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的味道

2017-02-17 16:13 来源:光明文荟 孟新东 我有话说
2017-02-17 16:13:15来源:光明文荟作者:孟新东责任编辑:朱鹏璇

  像我,一个出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 ,经历了饥饿与贫穷磨难的人,对于那时的过年情景,时隔了三十多年,至今回想起来,仍记忆犹新,温馨如初。

  过年,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他们都觉得这年味怎么越来越淡,年越过越没啥意思呢!还不是吃足了酒肉,穿惯了名牌服装,看惯了电视节目,玩腻了网络游戏,干脆到赌场里赌几把,盼着天上掉个大大地馅饼来,赢个大红大紫,事实却事与愿违。我的孩提时代,过节不像现在这么多,少的屈指可数,但随着大人们对节日的重视,受之熏陶,我们这些做小孩儿的对节日的到来也是格外地期盼,格外地欣喜。

  春节,一年中最隆重的节日。儿时还不习惯用这个词称呼它,总爱用大年夜或者叫花年夜来说。这些词语称呼春节虽不规范,甚至有些拗口,足可以窥探出孩子们最简单的奢望,就是希望能吃上几顿饱饭,穿身花衣服,神气神气,再给大人讨一丁点零花钱,然后偷偷地一溜烟跑到小买部买回散爆竹,在大街上小胡同里或者雪地里尽情地燃放。随着一声“砰”地巨响,孩子们的兴致飞到了极高。

  记忆中的春节,用来打发时间的工具少的可怜,没有丰富多彩的电视节目,更没有上qq,玩网络游戏的电脑。只有燃放爆竹才能得以打发孩子们的聊无兴趣的时间。

  随着春节的渐渐远去,转眼间就到了元宵节。那时的元宵节并没有元宵可吃,母亲总是让父亲去集市上买回来些韭菜和红薯粉条,炒两自家的笨鸡蛋,包素馅饺子。母亲说吃了几天的荤菜,腻了,换换口味吧。换换口味,只是说的好听点儿。其实,家里也真的没有白面,大肉,这些上乘的佳肴。以后恐怕又要吃红薯干子面馍,或者比红薯干子面馍好一点的玉米面窝窝头了。元宵节在那时也不叫元宵节,我们这里的人总是亲切的叫它:“小年夜”,说它是:“小年夜”我想原因有两点:一是气氛没有大年夜热闹,要稍逊了些。二是我刚才提到的吃上也没有大年夜准备的丰盛,张罗七个盘子八个碗的。有饺子吃就算不错了。孩子们要求不苛刻,吃上差点没什么,只要让玩就行。

  说到好玩的,恐怕就数放烟花和挑灯笼了,因为这两项是闹元宵的主要活动了。那几年元宵节,大人们先把买回来为数不多的烟花放放。烟花,我们这里叫“花子”,因为“花”与“发”音相近,所以放花子,希望有个好兆头,以此寄托来年有个好光景。大人们放完花子后又都串门子了,串门的地方大都选在辈分高的老者家里,畅谈一下新的一年的打算。剩下我们这些小孩子就兴冲冲地挑灯笼了。灯笼,是用竹篾扎壳,再在外面糊上一层彩纸,做工不怎么精细,但对于孩子们来讲,却是他们的心爱之物,荣耀的心情油然而生。整个村里孩子都挑着造型各异的灯笼出来了,嘴里还不停的侃着:“灯笼对,灯笼对,谁对跟谁对。”五颜六色的灯笼聚在一起,真是构成了灯的王国,汇成了花的海洋。

  在好奇心的引诱下,孩子们认真的比对着谁的灯笼最还看,谁的灯笼最亮。几个调皮的男孩儿还想出了展现自己灯笼优劣的评比办法,这时。不知是谁想出既好笑又可恼的办法,他出谋要两个灯笼相互撞击一下,看谁的灯笼完好无缺,就是最棒的灯笼,谁就是老大。孩子们的心思最单纯,经不住这么一哄,居然有两个男孩决定PK一下,一开始,他们都小心翼翼的碰着。没有分输赢。出馊主意的那个男孩大声地说:“我日,这不中,碰到天明也看不出谁是老大,再劲大点儿。”“哎,来吧,谁怕谁呀”两个男孩都信誓旦旦地说。随着“轰”地一声,其中的一个着火了,孩子们哈哈的大笑起来,而被烧着灯笼的男孩却委屈地哭了。他开始害怕了,回家后不知该如何向大人交代,不知大人会不会给他一顿结实的好打,他全然不知。

  有个生性胆怯的女孩来到那个男孩家里,叙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那个男孩的父亲随这个女孩过来了,没有大声地训斥,也没有揍他,而是俯下身子轻轻地擦去孩子的泪水,喃喃地说道:“别哭了,不就是一个灯笼吗?没啥大不了的,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赶明儿个我再给你买个好的。”小男孩听了父亲的话,温顺地回家了。在大人们的眼里看来,孩子们这样做并不是恶意搞破坏,而是体现了孩子们的勇气智慧,只是做法幼稚了点儿,要不,咋能是小孩子呢。等孩子长大了,肯定有出息,肯定给他们的脸上争光。这就是父辈们引以为荣的理由。

  听大人们讲,在外面挑灯笼不能玩的时间太长,不兴等蜡烛燃完了再回家,如果蜡着完了,会在回家的路上碰上什么什么的。我就是在蜡着完了才回家的,在回家的路上也没有撞上什么什么的。后来长大才知道他们吓唬小孩无非是让孩子回家不要太晚,以免夜间在回家的路上有个磕磕绊绊的。这些调皮的孩子呀,大都和我一样,在家出门之前答应大人早点回家。可一出门就不听使唤,父母的话全抛在了脑后,灯笼里的蜡烛着完了还在尽情地玩耍,直到大人们催了好几回,才极不请愿地跟大人回家。

  噫!这些都是三十年前的事了。至今回想起来仍觉的好笑。我笑那时的我们的童趣太天真,笑那时过年的年味真厚重。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里,年味浓浓,人情味更浓浓。

  写于2014年农历二月二日

[责任编辑:朱鹏璇]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