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趣:与草为伍

2017-02-17 16:10 来源:光明文荟 龙立霞 我有话说
2017-02-17 16:10:38来源:光明文荟作者:龙立霞责任编辑:朱鹏璇

  叶圣陶在《稻草人》中写道:“田野里白天的风景和情形,有诗人把它写成美妙的诗,有画家把它画成生动的画。到了夜间,诗人喝了酒,有些醉了;画家呢,正在抱着精致的乐器低低地唱;都没有工夫到田野里来。那么,还有谁把田野里夜间的风景和情形告诉人们呢?有,还有,就是稻草人。”我的童年里没有稻草人,自然听不到稻草人讲的故事。或许,该让我来讲讲我与稻草的童年趣事。

  稻草作为秧禾剥去稻谷后留下的残肢,凝聚着农人无法割舍的爱。稻草可以用在冬天里饲养黄牛,可以铺在猪牛圈里作为猪牛休息的铺垫,也可以编织成稻草绳捆绑灵柩,甚至还能暂时取代瓦砾铺在瓦房上遮阳挡雨。于是打谷子期间,农人们总是在劳累了一天后,拖着疲倦的身躯把稻草一捆捆捆绑起来,然后竖立在田间,等待着风吹日晒,把稻草捆晾干。

  等待被晾干的稻草捆竖立在干裂的稻田里,不动行走,不动转动,很是寂寞,等待着人们把欢乐带到它们的身边。这个时候,我们这群天真无邪的孩童就出现了。我们想玩捉迷藏,想和寂寞的稻草捆们玩两千多年前流行于希腊,如今成为家乡孩童喜闻乐见的摸瞎子游戏。在通过猜拳确定一名找寻人后,伴随找寻人背对大家闭眼数数的声音,一个个瘦小的躯体缩卷进一个个竖立的稻草捆里。待得数数完毕,找寻人睁眼转身打量,眼前全是清一色的稻草捆,一动不动地站立在田间,没有丝毫的生机。找寻人缓慢地移动着脚步,一脸茫然,不知所措。此刻躲在稻草捆的人透过稻草的间隙,望见找寻人茫然的神情,总会忍俊不禁暴露自己的藏身位置,于是找寻人露出阴险的笑容,快步朝暴露的躲藏人的稻草捆冲去。但躲藏的人不会轻易就范,他会迅速窜出稻草捆,尽可能逃出找寻人的魔爪。只要找寻人抓不到,就还有机会。于是,奔跑声,欢笑声,叹息声,在稻草捆流窜。稻草捆动了起来,孩童们跑动引起的风,把稻草捆挠得痒痒的,稻草捆也笑了。

  我常常是最先被捉住的那个人。因为我总是忍不住想笑,轻易就暴露了位置。一旦被发现,我起跑的速度太慢,短距离跑动更是差人一等,很快我就会成为找寻人的狩猎物。于是我顺理成章地转变为找寻人,然后开始闭上眼睛数数,数完后转身面对停止了笑声一动不动的稻草捆,我也会一脸茫然,有着和寂寞的稻草捆同样的落寞。那一刻,我仿佛也成了稻草捆,站立在田间,一动不动。稻草捆是渴望着被移动的,被移动即意味着价值的体现,命运的改变。此刻的我也是渴望移动的,移动就代表着有希望,移动就注定会从找寻人转变躲藏人,意味着命运的改变。这和一动不动的稻草捆的渴望是多么贴切,但稻草捆暂时是不会被移动的。

寻找和被寻找,追捕和被追捕,就这样每天在稻草捆间演进着。我们这些天真的孩童,每天与这些稻草捆为伍,仿佛它们成了我们不可或缺的玩伴,只是这玩伴太过沉默,缺少点生气。有那么一刻,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个怪诞的想法,如果我站在稻草捆的后面,露出一个头,岂不成了真正的“稻草人”。只可惜,我太过矮小,个头还不及稻草捆,稻草人是无法做成了,还是乖乖地让稻草捆成为我欢度童年的玩伴吧。

  多年后,回想那些童年往事,稻草捆年复一年在轮回,农人依旧在辛劳,天真的孩童们却已长大,时光匆匆已然回不去。回到老家面对自己天真无邪的孩子,我索性放纵一次,躲到一捆干枯的稻草捆后,一动不动,做了一回“稻草人”。

[责任编辑:朱鹏璇]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