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荟频道> 正文

【好书连载】戏缘——孙崇涛自述(之九)

2017-10-19 10:13 来源:咚咚锵 孙崇涛
2017-10-19 10:13:39来源:咚咚锵作者:孙崇涛责任编辑:杨帆

  家乡戏缘

从“琴娱社”到“城关业余京剧学社”

  作者:孙崇涛

  温州地区的京剧活动,可称得上“源远流长”。淸宣统元年(1909),温州新泰铜店老板洪可闻,牵头集资,组建“尚武台”科班,请来北京艺人李大柱(讹称“李大嘴”),教习童子学唱京戏。三年毕业,民国元年(1912)开台演出。此科班开设时间,比之号称中国京剧史上历史最长、规模最大、造就人材最多的北京1904年成立的 “富连成”科班,仅晚5年。“富连成”坐科7年,“尚武台”坐科3年。这就等于说,在“富连成”造就第一科“喜”字辈演员的次年,温州也有了自己培养的第一代京剧演员了。如果将此前清光绪间温州地区已经流行的混杂乱弹、和调、京剧的“竹马歌”、“莲花班”也算进去的话,温州京剧活动的实际历史还要更早。这些情况恐怕所有京剧史家都不一定知晓。

  “尚武台”曾来瑞安,演出《八大锤》、《战蒲关》、《李陵碑》、《界牌关》、《下河东》、《黑风帕》等剧,引起轰动。瑞安爱好京戏的陈芷霖心动了,民国三年(1914),他依照温州办班模式,也在瑞城办起科班。为了给班社取个好名,他去请教戏曲作家洪炳文之子、善吟诗作对的洪幼园。洪幼园闭目神思:陈芷霖排行老五,人称“陈五”;陈五者,琴娱也。就给取了一个既谐他名字方音,又切合班社意义的“琴娱社”名字。“琴娱社”社址选在瑞安城内镇宁巷金姓祠堂。民国六年(1917)春节,科班结业开演。除了在瑞安本地演出外,还到温州、平阳、乐清、泰顺、青田甚至闽东北各地巡演。

  别小看“琴娱社”演员是群乳气未干的厮儿,演的戏还真讨人喜欢。记了大半辈子日记,也看了大半辈子戏的瑞安汀田张震轩(张棡),民国六年阴历三月初七日,给我们留下这样一段日记:“至(温州)鼓楼下看‘琴娱社’新班。此班乃本邑陈五所聚,均是十一二岁童子,而唱口、做手颇佳,观者无不拍手赞叹之。”这是有关“琴娱社”演出现场言虽简却很难得的记录。当日“琴娱社”人气,可见大略。

  “琴娱社”常演的剧目,有《七星灯》、《济公传》、《佛门点元》、《蝴蝶杯》、《彩楼配》、《拿高登》、《八蜡庙》等。老生金碎乃、大面黄杏林、青衣程定瑞、小丑林昌明、武丑孙金寿、小生陈阿发、花旦黄杏经等人的名字,渐渐在市里乡间传闻开来。尤其金碎乃,不仅善演《七星灯》中的孔明,还演活了《济公传》中的济公,有“活济公”之称,名声最为响亮。

  “琴娱社”好景不长,仅维持十几年,大约于民国20年前后即告解体。原因不详。“琴娱社”的影响,却不容忽视。那就是在它的演艺推动下,曲调优美而丰富的京戏唱腔,引起瑞安无数乡亲的学唱热潮。一时间,平头百姓、良家子弟、雅士贤达乃至名媛闺秀,成群结伙,四处拉琴唱戏。大家陶醉其间,造就了许多戏迷、琴迷,包括“京胡才子”,使瑞安京戏票房长盛不衰,历史持续半个多世纪,属全国少见。

  瑞安业余唱曲历史由来已久。明代,瑞安著名画家任道逊,在致仕回乡后,曾与乡人同组“清乐会”,“唱和吟咏,无间晨昏”。此风一直延至清末民初,发展成为以清唱昆曲为主兼及散曲、时调的“清音社”。参与者多为城内有文化素养的人,其中不乏像池志澂、王岳嵩、李瘦梅、项崧、薛钟斗、李逸苓、郑剑西、许达初以及洪炳文与洪幼园、陈鲁夫与陈小鲁、周国琛与周小莲父子等一批家喻户晓的文化人。“琴娱社”建社并演出京戏后,产生社会影响,使瑞安清唱活动转尚京戏,民间京戏票房风生水起,活动久盛不衰。

瑞城“铁杆票友”陈丹剧照

  余生也晚,远的没有亲历,详情说不好,就从自己亲见的上世纪80年代初情况说起。

  1981年春节,我从北京回乡探亲,瑞安城关镇委及文化站闻讯邀我去讲座京剧艺术。讲座地点设在镇政府会议室。我一踏进门,抬眼就见一幅悬起的红布大横额,上书:“欢迎孙崇涛硕士莅临指导”。如此郑重,令我发毛。原来讲座的实际操办者,是“瑞安县城关镇业余京剧学社”的一班票友,这会议室也是他们平日兼做唱戏、排戏的场所。

  我已记不清那天下午自己讲座的具体内容了,想来无非是些有关京剧行当、程式、表演、流派一类知识。而留给我永久记忆的,则是当日在座听者的期待目光、专注神情和喜悦表情。它们是久经“文革”禁锢干涸心田的曝露,也是对邂逅我这个远道、陌生“知音”的欣喜表达。心灵的沟通是不需要任何语言的。

  据大家告知,在十年“文革”浩劫期间,他们这批京剧老戏迷,为了唱戏解馋,转入“地下活动”,选择冷清、僻静的戏迷住家,多年偷偷聚会,坚持低声演唱传统老戏。外头是“横扫”、“打倒”一切的乱象世界,他们躲在“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快乐桃源,如今说起来,还颇有几分得意和自豪。

