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扎伤口

2017-02-17 16:24 来源:光明文荟 欧阳圣雨 我有话说
2017-02-17 16:24:31来源:光明文荟作者:欧阳圣雨责任编辑:朱鹏璇

它在海岸线条上穿梭

伸进海豚的骨子里,刻下血脉二字

曾被礁石打的破碎的心

可以撒一些盐,或者让海水沾染皮肤

盐巴不会模糊你的伤口

到那时候,你会喊很大的声音,叫很伤心的娘

大雨——淋湿朦胧的眼

小鸟依人,憋着眼泪,提起午后的耒阳,蜷缩着走向深空。

从容的眼角深处,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那故事很长,不简单,像婆婆的草帽

一缕牵着一缕

海滩上神来神往,吹口琴的少年,被处死。

游轮上的爱因斯坦,带着故乡,重洋。

扑击而来的海浪,打翻了瓶瓶罐罐。

婀娜多姿的舞蹈,成为了最后的埋葬

伤口上,等天空暗沉下来,从血液里划出温柔的光

那是一个女人,在远渡重洋。

不会被大暴风卷走,鱼虾翻覆乱飞到天上。

离开的时候可以像玄奘那样

留下两颗舍利

一颗恰在喉管,一颗塞向心房。

此时此刻的伤,真叫它血脉不通的痛。

[责任编辑:朱鹏璇]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