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妖喀喀莎》:伟大的美丽和悲怆的崇高

2017-09-21 10:59 来源:中华读书报 周益民
2017-09-21 10:59:06来源:中华读书报作者:周益民责任编辑:杨帆

  汤汤

  《水妖喀喀莎》,汤汤/著,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16年12月第一版,30.00元

  离奇忧伤的故事,指向的其实是隐秘的人性最深处。

  再读《水妖喀喀莎》,我努力想与作品保持一定距离。我想以理性一点的目光审视作品,从而进行某个角度的分析。然而,一踏进作品,我就又一次被俘虏了。

  情节业已熟悉,悬念业已不“悬”,是什么力量吸引着我深陷其中?我认为,是作家用心营造的童话情境和精心塑造的童话人物,它们散发着撼人心魄的魅力,这种魅力形成了作品的艺术张力。

  噗噜噜湖干涸了,生活其间的水妖们不得不漂泊人间,等待湖灵召唤,等待湖水重新充盈。一起上岸的九个水妖忍受不了漫长的痛苦和孤独,拔掉了水妖的牙齿,忘记自己也忘记过去,成为普通的人类生活着,只有喀喀莎仍在孤独又勇敢地坚守。最后,喀喀莎得到了湖灵的召唤,在小女孩土豆的帮助下,克服重重困难,找回所有失去记忆的水妖们,使噗噜噜湖重生,自己却变成了一颗小水滴。

  这个童话大致可以归入英雄拯救母题之下。具有颠覆意味的是,这儿的英雄并非通常概念里威猛无比、法力无边的形象,相反,她柔弱,娇小,后来则年迈力衰。这样的设定,使得作品产生了强烈的反差,收到了凄美的悲剧效果。车尔尼雪夫斯基说过:“美学家们把悲剧性看作是最高的一种伟大(即崇高),或许是正确的。”我以为,《水妖喀喀莎》正是因为散发出的悲剧色彩,而获得了一种具有超越意义的古典气质。

  首先是离家之痛与回家之难。

  作品伊始,水妖们面临家园的毁灭,“湖里的水干涸了”,严酷的现实迫使她们必须去人类的世界,先找到办法生存下去。她们怀着深深的不舍和忧伤,背井离乡,来到人间。在漫长的等待后,喀喀莎终于得到了湖灵的召唤,必须在三天内赶回。这儿,作品设置了多重障碍,再次考验主人公的信心与决心。其一,时间紧迫与身体羸弱之间的矛盾。这一难题在女孩土豆的帮助下得到化解。其二,水流回来的犹豫与召唤力量不足之间的矛盾。喀喀莎在土豆的帮助下再度回到人间,寻找九个水妖。其三,水妖失忆与要求她们回家之间的矛盾。喀喀莎甘冒生命之险,不断揪下耳后鳞片,悄悄和上噗噜噜湖水,让她们喝下,恢复了记忆。家园是所有生命的发生处和孕育地,带给个体强大的归属感,家园被毁的无奈与有家不能回的痛苦深深叩击着读者的心。

  接着是坚守之难和孤独之痛。

  这是一个英雄受难的过程,有身体之痛,更有内心之苦。那颗神奇的牙齿是贯穿全程的线索。水妖们离开噗噜噜湖后,嘴里长出了一颗新牙,新牙负有极其重要的使命,一旦变成蓝色,即是湖灵在召唤她们赶紧回家。可见,新牙象征着希望,象征着重生,也是遥远家园和她们之间的神秘维系。与此同时,新牙也给她们带来了巨大的痛楚。七年之后,每逢无月之夜,新牙即会剧疼。牙齿的留与拔,其实是一种价值的选择,也是一种人生道路的选择。九个姐姐实在无法忍受,相继拔除,唯剩喀喀莎。一年一年过去,喀喀莎越来越老,越来越丑,“总是冷不丁就把人狠狠吓一跳”,这对曾经那么清秀美丽的喀喀莎是多么沉重的打击,而她本可以通过拔牙获得另一种轻松惬意的生活。她漂泊到了南霞村,成了村民们眼中可怕古怪的蓝婆。最后,甚至被村民们误会而遭驱逐。在无数个日日夜夜,喀喀莎孤独一人,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心中只有对家园的想念和对回家的希冀。这其中,最让人迷惘无助的该是回家的无期。正如湖灵告诫的那样,“也许是几年,也许是几十年,也许是几百年,也许还会更久”。无期意味着希望的渺茫,无期考验着信念的执着。

  阅读作品,让人深深领略到初心和童心的力量。

  水妖喀喀莎和小女孩土豆是作品中的两个主要人物。喀喀莎初期的形象十分柔弱。她是姐妹中最小的一个,在离开家园的路上,哭泣不止,胆小害怕。是心中的那个伟大使命和不灭信念让她的意志不断得到磨砺,让她逐渐强大,无所畏惧。她以一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豪迈战胜了身心的煎熬,战胜了无穷无尽的黑暗、孤独、衰老和疲惫。第六章“喀喀莎闹牙疼”中,女孩土豆目睹喀喀莎牙疼之惨状,竭力劝说她拔除时,有一段简短动人的对话:

  “喀喀莎,明天你把牙齿拔了吧。”“不拔。”

  “你都等了这么多年了!”“一百一十四年。”

  “噗噜噜湖不会重生了。”“会的。”

  “你要等到什么啊?”“什么时候都等。”

  “如果永远等不着呢?”“永远等。”

  “永远等”,这就是喀喀莎的信念,坚定不移。因为,“它是一颗牙齿,又不仅仅是一颗牙齿”。所有的英雄都不是因为其体格的强壮和武力的高强,而是对伟大使命的执着坚守和全力付出。

  故事中,与喀喀莎形成对比的是她的姐姐们。在时间和痛苦的双重夹击下,她们一个个选择了放弃。但是,我们实在不必指责她们,她们只是“凡妖”,她们身上有着所有人“趋利”的本能倾向。我们不必用英雄的标准去苛求每一个人。

  颇富意味的是,故事中,给了喀喀莎抚慰和帮助的,竟是个孩子。当所有的大人都误解、躲避、指责,甚至驱逐喀喀莎时,一个偶然的机缘,土豆大胆地走进了喀喀莎的世界,并且成了忘年交。也许,看似无知的儿童,其实更能洞察人性的本质。在喀喀莎收到湖灵的召唤,自己却无力赶回时,她想到的也是借助土豆的力量。是不灭的初心和澄澈的童心,拯救了水妖的世界。

  喀喀莎变成了水珠,与噗噜噜湖融为了一体。“从前,噗噜噜湖用无数年的时间孕育了喀喀莎,无数年后,噗噜噜湖才能重新孕育她。”这个无数年是“几千年,或者几万年……”这样的结局,有一种深深的悲怆,但又有着无限辽远的希望,因为,它指向着永恒,就如海的女儿,拥有一颗不灭的灵魂。

  汤汤在讲述那些离奇忧伤的故事时,指向的其实是隐秘的人性最深处,意在启迪读者去感悟生命的真谛,思考生命的内涵,发现生命的美丽和伟大。(周益民)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