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年的味道

2017-02-13 13:05 来源:光明文荟 赵廷河 我有话说
2017-02-13 13:05:47来源:光明文荟作者:赵廷河责任编辑:朱鹏璇

  常年工作生活在城里,每逢春节,我总爱带着爱人孩子一起回乡下老家过年。因为老家的年才更有味道,才更能让我感受到浓浓的乡情和亲情。回家过年,才能真切体验到儿时过年那种刻骨铭心的快乐、销魂的快乐、无缘无故的快乐。

  每年腊八一过,我的心里就乱起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宋代王安石《元日》这首诗就会回响在我的耳畔,伴着几声鞭炮的脆响,提醒我又一个春节一天天匆匆的逼近了。

  这让我想起幼时每到腊月二十三,辞灶过小年。焚香烧纸,祈祷灶王“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祖母曾经向我讲过灶王的故事。她说:“灶王姓张名生,家大业大,骡马成群,先娶郭丁香为妻。丁香容貌端庄,恬情贤惠。后来张生又娶了李海棠,海棠生性嫉妒,好吃懒做,过门没多久,逼着张生把丁香休了。张生与海棠终日里花天酒地,不到两年,把个家业给折腾个精光。无奈,爱慕虚荣的海棠改嫁走了,张生便沿街乞讨。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冻饿交加的张生倒卧在一户人家门前。这户人家丫鬟把他扶进厨房,救活后又让他饱餐一顿,张生为世上有这样的好心人而感动。当问到她主人时,丫鬟说女主人寡居无亲,却惜老怜贫,心地善良。张生暗自敬佩不已。过了一会儿,丫鬟告诉说:“夫人来了”。张生向外一望,立马惊呆了,原来是他两年前抛弃的妻子郭丁香,一时羞愧难当,无地自容,厨房里又无处躲藏。趁丫鬟没注意,一头钻进灶膛里去了。当丫鬟与夫人寻找时,怎么也找不到,等从灶膛里把他拉出来,张生已被烧成一个炭人了。丁香悲愤交加,不久也死了。玉皇大帝得知此事后,念张生知错悔过,便封他为灶王,掌管千家万户的家务大事”。孩童时不谙世事,只觉得这个故事挺有趣。其实,那时最感兴趣的还是祭灶后分吃几块又酥又脆的糖瓜儿。小时候经常看到母亲每逢初一、十五下熟饺子,掀开锅总是先盛上一碗,举到灶王前供一供,然后才能吃。小年前忌说买灶王,要说请灶王。灶王是每家每户最亲近的神灵,人们都特别敬重。

  送走灶王,家家户户开始清扫房舍,赶年集,置办年货。年集上,吃的用的东西自然不能少。听东边喊:“五香面,味道全,买了家去好过年。买的买,捎的捎,一毛钱,一大包,包饺子,味道好……”糖果瓜菜、鸡鸭鱼肉,琳琅满目,人头攒动,络绎不绝;听西边噼里啪啦震响的鞭炮声更加热闹。卖鞭炮的相互比试,争夺买主。这边卖主站在椅子上,高声喊道:“你也放,我也放,听听谁的爆仗响!”点燃一串,噼里啪啦脆响,人们呼的涌上去,你一挂,我一挂,竞相购买。那边卖主嗖地一个箭步,窜到桌上喊:“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上当受骗只一遭,听听咱的响火好不好!”噼里啪啦放几挂。人们又潮水般地涌向那边,这个买几挂,那个买几挂,然后领着鞭炮满意而归。

