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他们在舞蹈的各个领域闪闪发光

2017-07-18 14:23 来源:文汇报 
2017-07-18 14:23:08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杨帆

朱洁静舞剧新作《红幕》即将亮相,上海歌舞团制定扶持计划保驾护航

  舞者们正在排练一段长达20分钟的舞段,朱洁静称之为“黑色的梦境”。

  (上海歌舞团供图)

  ■记者 徐璐明

  朱洁静瘦了。她瘦削的背部占据了她首部导演作品 《红幕》 的海报,似乎每一根骨头都清晰可见。不过,这个背影充满力量,仿似一只飞鸟收紧羽翼,为的是展翅高飞的那一刻。这也许正是舞剧 《红幕》 所想表达的,舞者在舞台大幕之后,不为人知的生活和状态。

  当记者日前见到朱洁静时,她正在上海歌舞团的排练厅里排练《红幕》。时间往前推,在为期一个月的上海歌舞团舞剧演出季中,她跳了13场;舞剧季一结束,她又随歌舞团奔赴哈萨克斯坦,参与7月5日阿斯塔纳世博会中国国家馆日的演出;7月8日,她一回到上海,立刻一头扎进了排练厅。“工作量巨大,每天都很累,但整个过程也很有成就感。”朱洁静说,“我对舞台是有野心的,所有我想说的话,都在这部《红幕》 里了。”

  的确,这次她的身份有点特殊。《红幕》 的总策划、制作人、导演、主演,朱洁静一人身兼数职。不过,在她的背后,站着整个上海歌舞团。“从选材、文本开始思考,到统领整个团队,创作很难。”上海歌舞团团长陈飞华说,“不过,再难再累,有团里的支持,演员们就能在‘红幕’前发光发亮,我们则默默地为他们保驾护航。”

  “这部舞剧,从里到外都有我的温度”

  “朱姐,这组动作最后一拍是落在右腿上。”排练厅里,身后的90后演员对朱洁静做错的动作“直言不讳”。朱洁静吐了吐舌头,连忙对着镜子加练了几遍。“时间太紧张了。所以无论我去哈萨克斯坦,还是之后要去日本,一有空就排练。”午休时间,朱洁静终于有时间坐下来接受采访。她的语速惊人,似乎恨不得将时间掰成两半。

  “现在没有上下班的概念。一般白天都是排练,晚上没有演出的话,会去舞美、服装工厂监督进度。我还在外面租了一个棚,把我们舞台1:1搭建起来。有什么不满意我会提出来,再推翻重来。就这么来来回回折腾。”

  记者前去探班时,舞者们正在排练一段长达20分钟的舞段,朱洁静称之为“黑色的梦境”。在这个舞段中,两个梦境互相交替:一个是九岁的小女孩梦到了未来自己成为舞台中央最闪耀的星;另一个是舞者在梦中看到当年纯真的女孩。

  观众们在舞台上看到的是行云流水的舞蹈;而记者在排练厅里,见到的只是一个一个动作的分解、练习、再分解、再练习。只要有一个演员的节奏乱了,一个八拍的动作就要重来。身着黑色衣服的舞者们用肢体语言展现贪婪、无助、迷茫、困惑、悲伤等各种情绪的转换,而后一拥而上,将朱洁静高高举起,记者似乎从中窥得了这部舞剧的全貌。

  朱洁静告诉记者,从 《红幕》 的编舞娄梦涵、作曲龚天鹏到舞美服装团队,都是她精心挑选,一手促成的。“这个舞剧,我会尝试激烈、先锋的方式。比如你看到的这一段,所有的舞者都是‘我’各种人格的分身。到时候在舞台的地面和天幕都是黑色的棱镜,在观众视角上会出现100多个不同的人影。”她说,“这部舞剧,从里到外都会有我的温度。我想做到最好。”

  艺术创新扶持计划,对演员的培养永远“在路上”

  记者问朱洁静,一部原创舞剧的诞生,从前期的文本创作、作品结构、资金落实,到编舞、音乐、舞美、灯光道具、合成,到后期的宣传、票务,环环相扣,千头万绪。有没有累到崩溃的时候?“有啊。特别是舞剧正式进入筹备后,合同、财务、舞美灯光……方方面面的对接工作都在等着我,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干得有多‘糟糕’。”朱洁静回忆说,有次去找团长,还哭了鼻子。“团长笑我,有歌舞团在,你怕什么? 我的心才定下来。”

  而事实上,舞剧 《红幕》 能够一路从概念成为现实,全靠上海歌舞团上上下下的支持。“光前期的剧本,团长亲自组织开会,前后修改了十几遍才定下稿来。”舞剧中的20位演员,也是团里精心挑选、推荐的。“现在,整个团的力量都进来了。团里的舞美、道具老师都在帮我出谋划策,我感觉自己特别幸运。”说到这里,朱洁静有点激动,她说,正因为如此,她更要争口气,绝不能掉链子。

  “团里的演员想要进入创作领域,我们的态度就是四个字:全力支持。”陈飞华告诉记者,在以往,为了帮助舞蹈演员们成长,上海歌舞团实行“艺衔制”,这次国有文艺院团“一团一策”改革,又给团里提出了新的要求。“原创能力与舞蹈能力同等重要”,这一点成为了团里上下的共识。一番“头脑风暴”之后,团里专门拨出100万的专项资金,设立“在路上”艺术创新扶持计划,为团内有志于从事艺术创作等领域的青年人才搭建平台。而朱洁静的 《红幕》正是今年“在路上”基金扶持的重点项目之一。

  “在路上”艺术创新扶持计划启动了两三年,团里已经有不少青年编导冒头。青年编导吴欢、罗丽等逐渐从舞者蜕变成优秀的青年编导,不但在国内的舞蹈大赛中屡屡得奖,更是接到不少兄弟舞团的编舞邀约。不过,像朱洁静这样,主要演员制作一部完整的舞剧,在上海歌舞团尚属首次。

  “舞蹈团里的人才培养,不光局限在表演这个领域。也希望让他们进入艺术生产、创作领域,这样的经历对他们来说是一笔财富。无论他们以后是要转型做编导,还是继续留在舞台上,团里都希望给他们各种机会和平台,让他们能在舞蹈的各个领域里闪闪发光。”陈飞华说。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