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善良和幸福总能被找到

2017-08-29 10:48 来源:文汇报 
2017-08-29 10:48:46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杨帆

  《我们的村庄》插图

  ■崔 莹

  书名:《我们的村庄》(Our village)

  作者:玛丽·拉塞尔·米特福德(Mary Russell Mitford)

  出版社:London : Sampson Low,Marston, Searle & Rivington

  出版时间:1879年

  淘到的这本旧书的封面内页贴着一张“小画片”,图片中,一位身着维多利亚时代的长裙、留着飘逸长发的女子坐在花丛中看书,一个手捧花枝的小女孩站在女子旁边。画片上端标着拉丁语:Ex Libris,下端署名:M.S. Scraig。这是一张十九世纪末的藏书票,并且从刻线效果判断——线条是凹线压进纸里的——这是一张铜版画藏书票。猜想这本书的主人一定是位恬静、喜欢读书的女子。

  在英国淘旧书,经常会发现类似的藏书票,多是一幅小型的版画,设计也非常个性化,体现书主人的喜好、品味和涵养。藏书票上标着主人的名字,假如书被借走,可以提醒借书人将书归还给谁。因此舞台设计师爱德华·戈登·克雷说“书的藏书票,相当于狗的项圈”。藏书票在十九世纪被广泛使用,但到了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这个习俗渐渐淡化,大概和雕版印刷术退出历史舞台有关。

  《我们的村庄》首版于1824年,在简·奥斯汀出版《傲慢与偏见》的十一年后。在当时,作者玛丽·拉塞尔·米特福德尝试了一种新的写作方式,用随笔记录下乡下美好安逸的生活,展现一系列形形色色的人物,写作素材来源于其生活多年的小村庄“三英里十字”。

  米特福德是家里的独生女,她从小就喜欢读书、写诗,童年时代,她最大的愿望是成为英国最伟大的女诗人。1810年,米特福德发表了第一部诗集《杂诗》,但写诗并不能够给她带来稳定的收入,到1820年,他们一家人穷得几乎揭不开锅。为了减少生活成本,他们搬到雷丁和贝辛斯托克之间的小村庄“三英里十字”(Three Mile Cross)生活,全家挤在一处被米特福德形容为“窄小寒酸,几乎没什么装饰的劳工住的小屋子”。米特福德在这里住了三十多年,她生活简朴,唯一令她感到值得炫耀、光艳奢侈的是她的花园。

  为了挣钱,米特福德开始写她周围的小故事,她描述这个转变是“从写峥嵘悲伤的诗歌到写乡村的日常”。米特福德联系了《女士杂志》,对方欣然同意刊登其文章。自1819年开始,米特福德的随笔陆续刊登在这份杂志上,与此同时,在两三年时间里,这份杂志的销量蒸蒸日上,读者增加了十倍。

  1824年,米特福德将这些随笔结集出版,这便是《我们的村庄》,米特福德因而一举成名。英国散文家查尔斯·兰姆称赞英国文坛很久没有这么新鲜生动的文字出现了;苏格兰作家、文艺评论家约翰·克里斯托弗评价米特福德书写的是“纯正的乡下的生灵”;英国文学评论家约翰·罗斯金这样评价米特福德:“她在屠夫儿子的生活中发现了历史,在磨坊主女儿的生活中发现了传奇。”

  我收藏的这本《我们的村庄》是其首版五十五年后的再版。红色硬壳封面点缀着烫金的花束,英文书名被喇叭花缠绕,设计简洁而又活灵活现。书中包含大大小小一百六十多幅版画插图,主要由英国水彩画家、油画家詹姆斯·D·库珀和插画师W. H.J.布特共同设计,并由苏格兰雕刻师莫利制作完成。

  不看文字,只看插画已令人爱不释手:有正在做水桶的木匠,有站在木栅栏上眺望妹妹的小男孩,有正在晾衣服的村姑,有用帽子扣彩蝶的小女孩,有在壁炉前烤火的老奶奶,有聚在一起读书的小伙伴……最令我诧异的是各种各样的树木和丛林,只用黑白两色,就逼真地再现了瑟瑟的秋意,盎然的春色,或是清冷的寒冬。

  米特福德灵动的文字带人步入十九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英国乡下。我边读这些文字,边猜测米特福德一定是位智慧、敏锐,充满好奇、激情,以及慈悲的女子。她看得透某些村民的愚蠢和怯懦,但是她看到的不仅仅是这些,她把村民所具有的正直和坚韧的品质描绘出来,把大自然及人类最美好的一面呈现给读者。

  书中序言写道:“她充满激情和感激,坚信在任何生活条件下,善良和幸福都可能被寻找它们的人找到。而且,在新鲜的空气里、在树荫里、在自然界的阳光里更容易找到。”

  朋友告诉我,这本一百九十三岁的老书已经有了中文版,不知道书中有没有漂亮的插图。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