酬对帕米尔

2017-04-13 09:06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7-04-13 09:06:50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朱鹏璇

  作者在吐尔尕特口岸

  肖云儒

  编者话:几年前,“一带一路”对于国人来说还是一个陌生的概念。“一带一路”的提出不仅对中国,以至对世界都将会产生重要的影响。几年来,“一带一路”吸引了许多的作家、记者、学者的关注,这其中,陕西省文联原副主席、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先生以其长期关注、积累及对“一带一路”的采访、研究,相继撰写了大批文章,引起了社会的关注。特别是在二○一四年和二○一六年,已然七十多岁的肖先生两度对丝绸之路进行长达一百四十多天、行程三万多公里的深入采访,获得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极具史料价值的资料,对进一步发掘丝绸之路的历史文化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从今日起,本报特邀请肖先生在百忙之中为美文副刊撰写“一带一路”专栏文章,以飨读者。

  二○一六年十月八日,丝路万里行车队奔驰近四千公里,由西安到达西部边城喀什。第二天一早又马不停蹄奔向国境线上的吐尔尕特口岸,从那里穿越帕米尔高原由中国进入吉尔吉斯斯坦——在古代传说中,那是一块有着四十个富饶的城邦和四十个美丽少女的土地。

  车队朝着帕米尔疾驰,洁白的云絮将天穹擦洗得锃明瓦亮,天穹之下,帕米尔缓缓地向我们走来。天边绵延的雪峰,远处淡紫色的群山,火成岩用铁锈色勾勒出极有力度感的山褶,驼色的柔和的山丘草地由眼前铺向无尽……这一切都无声无息地在车窗外旋转。

  帕米尔,我们这个星球上极致的高原,我心中极致的精神坐标。我曾把它当做圆心,以它到黄河壶口为半径在中国版图上画一个弧,这个弧以西就是中国的大西部。而以它到黄河兰州段为半径画一个弧,这个弧的西部则是西部以西,是西部的游牧文明板块。两个黄河段中间那块硕大的扇形地域,则是中国西部的农耕文明板块。一切皆以帕米尔为坐标展开。

  其实,帕米尔也是亚欧大陆的中心。由帕米尔北至北极圈和南至印度洋,由帕米尔东至长江三角洲和西至英吉利海峡,距离大体相等,这是可以用尺子量出来的。登上帕米尔,站在世界屋脊上俯瞰丝路、俯瞰欧亚大陆,任谁心中都会生出一股豪情。

  帕米尔已经有两亿多年的生命。第一次造山运动中,在次大陆板块的强劲挤压下,它嘎啦啦隆起于北半球,开始在漫长的岁月中孕育着水和风,孕育着生命。当车队渐渐驶进它的腹地,从那些褶皱层叠的山体中,能真切地感受到造山运动无与伦比的伟力和无与伦比的残酷和惨烈。印度板块向亚洲本土冲击的力量,把整个地壳撞得一下子站立起来。那远古的野性,让我们胸中有一股豪气砰地冲决而出。

  而在这种荒蛮中,你常常会看到一座小小的毡房,一根小小的电线杆,一棵小小的采油树,一条细如丝线的小路,你知道,那里有人在劳作、在生活。那劳作渺小得微不足道,却经年累月,一点一点改变着天地自然。那生活平凡得无足称道,却有家庭、有温暖、有人生的情趣。帕米尔,你是亿万年的荒蛮与日常温馨的两极组合。

  十月九日那天,喀什秋高气爽,年轻人只穿一件衬衫,我多加了一个背心。为了穿越帕米尔,早上七点钟赶往边境。吐尔尕特是个不很知名的口岸,硕大的门廊却有着国家的尊严。十二时举行了简短的壮行仪式,海关人员领我们去办出关手续。看着这么快便能过境,心里不知怎的有了一丝遗憾、一丝期待:穿越帕米尔能这么简单,就这么简单吗?以帕米尔的性格,它不该也不会如此轻易地放过我们吧。英雄应该有英雄的方式。

  果不其然,一入海关便陷入了遥遥无期的排队、等候。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两边的口岸,反复登记检查达七次之多,一直拖到晚上十时(当地相当于晚八时)才最后完成了过关手续。在口岸的十个钟头,温度下降到零下四五度,由于行李箱都在汽车上,而过境时必须人、车分离,衣着单薄的我们无法加衣,零下的低温和三千七百米的高原反应,让我们饥寒交迫。想跑步取暖吧,无奈高原反应严重,心跳加快、头昏,举步艰难,有若重感冒袭来。

  好不容易熬到出关,人、车会合,添衣填食。车队一启动车,便听见好几个人惊呼:窗外,快看窗外——嗬,车窗外,在最后一抹即将消失的天光中,蜿蜒的公路九曲十八盘,目所能及的全是等候出入境的车辆!而且几乎全是中国产的加长重型载货卡车!仔细辨认,能看出我们熟悉的“东凤”“黄河”“陕重卡”。大家顾不得光线暗淡,不停地拍照着。我索性将头伸出车窗外,认真估算了半山腰的四个大弯道,不见首尾等着过境的车辆足足有百辆以上。中国车队像珠宝嵌满了山腰,将峰顶雪冠变成了丝路皇冠。这就是今天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呀!它的繁盛忙碌尽在不言之中了。

  没有了寒冷与饥饿,喜悦与振奋盈满于每个人心头。近几年丝路经济带的落地,使这个原先冷清的口岸刹那间变得如此繁忙!就冲这一点,大家全来了精神,决定连夜驱车二百五十公里山路,一鼓作气赶到吉尔吉斯斯坦的那伦市。凌晨二时吃饭,凌晨三时入住宾馆。这一天,大家整整十六小时没有进餐,而途中车里却聊得热闹极了,尽是关于丝路物流、中欧班列和提升口岸效率的话题。

  国与国之间是有尊严的,不会让人随意走进自己的家门、自己的院子,哪怕是好朋友。帕米尔更是有尊严的,它更不会让人轻松而又轻易地从它身边穿过去,尤其是骨头很硬的中国西部汉子。它一定要给生冷倔强的西部人一点颜色。它要用寒冷、用饥饿、用高原反应、用山道的崎岖、用雪地的湿滑、用种种的困难考验这群硬汉子。西部人偏偏不服硬,也一定要给帕米尔一点颜色,要大声告知它我们姓甚名谁。这才是强者之间惺惺惜惺惺的交友之道,这才是帕米尓,这也才是中国人!

  我们每个人都平凡不过,但每个平凡人心里也会潜藏着某种豪壮之气,在特定情境触发下,一旦点燃便聚成火焰。不信你看我的这些队友,第二天一大早起来,一个个重又活力充沛地发动了车辆。车队行驶在美丽的伊塞克湖畔,在异国明媚的阳光下,湖水绿得澄澈透明。这是千年之前玄奘走过的路,《大唐西域记》里记载过的路,而其后不久,唐代大诗人李白也正好就诞生在这条路边的碎叶城。

  终于与心中的圣山进行了一次高强度、高水准的对话。与帕米尔以这样的方式相识、酬对,真的很有那么一点满足与自豪。

[责任编辑:朱鹏璇]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