眷恋的故乡

2017-09-01 13:57 来源:光明网-文荟频道 冷润生
2017-09-01 13:57:55来源:光明网-文荟频道作者:冷润生责任编辑:杨帆

  作者 冷润生

  我一直把罗汉林当成故乡,我在那里整整生活了3年。当初“只缘身在此山中”并没感觉它有什么让我迷恋的地方,而是把它的条件艰苦当成我逃离它学耕不辍的坚强动力。

  1985年秋,我离开故乡,到位于万里长江第一城的宜宾农校学习。毕业后,回到县城工作、娶妻生子,虽然故乡近在咫却将它远离。以后,自己就在生活中追逐着属于自己的梦想,努力地寻找自己的人生坐标。俗话说:“吃水不忘挖井人”,在我奔波辛劳归于平靜的时候,始终没有忘记它。一次次的风霜雨雪、自然灾害……都会让我莫名其妙的紧张,对故乡的山山水水以及一个个熟悉的人都生出无端的牵挂和念想。

  也许是对故乡日久生情的缘故,总觉得公园里的百花不论如何娇妍,总没有故乡的洋芋花开得朴素灿烂;不论有多少海誓山盟的朋友,却没有火炉旁柴火给我的温暖那么可靠;不论为了工作穿得如何光鲜靓丽,內心却缝满了块块的补丁。皮鞋长年踩着柏油与水泥路来回走在四季的路上,却很难嗅到乡间牛粪的清香;在晚霞和风雨中下班,再也看不到炊烟袅袅,“山前村童跨犊归”的田园风光……

  离开故乡,带走的是乡音、乡情、乡恋……回到故乡,拥抱我的是脚下欢快的尘土。在灯火酒绿的城里不停地领着“饭票”赴一个个浪费极大的宴会,回到故乡看见才脱离温饱线的村民们,才知道乡亲们生活的不易和艰辛,眼眶湿润润的。

  在城市的人流中穿梭忙碌至今,却没有能力为故乡以及故乡的人们办上一件好事,想起真的是无颜见江东父老;反而在城市一块块宽敞明亮的玻璃中,看见了自己身后那一双双带有些势利的目光。幸好,我虽然学会了抽烟、喝酒,却永远没有学会阿谀奉承、满嘴的假话、虚伪的笑容、无耻的吹捧……

  故乡,一个多么亲切的字眼。它既抽象却又异常的清晰,像照片一样在脑海中不断的闪现。在秋天这个丰收的季节,吃新的季节,故乡二字却让人五味杂陈。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故乡的人以及自己在故乡留下的一串串脚印,盘根错节地在心中形成了挥之不去的眷恋,形成了烙在心中的一缕缕乡愁……

  开着车向故乡驶去,总感到故乡和自己之间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紧紧拽在一起。离它越近,心情就愈得以放松,得以舒展……慢慢地融入了故乡的怀抱。

  走进故乡,树木参天,林荫密布,山风吹过还带来丝丝的凉意……罗汉林公路上嬉戏的儿童,他们的祖辈曾是我在此时的好朋友呢!原来很照顾我们的老人――马伯,永远离开了我们。人事今非,物转星移,多多少少都让我有点怅然若失。

  朝思暮想的故乡变了,变得似乎已在不知不觉中将我抛弃。是的,当看惯了高楼林业,再转身看看乡村的山林旷野;当初费力地从猴子背担水吃的时候,自己不也在内心嫌弃故乡的贫穷、落后吗?回到故乡,反而觉得是故乡离自己更远了。

  回到生活的城市,故乡又在我心中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既亲切又朦胧,既眷恋又让人伤感。故乡,对于每一个眷恋的人来说,都是留在心中一块痈上无法愈合的伤疤。(完)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