  讲座完了是聚餐,聚餐完了,又重新回到会议室。领头的说:“接下来,大家就‘余兴’吧!”不说是“唱戏”,而说“余兴”,这是对下午讲座活动的规格认定,也是对我的客气和抬举:很有分寸。那晚,所有京剧学社成员唱的唱、拉的拉、敲的敲,“余兴”了整整一晚。

  在跟大家闲聊中,我了解到当时京剧社的主要困难是“三缺”:缺固定活动场所,缺戏装道具,缺剧本资料。前二缺本人无力相助,为了帮助解决第三缺困难,我回北京后,就去书店寻购了一些刚出版的传统京剧台本、曲本给他们寄去。记得有《李陵碑》、《罢宴》及京剧流派曲谱等。在“文革”结束不久、百废待兴的当时,国家物质与文化产品全都奇缺,即便首都,传统戏曲书刊也很不好找,寄去的寥寥几种,使京剧社社员倍感珍贵。

  从此以后,我跟京剧学社时有通信往来。替学社跟我联络的是学社负责人、琴师林鸿炎,瑞安物资局干部,一位五官、头发都长得很精致的中年美男子,很有点文艺气质,我想这或许跟他长年拉琴被“戏魂”附体有关。据说他也给阿铨们拉过琴。写信的可能是另一位,很有文化修养,字迹隽美,文笔亦佳,语句半文半白。想来这学社成员中的一些人,该是瑞安“京胡才子”孑遗,属于“才子”与“准才子”一脉,跟上文所写城关草根明星略有不同。

林鴻炎老年照

  我要求京剧社帮我回顾瑞安历年票房活动情况,希望来日能总结这方面历史,給家乡后人留驻记忆。林鴻炎提供的信息零零散散,难成次第,现稍加整理,将其条陈于下——

  1920年,郑剑西北上求职,与北平陈彦衡订为牙期,随陈学习京胡。

  1930年前后,郑剑西著述、出版《二黄寻声谱》,许达初供稿上海刘豁公主编《戏剧月刊》。瑞安二业余京剧社创始人作莫逆交,每相谈剧艺,彻夜不眠。

  1930年前,许达初倡议开展业余京剧活动,聘请“翔舞台”演员姜绮雯(艺名“汉宫秋”)辅导教学,择东水门陈府庙偏轩为活动场所。从学者有余释迷、姜成周、张士锐、叶景炎、项润宣、郑道蕴、周公式、钟克明等30余人,部分乡贤雅士亦参与唱戏,间奏弹词。

  1926年,演《桑园寄子》,戈锦堂饰老生鲁秋胡。

  1927年,演《除三害》,方某某饰架子花周处,陈慧明饰老生王浚。

  1928年,演《钓金龟》,池士英饰老旦康氏,陈文宿饰文丑张义。

  1930年,演《投军别窑》,陈小鲁饰青衣王宝钏。

  1931年,演《贺后骂殿》,许锦标饰青衣贺后,郑道蕴饰老生宋太宗。

  1932年,演《南阳关》,姜成周饰老生伍云召;演《白水滩》,李秀泉饰武生十一郎;演《黄金台》,项润宣饰老生田单。

  1933年,演《探阴山》,郑道镕饰铜锤花脸包拯;演《草桥关》,钟银屏饰铜锤花脸姚期;演《上天台》,郑道蕴饰老生刘秀;演《双狮图》,郑道宣饰老生徐策。

  1938年,演《坐宫》,姜成周饰老生杨四郎,周公式饰青衣铁镜公主。

  1940年,演《二进宫》,项龙瑞饰老生杨波。

  1943年,演《捉放曹》,叶素娥饰老生陈宫。

  1944年,京剧学社成员成倍增加,扩组为“国声社”。演《宇宙锋》,江锦洪饰青衣赵艳容;演《打棍出箱》,钟克明饰老生范仲禹。

  1950年前后,“国声社”改称“瑞安戏剧研究社”,仍以学演京剧为主,兼排地方其他文艺节目。

  1951年,演《金玉奴》,彭如玉饰花旦金玉奴。

  1952年,演《捉放宿店》,叶景炎饰老生陈宫;演《失空斩》,池毓其饰老生诸葛亮;演《打渔杀家》,林立枢饰文武老生萧恩;演《打严嵩》,池毓其饰老生邹应龙;演《独木关》,蔡建输饰武生薛仁贵;演《查头关》,叶英饰花旦尤春风;演《拾玉镯》,周少莲饰花旦孙玉姣。

  1953年,薛纪芬执导、戏剧社参排、搬运公司工人担纲演出《藤牌舞》。节目历经省市参赛、选拔,1957年代表浙江省参加全国第二届民间音乐舞蹈汇演,获演出优秀奖。

  1957年至1965年间,“反右”、“大跃进”、“大炼钢铁”等运动接连开展,戏剧社活动暂趋冷寂。

  1966年至1978年间,“文革”时期,“八亿人民八个样板戏”年代,戏剧社转入“地下活动”,坚持演唱京剧传统戏。

  1981年,9月19日,重新组建“瑞安县城关镇业余京剧学社”,开展正常活动。11月,学社吸收年轻新学员,分生、旦、净、小生四门行当,培训新人。

  1982年春节,经两月精心教学、排练,学社新老社员回报演出《打銮驾》、《女起解》、《三堂会审》三剧,共六场,传统老戏重返瑞城业余戏台,社会反响强烈。

  ……

  其中情况,遗漏多少?差错几何?希望能得到知情老乡的补正。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