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立克与影响至今的“大上海都市计划”

2017-06-13 10:18 来源:文汇报 
2017-06-13 10:18:44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杨帆

  左上图:鲍立克提交的柏林斯大林大道改建住宅设计近景渲染(1951 年,竞赛二等奖)。

  左图:1948年,上海繁忙而拥挤的外滩码头,主要依靠人力装卸货物。

  右上图:建成的柏林斯大林大道(今卡尔· 马克思大街)C 段。

  鲍立克晚年肖像(一九七五年)

  《鲍立克在上海:近代中国大都市的战后规划与重建》

  侯 丽 王宜宾著

  同济大学出版社出版

  『大上海都市计划』三稿初期草图

  梁思成一九五六年九月二十日致鲍立克的感谢卡(另有德文翻译)

  ■记者 蒋楚婷

  “在中国,哪一个建筑师不知道柏林的斯大林大道!在上海,在北京,在中国多少个正在建设的城市里,又有多少中国的建筑师怀念他们的老朋友鲍立克。”这是梁思成写给一位名叫理查德·鲍立克的德国建筑师的信件。我们对鲍立克这个名字也许并不熟悉,但他在1946年一次发言中的预测却足以让今天的上海人聚焦目光、震动心扉:五十年后(1996年),上海人口规模预测修正为两千一百万;未来七十到八十年间,中国必将产生大规模的城乡移民,上海将如磁石一般吸引各类工业和人口增长;在地理位置上上海是中国交通的中心,远非他埠能及,必然成为太平洋和东南亚贸易与交通的中心……据此,他主持绘制了影响深远的“大上海都市计划”的蓝图。

  日前由同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鲍立克在上海:近代中国大都市的战后规划与重建》一书,拂去历史的尘埃,将鲍立克这个名字重新带回大众的视野,以大量翔实的图文资料,挖掘了因纳粹上台而被迫流亡上海的包豪斯设计师理查德·鲍立克在上海十六年的生涯,描绘了一幅丰富的近代上海跨入现代门槛的城市历史图景,展现了鲍立克和他的中国同事们在战火、废墟和乱象中以“战风车”的精神完成”大上海都市计划“三稿的珍贵历史。近日,记者就该书采访了作者之一、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侯丽。

  一人串联起上海与世界

  读书:提起在上海建筑业取得辉煌成就的外国建筑师,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邬达克,而对鲍立克这个名字却知之甚少,是什么机缘让您想到要写这本书,向读者介绍鲍立克和他的“大上海都市计划”的?

  侯丽:研究鲍立克缘起于六七年前。有友人馈赠我一本《大上海都市计划报告书合集》的原始影印本。跟一般的规划报告不同,这本合集收录了计划编制过程的会议记录。会议记录毫不掩饰计划诸君观点的差异,而鲍立克是其中每每据理力争的一个人。鲍立克是圣约翰大学建筑系聘任的第一位都市计划教授,约大建筑系后来并入同济,所以他与同济规划学院渊源深厚。我对这样一个串联起上海与世界、同济和包豪斯乃至哈佛设计学院的人物格外关注。因为我对哈佛图书馆的电子馆藏很熟悉,所以先是在网上找到了鲍立克给哈佛建筑系系主任、也是包豪斯学校创始人的格罗皮乌斯的几封去信。鲍立克信里对上海和圣约翰大学的冷嘲热讽、又恨又爱,让刚刚归国的我读了不由得会心一笑。德语世界有几本关于鲍立克的传记,我看完后,对他在上海这一段少为人知的生活越来越有兴趣。按图索骥,在德国柏林、德绍、魏玛,尤其是慕尼黑工业大学,以及美国圣公会档案中,陆续发现了有关他的丰富档案,使得鲍立克在上海的历史研究成为可能。

  读书:听上去鲍立克是个很有故事的人,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鲍立克其人?

  侯丽:鲍立克全名理查德·鲍立克(Richard Paulick),1903年出生于德国东部易北河畔一个政治氛围浓厚的工人家庭。鲍立克的父亲是当地德绍市的社会民主党领袖。鲍立克在包豪斯学派和所谓的“民主德国现代派”(DDR Modern)中具有独树一帜的地位,并且有着一段非常独特的流亡经历,即1933年至1949年在上海生活了整整十六年。

  鲍立克在上海的十六年间,从一名初出茅庐的青年建筑师,成为建设领域的多面手。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一个外国人在上海可以享有的各种特权,尤其是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上海沦陷之后,他有着既来自轴心国、又因同情犹太人而沦为“无国籍人士”的特殊身份。当然还因为他杰出的才华和人格魅力。鲍立克在上海从事过室内和舞台设计、专栏写作、家具制造、建筑设计、都市计划,乃至铁路站场、越江工程设计等工作。鲍立克在1949年回到民主德国以后,又迅速在专业上取得了更高的地位,成为国家建筑师,主持了诸多东德社会主义新城的规划如柏林斯大林大道(今卡尔·马克思大街)的城市设计,在国家建筑设计院领衔东德住宅产业化设计研究等等,直至1979年去世。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