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

2017-02-16 13:15 来源:中国文化报  我有话说
2017-02-16 13:15:45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朱鹏璇

天边

  田闻一

  当我在若尔盖大草原上第一眼见到九曲黄河第一弯时,极为震惊,为它的宁静、为它的曲折蜿蜒,为它的广博、为它的厚重!眼前的黄河与我印象中的黄河大相径庭。

  从小熟读唐代大诗人、诗仙李白的诗《将进酒》:“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思想上不止一次演绎过黄河的豪放不羁。过后,我曾经在一些地方看到过黄河,对黄河的印象有些改变。甘肃兰州的黄河,如同一位急匆匆赶路、脸上始终洋溢着笑意的年轻丰腴的母亲。在河南郑州看到的黄河,很像是一位有古铜色皮肤、胸上裸露着一块块结实饱满肌肉的西北汉子。而今看到的黄河,又是与众不同、标新立异。

  发源于青海巴颜喀拉山的黄河,一路之上汇集了众多的涓涓细流,曲折蜿蜒地由西向东而来。到了这里,先是茫茫一线的白河、黄河合而为一,在大草原上左冲右突,形成九曲十八弯的黄河第一弯,隔河与甘肃省相望。这是黄河在四川省的唯一一段,也是黄河最柔美最曲折的一段。

  细看远远而来的黄白二河,风姿绰约,像两条雪白飘逸而至的哈达。二河汇合之后,河道骤然变宽,加速向东流去,很像是诗圣杜甫笔下“竹披双耳峻,风入四蹄轻”的河曲马——这里盛产的名马,在这儿略为一顿,一声嘶鸣扬鬃揭蹄而去。弯弯的河道上岛屿众多,岛上红柳成林,水鸟聚集,渔舟横渡。

  我们到达这里已是下午。眺望间,只觉天高地阔,曲径通幽,疑为到了天边。这时,草原的天空仍然很高很蓝,在晚霞的光照中,极为辽阔、瑰丽壮观。草原湿地上,黑颈鹤成群结队归来,唱起歌跳起舞。点缀在草原深处的古寺白塔,还有簇簇帐篷、缕缕炊烟、点点牛羊,相互映照。有宁静中的庄严梦幻,有唐代大诗人王勃“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诗中的意境。

  高原的天说变就变。太阳急速垂落,风乍起,天一下冷起来。在最后一线天光中,一个年轻藏族汉子扯着一匹马上来向我们兜售生意:要骑马的快来,跑一大圈四十元。

  我有些心动,跃跃欲试地对汉子说:能不能帮我牵着马,我第一次骑有点害怕。他说,当然可以!在我翻身上马时,汉子看出穿了单衣单裤的我在寒风中有些瑟缩,二话不说,将他身上穿的防寒服脱下来给我,看身上只有一件T恤的汉子,我于心不忍,说:给了我,你穿啥子?

  “没关系!”头戴宽边呢帽、黑红肤色、结实粗壮的藏族汉子用手拍了拍结实的胸脯,笑道:我们这些“高原红”不怕冷。他之所以用“高原红”,一是他们脸上大都有两片高原红,二是著名歌手容中尔甲就是他们阿坝九寨沟人,就是唱《高原红》唱红的。

  骑过马,我心满意足地上了汽车。

  离开了黄河第一弯。我们不无留恋地回头望去,一轮红日正在快速下沉。已经沉到地平线上的夕阳,辐射出道道金光,在辽阔草原上和着最初一丝黑绒似的夜幕,急速融解融化。像支彩笔,将黄河第一弯涂抹得五彩斑斓,展现了“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哮万里触龙门” 的黄河的另一面,深藏不露的气质,宁静致远的胸怀。

[责任编辑:朱鹏璇]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