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的另一面

2017-01-09 10:41 来源:文汇报  我有话说
2017-01-09 10:41:11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邱晓琴

唐太宗是伟大的英明君主,虽然袭杀兄弟夺位的过程不太光彩,但秉政后励精图治,虚心纳谏,征服四裔,国力强盛,贞观之治成为后世理想社会的代名词。

即便这样的英明君主,也有极其荒唐几乎败政的另一面。请允许我摘录一段稍微有些冗长的历史原始记录:

[贞观]十七年(643)四月 乙酉,废太子承乾为庶人。

丙戌,诏曰:“(略)可立治为皇太子,所司备礼册命。”甲午,临轩,授皇太子册。己亥,御两仪殿,皇太子侍侧,陈孝德以戒之,谓侍臣曰:“朕御天下十有七载,遂得太子一诣寝门,知子唯父,义已体之。然初立以长,不能废弃,今者丧败,其自取之矣。”

唐太宗的另一面

《册府元龟》(北宋)王钦若著中华书局出版

初,承乾之将废也,魏王泰日入奉侍,太宗面许立为太子。因谓侍臣曰:“泰昨入见,自投我怀中,云:‘臣今日始得与陛下为子,更生之日也。臣有一孽子,臣百年之后,当为陛下杀之,传国晋王。,父子之道,故当天性,我见其如此,甚怜之。”褚遂良进曰:“陛下大失言,伏愿审思,无令错误也。安有陛下百年之后,魏王持国执柄,为天下之主,而能杀其爱子,传国于晋王者乎! 陛下日者立承乾为太子,而复宠爱魏王,礼数有逾于承乾者,良由嫡庶不分,所以至此。殷鉴不远,足为龟镜。陛下今日既立魏王泰,伏愿陛下别安置晋王,始得安全耳。”太宗涕泗交下,曰:“我不能。”因起入内。

太宗以晋王仁孝,心所钟爱。又以太原瑞石文云“李治万吉”,意以为嗣,而未发言。泰任数,知太宗爱晋王,因谓之曰:“汝善于元昌,今败,得无有忧色。”晋王忧之,见于颜色。太宗怪而屡问,方言其故。太宗慨然有悔立泰之言矣。

是日,太宗御两仪殿,群官尽出,诏留司徒长孙无忌、司空房玄龄、兵部尚书李世勣、谏议大夫褚遂良,谓曰:“我三子一弟,所为如此,我心无聊。”因自投于床,引佩刀。无忌等争趋抱持太宗,手中争取佩刀,以授晋王。无忌等请太宗所欲,曰:“我欲立晋王。”无忌曰:“谨奉诏,有异议者臣请斩之。”太宗谓晋王曰:“汝舅许汝也,宜拜谢。”晋王因下拜。太宗谓无忌等:“既符我意,未知物论何如?”无忌等又曰:“晋王仁孝,天下属心久矣。伏乞召问百僚,必无异辞,若不手舞同音,臣负陛下万死。”妃嫔列于纱窗内,倾耳者数百人,闻帝与无忌等立晋王议定,一时喊叫,响振宫掖。

太宗于是御太极殿,召文武六品以上曰:“承乾悖逆,泰亦败类,朕所观之,皆不可立。欲选诸子尤仁孝者,立为冢嗣,尔其为朕明言。”众咸言晋王忠孝仁爱,文德皇后之子,立为储君,无所与让,皆腾跃欢叫,不可禁止。太宗见众情所与,颜色甚悦。是日,泰从百余骑至永安门,诏门司尽辟其骑,令引泰于肃章门入,出玄武门,幽于北苑。

这段记录见于《册府元龟》卷二五七,虽是宋人编纂的类书,但文本来源可确认是今已失传的《太宗实录》。两《唐书》、《资治通鉴》也载,不及此详。

太宗即位后广纳嫔妃,生子众多,但能继嗣者只有长孙皇后所生三子,即长子承乾、四子魏王泰、九子晋王治。承乾在太宗即位后两月即立为太子,并无失德。泰封魏王,好文学,太宗为开文学馆,泰也急于表现,乃约请文士编成五百五十卷的地理总志 《括地志》。太宗常夸奖魏王,魏王更拉拢亲信,有夺嫡之谋。太子感到危机,内心忧惧,于是通过东宫属官,联络拥有军功的宰相侯君集等,为自己声援,以求稳固嗣君之位。在长孙皇后、魏徵等关键人物去世后,矛盾激化,太子先败,因而出现前引文开始的一段。

太子败,魏王认为嗣位非他莫属,更恃宠撒娇。“自投我怀中”,他书还有吮乳的记载,魏王此时至少二十四岁,公开如此,据说是北族遗风。太宗经历了武德间的兄弟之争,最后喋血解决,并未接受教训,过分表达对魏王的喜爱,甚至轻言夺嫡,终于酿成承乾的失败。对魏王的谎言,太宗也缺乏判断能力,真相信魏王继任后会善待乃弟,甚至要杀子传弟云云。在关键时刻,他身边名臣之敢于直谏,及时提醒,改变了太宗的预案。

晋王治世称仁孝朴厚,但他的身边显然有高人指点,并得到国舅长孙无忌的支持。既有人编造太原瑞石文之谶言,又在与魏王争夺父亲信任时,以忧形于色,屡问方告,得到肯定。即便如此,太宗仍不愿放弃魏王,既涕泗交下,痛心疾首,又引刀欲自尽。所谓“我三子一弟,所为如此,我心无聊”,一弟指汉王元昌,也卷入逆谋。称三子,知晋王也有错失,但史无记载。对自己处事不当,引致家庭惨剧,全无自省。晋王确立为太子的过程,虽有他的表态,又显然被内外诸臣所挟持。专制时代,每每如此,太宗也不能例外。

在作出如此重大决策的时刻,更有趣的一幕是:“妃嫔列于纱窗内,倾耳者数百人,闻帝与无忌等立晋王议定,一时喊叫,响振宫掖。”几乎是后宫全程直播,数百人围观。太宗后宫之无序,于此可见。在他弥留之前,才人武氏即私结太子,自属事出有因。

废太子承乾碑,已在昭陵出土,当年即被处死。魏王當天被囚禁,后迁居均州郧乡(今湖北十堰一带),潦倒以终。其后人墓志陆续有出土。

晋王继位后称高宗,溺爱武氏,贬逐拥立自己的诸臣。他身殁,武后建立了大周王朝,唐也就亡了。若不是女主解决不了继承问题,加上五王恢复唐统,玄宗以两次政变重建山河,哪还有大唐二百年之兴旺。明君也有犯浑的时候,此一例也。(陈尚君)

[责任编辑:邱晓琴]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