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春

2017-02-13 12:56 来源:光明文荟 龙立霞 我有话说
2017-02-13 12:56:13来源:光明文荟作者:龙立霞责任编辑:朱鹏璇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轮回。当东屋头那棵西府海棠的最后一片树叶在严冬里滑落,飘落到立春的池塘里,淹埋在散发着春的气息的泥沼里,然后又悄悄爬上西府海棠的枝头。我突然意识到,走过寒冬,走进立春,一步之间,已是一个轮回,春到了。

  还在流连冬天,想写一些歌颂冰雪的句子。突然一轮绯红的朝阳爬上山头,让人顿觉清醒,忘却“夜月一帘幽梦”,只觉“春风十里柔情”。忍不住拿起手机,调大焦距,“咔嚓”一声,把春天的柔情定格在一张图像里。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格外喜欢春天,或许是因为春天总能给人希望的感觉。有一篇文章叫《春天的希望》,有一部电影叫《春天的希望》,有一首歌曲叫《春天的希望》,还有一首诗篇也叫《春天的希望》。不管这希望是明确的,还是缥缈的,终究能让人感到温暖,充满生机。

  于是我从严冬中感冒的萎靡中走了出来,走出阴暗的房间,走向开阔的田野。草木逢春,希望在萌芽。田野里的绿意慢慢从土地里渗出来,越渗越浓。仿佛流淌在画布上的浓绿水彩,色彩在渲染扩散,图像也在叠加扩大,并且越发醒目突出。溪流潺潺有声,唱着欢快的歌谣。小牛犊在母亲的身边蹦蹦跳跳,仿若踢踏舞者踏着有力的舞步。老黄牛“咩”的一声,喊出了春天的力道,草儿开始发疯般生长,全力迎合着老黄牛的胃口,在老黄牛的嘴角里搔首弄姿,咯咯地笑。

  堂哥家的花圃里,那些秋后盛放过的菊花残枝已经被铲除,新生的枝条刚刚从肥厚的黑土地里冒出头一寸许,绿油油的,生机盎然,很是可爱。这让我想到初冬时在阳台花盘里埋下的那些百日草种子,显然它们也是提前感受到了春天到来的气息,早早在黑暗的土壤里催芽,然后迫不急待地钻出地面,想争做那迎春的花儿。

  春沉睡了大半个年头,一觉醒来,发现很多惊喜的绿眼睛在盯着自己。于是变得有些羞涩,以绯红的朝阳的面目示人,温暖里又带有矫情。当浸透着红色的金色光芒洒向大地,生命瞬间鲜活起来。屋后的山坡变得青翠,鸡逐狗跑,山鸟叽叽咋咋闹得欢。山茶花也耐不住寂寞,青翠里冒出一个个山雀蛋大小的花苞,含苞待放,跃跃欲试。含苞待放的,还有屋前的那棵玫瑰,一枝独苞高高挺立,火红的花色在流淌。

  当我察觉到春天带着一种温暖的力量,再次降临人间,我已一个跨步穿越了冬寒春暖。那些凋零的落叶的叹息,已经沉默无声。那些新生的新绿的呼吸,正此起彼伏。我听见诸葛洞里“呼呼”的呼唤,那是春风穿行流淌其间的欢愉。我迈步走向山涧溶洞,洞口的桂花正喧闹着开得盛,香溢山野。野生的蜜蜂“嗡嗡”欢歌,在香浓的蜜意里沉醉。诸葛洞里的《戒谕碑文》早已青苔斑斑,洞口的青藤枝叶繁茂。

  突然明白,春,其实从来没有离开过,它只不过在诸葛洞里逗留了一回。

[责任编辑:朱鹏璇]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