账的行家之口,意味着什么?一朵抽象的云,掠过黄浦江。 (毛时安)

[责任编辑:邱晓琴]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