  除夕到了,白天一家人忙里忙外,不亦乐乎。男人们先是贴春联,大人粘浆糊,小孩子帮着提对联,还振振有词地念道:“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贴完春联,贴年画。年画有《一团和气》《连年有余》《五福临门》《出门见喜》《天官赐福》《吉祥如意》……对联贴得平整不平整,年画贴的协调不协调,全看大人们的手法了。女人们则在屋里蒸馍馍、蒸年糕、包饺子。年夜里,院中正房前还要摆供品,供奉天地,还有财神、门神、井神等,名堂真不少。小孩童是不许随便问的,只觉得神兮兮的,似乎漆黑的暗夜里全是神的世界,怯怯的不敢说话。供上馍馍、水饺,焚纸烧香之际,燃放年夜鞭炮的时刻终于到了。鞭炮声声中,阖家人心情为之震动,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在物质匮乏的年代,过年倘若不燃放一挂鞭炮,在人们心目中,那不算过年。对男孩子来说,没有鞭炮,过年的兴趣也就大减,年味也就没了。所以,一进腊月,男孩子便催促老人买鞭炮,期盼亲朋好友送鞭炮。男孩拥有了鞭炮,便拥有了年。女孩胆小,一般不敢燃放鞭炮,老人便买几把“滴滴金”,让她们点燃后看细小的火花。她们心目中的年味则是穿上过年新买的花衣裳。

  爆竹声声辞旧岁,春回大地,万象更新。农民给“年”注入了太多的“愿望”。从正月初一起,一连半月,有许许多多的讲究说法。一鸡、二狗、三猪、四羊、五马、六牛、七人、八谷。譬如说,正月初五,俗称“五马日”,这天万里晴空,预示骡马兴旺。初一至初六,象征“六畜兴旺”。初七为人日,潍坊等地在这天开门营业,各商号纷纷鸣放鞭炮,祭祀财神,吃象征元宝的水饺,希望生意兴隆,财源茂盛。初八为谷日,象征“五谷丰登”。五谷,古有两种说法:一说是“麻、黍、稷、麦、豆”;还有一说是“稻、黍、稷、麦、菽”。前者大抵指北方,后者大抵指南方。古时人们把初九当做老天爷的生日。这天,老人们会把过年蒸的馍馍摆在天井正中的供桌上,焚香烧纸,供奉上天,祈求一年风调雨顺,平平安安。初十传说为石头的生日,谐十为石。这天不许搬动诸如碾、磨、碌等石制器物,说怕伤害当年的庄稼,吃不上饭。正月十五前后三天,则为元宵节。十四称试灯,十五称正灯,十六称残灯。

  年前忙年,年后玩年。过了正月初三,红梅绽笑,喜气盈门。村里镇上闹春的“杂耍”早已红火起来。夜晚,宽阔的大街上,灯光通明,人山人海,彩衣飘舞。在铿锵的锣鼓声中,长长的龙灯队伍从村头奔腾而出,龙头高昂,张着血盆大口,显得威武壮观。龙身分节,缀满花纹、鳞片,节内有灯光闪耀,整个飞龙浸在流光异彩中,望去栩栩如生,似真龙出世。逗龙灯前行的帅哥,头缠彩巾,身着白褂、绿裤,腰带紧扎,如一轻装上阵的武士,英俊秀气,灵气麻利。他手中托着的彩珠,是用各种花布镶嵌珍珠绣制而成,转动起来散发着七彩光芒,特别耀眼诱人。村庄沸腾了,观众里三层外三层,树上攀着,屋顶托着,全是一张张窥探的笑脸。帅哥一声口哨,巨龙一阵抖风打开场子,伴着起伏的锣鼓声韵,翩翩舞动起来,旋风似的旋转,倾山甩云般的翻滚,巨波跳跃似的起伏,一个阵势接着一个阵势,一个故事接着一个故事,精彩的镜头不断呈现。老奶奶踏上高凳,童娃们踩上大人的肩膀,仍嫌看不清晰,一个劲地往前塞。一个个舞龙的小伙,那优美的动作,潇洒俊俏的仪表,不知吸引住了多少双赞美的眼睛。

  不知不觉间,这闹春的巨龙,搅醒了沉睡的山河,复苏了寒气冰封的大地,揭开了人们扬鞭闹春耕的序幕。在龙灯舞舞翩翩的声韵里,小草从石缝里探出鹅黄色的脑壳,柳条儿甩下浅黄暗绿的花穗,温煦的春天,沿着巨龙的脊梁,带着足足的年味,畅笑着向我们大步走来了!

[责任编辑:朱鹏璇]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