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春来早

2017-02-09 11:03 来源:中国文化报  我有话说
2017-02-09 11:03:15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产婉玲

  迎春花是最先把春的喜信报告给人们的。今年正月初五的下午,我们一家去渭河边散步的时候,就惊奇地发现河堤上有一丛迎春花开了。虽然它开得星星点点、寥若晨星,但它分明告诉我们——春天已经漫步到北方原野了。

  过了几天,也就是正月初十那天,当我再一次走进校园的时候,隐隐约约闻到了淡淡的清香,仰头一看,原来是向阳处的一株玉兰树开出了朵朵粉色的花。我满怀欣喜,立时爬上了三楼,站在阳台上观看。虽然此时玉兰花并没有满树开放,但从树冠上稀稀疏疏的几朵,也足以让我感到春的气息正扑面而来。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街道两旁那一排排高大的柳树,似乎一夜间冒出许多小小的柳芽,抽出许多嫩嫩的柳条。远远望去,随风摆动的柳树如同笼罩在一团团绿色的烟雾之中,似幻似梦。果园里的桃花和杏花竞相开放了,粉的粉,白的白,一串串,一簇簇,争奇斗艳,花香四溢。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海棠花,你看它在一丛丛黄杨的衬托下愈加鲜艳,仿佛一团跳动的火焰,奔放而灵动。原本一年四季常青的冬青、黄杨也耐不住寂寞,除旧迎新似的脱掉墨绿色的老叶,换上了一层鲜亮的绿衣。

  春降人间,燕子回巢。这些乌黑色的小精灵最能感知气候冷暖的变化,它们和着春天的脚步从南方纷纷赶来,为春光增添了许多生趣。“檐前日暖翩翩过,帘外风轻对对斜。”在微风中,在阳光下,小燕子轻盈地翻飞于房前屋后、花丛柳林、湛蓝天空,有时成群结队地立于几根电线上,梳理着羽毛,呢喃地叫着,像是在歌唱春天的到来。

  阳春三月,和煦的春风轻轻拂面,明媚的春光普照大地,春天的太阳不知不觉地增加着热量。随着气温升高,人们渐渐把厚重的棉衣换成了各色款式的羊毛衫,从此不再缩颈缩手和背着风行走了,而是精神焕发、昂首阔步向前。蜗居了一冬的人们开始走出家门,在街道、公园和广场散步,和煦的阳光普照大地,也照射着人们的脸、手臂和脊背,让人感到无比的温暖与惬意。原野里、广场上跑满了放风筝的孩子,燕子、老鹰、金鱼、猴子、大公鸡、喜羊羊和灰太狼都被放上了天,连光头强和狗熊兄弟俩也在碧空追逐着。孩子们一边牵引着风筝向前奔跑,一边嘻嘻哈哈地玩闹着。春天,给孩子们也带来了欢乐的童年。“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春风不仅唤醒了丁香花、梧桐花、红叶李和樱花,更让爱美的女人们打扮得花枝招展、光鲜靓丽。

  春雨贵如油。去年一个冬天干旱少雪、气候干燥,雾霾时有发生。今年春节,人们最盼望的就是下一场透雨。皇天不负有心人,整个三月里时断时续下了好几场春雨,虽说春雨如丝,但持续几天的小雨还是湿透了地面。田间的麦苗开始由黄返青了、拔节了,田野的小草一个个“倏忽忽”地钻出了土壤,山坡也开始变绿了。各样的树木发出了新芽,光秃的枝桠一下子充满了生机,在阳光照射下,仿佛有无数新的生命在颤动。近处,菜花正黄,蜜蜂嗡嗡,花香扑鼻,好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北方种植的是冬小麦,以往每到春季,田间地头便拥满了锄草、挑荠菜的大人和小孩。现在兴许是农药的威力吧,春季的麦田里几乎找不到几棵草,更不要说荠菜啦。周六我回了一趟老家,本想着去自家地里挑一些荠菜尝尝鲜,可走到田边时,我几乎呆住了,哪里有什么荠菜呀,就是找根蒿草都很难。我不知该失望还是欣喜?所幸,母亲从蔬菜大棚散工回家了,喜滋滋地从篮子里掏出几根黄瓜。嗬!那黄瓜又长又绿又鲜嫩,难道生长在温室里的蔬菜都知道春天到了?

  一年之计在于春。坐落于陕西陈仓的磨性山(原名太乙观,因元代著名道士、全真教掌教邱处机青年时期烧贡磨性得名),每年农历二月十五有个庙会。每逢庙会,烧香祈愿的人就特别多,有临近周边村镇的,也有远道而来的。善男信女们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涌来,一时间这个山坳坳里人山人海。来到这里的人们,不管多么的拥挤,多么的艰难,也要竭力爬到半山腰上的道观去叩拜神灵,烧香祈福。我很诧异,不知道他们是虔诚,还是迷信?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春,是新年的开始,也是带给人希望的季节。天道酬勤,人勤春早。在这春意盎然、万象更新的美好季节里,我愿每个真诚勤劳的人都珍惜时光,脚踏实地,好梦成真。(吴利强)

[责任编辑:产婉玲]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