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娘

2017-06-15 16:15 来源:光明网-文荟频道 胡安鹏
2017-06-15 16:15:02来源:光明网-文荟频道作者:胡安鹏责任编辑:杨帆

  这里说的二娘,其实是我岳母。

  在我们山东老家农村有这样的风俗,除非入赘当“倒插门”女婿的,没有称呼岳父母为爸妈或爹娘的,一般称岳父为几爷几叔,叫岳母为几娘几婶。因岳父在兄弟中排行第二又年长于我父亲,故称岳父为二爷,叫岳母为二娘。

  二爷二娘育有五女二男,一辈子勤劳俭朴操心费力,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二爷二娘也都是明白人,二十九年前,他们在完成了儿女们的婚嫁任务后,为了不干扰儿子们的正常生活,趁着还不算老过上几年清静的晚年生活,硬是把翻盖一新的老宅院让给二儿子一家居住,在村西的一个地角路旁盖了两间小砖瓦房,用棍棒围起了篱笆院落,朝南的大门是用细木条钉的,是正儿八经的“柴扉”。可惜二爷在这里住了不到三年就一病不起过早地去世了,享年才七十出头,二娘说他没有享清福的命。

  这些年,独居小院的二娘把生活打理得妥妥当当,日子过得充充实实。小院不大却利用得合理到位,西边是她一镢一锨垦出的一片菜地,一年四季都有新鲜蔬菜生长。清明节回家时,菜园里那施足了农家肥草木灰、浇着刷锅洗菜水、没打过农药的绿油油的苔菜、菠菜、小白菜和蒜苗散发着诱人的清香,刺激着我的味蕾;东面是堆放柴草杂物的棚子,里面垛满了柴火,大门外还有一大垛树枝,二娘习惯在院子里用地锅烧柴做饭,就是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有喧嚣市声干扰的无所作为的平常日子,最适宜于老年人的生活节奏和静静的养生。

  说到今天的好光景,二娘总是充满感慨地说:“过去农村生活苦累主要是村里人走不出去,又不让做生意买卖,都捆在人均不到半亩的土地上,如果贪上个旱涝灾荒年庄稼欠收能不闹饥荒吗,能不你争我抢生是非闹矛盾吗。现如今政策好了路子宽了,脑子活泛的想方设法做生意,年轻人到外头打工挣钱又长了见识,有了钱可以到城里买城宅,成了以前连做梦都不敢想的城里人。”她还列举了村上谁谁谁家靠聪明勤励把日子过得如何如何好的例子。她还不无自豪地说:“还是共产党好,‘大河里有水小河里淌’,国家有了钱总想着咱老百姓,现在政府每月发给我一百二十多元的养老金,你说这个社会多好。”

  二娘一生勤劳惯了,到老了也闲不下来。如今农村大都使用液化气做饭,二娘家也备有液化气炊具,但灌一罐气要六七十元钱,她舍不得使用。每次回家看望她时,只要天气不冷或者不刮风下雨,她都是用柴锅为我们炒鸡炖鱼,熬绿豆小米粥,那袅袅炊烟如淡淡墨色,常勾起我对往昔的回忆,描绘出浓浓的乡情。

  看上去二娘的身体还算硬朗不糊涂不浴沫,但毕竟是九旬高龄的老人了,按照农村的说法已经是“熟透的瓜”了,因此全家人都很关心呵护她老人家。近些年,我和妻子经常利用节假日回老家看望,偎着她老人家过上几天。妻子和我结婚后在老家代我尽孝,过了八年的两地分居生活,把她娘儿仨接到城里时女儿已经六岁、儿子四岁。在老家期间全凭二娘帮助照料,女儿金花至今还记得姥娘用软软的煎饼卷猪油卷白糖,那又香又甜特别好吃难以忘怀的家乡美味。我们每次回家临别时都想给二娘留下几个钱,但她总是推搡着不要,并说:“政府每个月都发给我养老金,你哥和几个姐妹也经常来看我并带来吃的喝的用的,难不住我。倒是你们在外头过日子不容易,孩子们又是婚嫁又是买楼房事情多用项大,不能妄花钱。”

  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们理解二娘的心情。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