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泽走笔

2017-05-18 10:20 来源:人民日报 王必胜
2017-05-18 10:20:24来源:人民日报作者:王必胜责任编辑:杨帆

  光泽,闽西北山区一个小县,素有七山二水一分地之说。山与水为光泽获得声名,山是绵延起伏的武夷山北段,水有闽江支流富屯溪贯穿蜿蜒,境内还有西溪、北溪、信江、赣江五水竞流,水丰林茂,形成“青山耸翠,碧波潴秀”的生态景观。

  说到这个县名,国人也多陌生。据载,早在唐代始有地名,到北宋兴国四年建县名为光泽。究其本意,众说纷纭,望文生义的理解,“光耀天地,泽被苍生”,可以想象人们的祝愿和期许。

  如今,八闽大地成为中国东南沿海一个亮丽的省份,从经济角度看,光泽无多优势,但地处闽赣之交,历史悠久,关隘重重,商道崎岖,尤其是近代,革命烽火熊熊燃烧,红色历史,人文风华,自然风光,交织光泽的诸多胜景。

  阳春三月,在光泽,走山关,访古村,跨上风雨廊桥,见识百年樟树,徜徉在历史时空中领略光泽的熠熠光华,而寻访红色历史旧址,一栋普通的房子,因为见证了一段历史,令人难忘。

  这是一件老屋,五间砖木建筑,一字排列在不大的高坡处,远方四边,山峦逶迤,围成一大平地,田园青翠,小溪蜿蜒。村头,桃花飞红,梨花泛白,景象怡然;屋前一块卧石,镌刻“大洲谈判旧址”红色大字,在葱茏绿色中格外亮眼。

  沿石块小路拾级而上,轻步迈入,正厅中间斑驳木桌上,一只马灯、一只笔筒和一面折叠的党旗,四壁贴满图片和柜子里的书籍,诠释着八十年前发生在这里的故事。

  1937年秋,闽赣省委书记黄道受中央指示,精心策划了国共大洲谈判。1936年,西安事变后,中国共产党关于“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呼吁,得到各界响应。当时,中共闽赣省委派出闽赣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儿童局书记黄知真、闽赣省军区教导大队教导员邱子明等与国民党江西省当局代表、江西省第七保安副司令周中恂和光泽县县长高楚衡,就“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在寨里镇大洲村举行谈判。闽赣省委驻地在光泽县寨里诸母岗,山下的大洲村为游击区的核心区,高山密林,地势隐蔽,谈判双方选定了这里。“9月下旬,双方代表经过多次谈判,10月1日,黄道代表闽赣省委与国民党方面签订协议……谈判之后,闽北的内战停止,10月下旬开始,在闽赣边区的红军游击队陆续到石塘集结。根据中央指示,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第三支队第五团。1938年2月25日,五团从石塘出发经河口到横峰开赴皖南抗日前线。”至此,闽北的国共战争停止。

  大洲谈判,是闽北抗日形势深入发展的一个转折,也为这片土地增加了红色亮点。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在闽西和赣东北革命烽火迅猛发展影响下,光泽发展为革命苏区。据记载,1931年4月下旬,方志敏率领红十军入闽,25日到达光泽的司前村。1932年11月,朱德、谭震林率领的中央红军,连克黎川、建宁、泰宁之后,胜利占领了光泽。在第四、五次“反围剿”中,中央红军曾在华桥乡牛田村陈家排建立军事指挥行营,后又在扫尾村成立最早的中共光泽县委会。1933年5月,中央苏区在江西与福建边界设立了闽赣省,管辖闽北及赣东、赣东北二十六个县。光泽加入红军的人数上百,后来修建红军烈士陵园时统计,仅在几次“反围剿”的战斗中,光泽籍的烈士就有三十多人。

  让人感动的是,大洲谈判的中共代表、年仅十七岁的黄知真是时任闽赣省委领导人黄道的儿子,在革命斗争中,亲人家人共纾国难,书写了壮烈的一页。1939春,黄道陪同南方局书记周恩来在金华召开闽浙赣三省负责人会议,并在吉安等地考察后,从上饶往皖南会见陈毅将军,不幸于铅山县河口镇染上重病,被敌特买通医生将其毒害,遇难时年仅三十九岁。噩耗传来,陈毅写了《纪念黄道同志》一文,悼念战友:“在与我党三年隔绝的情形下,在进攻长年围剿下,黄道同志能独立支持,完成了保持革命阵地,保持革命武装,保持革命组织的任务,而后,能够以一支强有力的部队编入新四军来适应抗战之爆发,这是黄道同志对革命对民族的绝大贡献。”

  春寒料峭,小雨淅沥,让人心情沉重。旧址远离集镇,寂静的山村,冷清的屋子,展品和实物还在陆续整理中。八十年前,参军,支前,送情报,一时间,光泽成为闽北革命中心。小小屋宇见证了一场革命壮举。为了人生理想,为了奋斗目标,洒热血,献生命,年轻的共产党人,义无反顾,成就了人生光彩,坚韧而壮烈的背影,定格在历史的时空。对于他们,虽然有了这样纪念地,资料和实物还原了当时情景,可是,今天的人们,特别是年轻朋友知晓多少,理解多少?红色精神,在众多的纪念节点和相关的主题行动中,如何切实地继承和发扬?或许,已成为时下青年思想工作的一个课题,如今保存和修建大洲谈判旧址,其现实意义,自不待言。

  墙上的记事簿,登记来访者资料。我特别注意到留言,有多条出自中小学生手笔,面对祖辈一代人的壮举,谈判之事、革命一词,幼小的心灵并不完全明白,但是天真的话语、孩子式的表达,是真诚的,令人欣慰:“珍惜今天,不忘过去,做红色接班人。”是的,红色、奋斗,不褪的本色,不变的初心;红色的历史,是记录,更是精神的传承和激励——我想,没有什么比这更能告慰革命的先行者!(王必胜)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