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那流蜜的秋季

2017-10-19 12:53 来源:光明网-文荟频道 胡安鹏
2017-10-19 12:53:35来源:光明网-文荟频道作者:胡安鹏责任编辑:杨帆

  作者 胡安鹏

  故乡的秋天,是个流蜜的季节。

  前些日子,大哥来电话说,我们老家正在举办第三届“刘村万亩梨园采摘节”,门票30元,进园后保你吃个饱,然后再赠送6斤蓄足蜜汁的酥梨,百姓价钱,谁都消费得起,因而招引了不少游客。

  我们老家山东滕州东南部,植梨种果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代,刘村的万亩梨园仅为梨乡一角,方圆百里地到处都有梨园果圃,春天涨起一片花海,秋天流淌十里甜蜜。

  我离开故乡已有近40个年头了,期间对家乡的印象有些扑朔迷离、朦朦胧胧,但对小时候的经历却记忆犹新。那时实行的是人民公社,吃的是“大锅饭”,每户除按家庭人口多少分一小块用于栽种四季菜蔬的自留地外,其余的各种生产资料都归集体所有,梨园作为一方政府的经济支柱更不例外,一直得到精心的管护。在那家庭经济普遍拮据的年代,我们梨乡常被称为“秋胖子”,意思是每到秋季经济上就阔绰些,有了钱社员们就“跩”起来了,说话办事就和外乡人不一样。可不是嘛,进入农历8月,我们那地方就忙活开了,一部分社员到大地收割粮食,一部分社员在梨园里着手收摘梨果。农村小学校没有暑假之说,一般每年放三次假,即麦假、秋假和年假,每次假期时间大约有半个来月左右,放假期间既辛苦又充实。特别是放秋假时,学校要开个全校动员大会,校长向学生强调秋收秋种的重要性,要求每个学生在假期里要热爱劳动,关心集体,尤其不要偷吃偷拿生产队里的梨果庄稼等等……那时我们特别听话,把老师的话牢记在心,落实在行动上。秋收最忙的时侯,大人们都到大地或梨园劳动去了,我们便在家里帮着奶奶照看家,割草喂猪喂羊、烧火做饭,晌午里还要顶着火辣辣的日头给大人们送水送饭,抽时间还要在槐树底下的青石板上做假期作业,每当写起见闻丰富的记叙文,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秋季最忙的当属梨园,能爬高上架的精壮劳力,挎着箢子攀到树上,四周则踩着四条腿的梯子,一个一个、小心翼翼地摘梨;老年人和妇女在树下划分等级,分别装篓,认认真真,一丝不苟;月光下,青年突击队拉着装满梨篓的平板车,一路欢歌地往火车站上送。到了中秋节,队里才给社员们分些歪歪楞楞、干疤虫眼的梨果,尽量把能卖出去的梨果换成钱,到秋后能多给社员分些红。由“万亩梨园”景区而远近闻名的刘村,当年就富甲一方。据妻子回忆说,她娘家劳动力多,年景好的时侯每年能分到三千多元的红利,相当于现在的十几万元。村里的年轻人特别是姑娘媳妇们穿着时尚,神采飞扬,一眼就能看出是梨乡人;村庄的东西五里街衢三天逢一集,晚上灯火辉煌,被称为 “小上海”。

  毕竟当时农村的经济成分比较单一,抵御风险的能力不够强,1974年初夏,正当社员们期盼着秋天能有个好的收成时,一场特大冰雹把“树头花落未成阴”的梨树和刚刚秀穗的麦子砸得一片狼藉,也破灭了千家万户的美好希冀,纷纷变更当年婚娶和翻盖新房的计划,准备着挨饿度饥荒。提起那场自然灾害,人们至今仍记忆犹新。

  改革开放后,素有经商传统的故乡人,在酥梨的销售上动起了脑筋,有些胆大的,合股租车往南方贩运,最远的走到广州、厦门和南宁等地。“壮士走险道”,卖梨归来,他们不仅挣鼓了腰包,也带回了月黑深山遭刁民堵截、智甩群贼尾随劫财等惊心动魄的传奇,更耳闻目睹了中国改革开放前沿地带人们的新思维、新面貌,启发了脱贫致富的新思维。这些最先走出去的农民,随着视野的开阔、经验的积累,不仅做强做大了梨乡的品牌,也成就了一批发展多种经济、引领父老乡亲共同致富的带头人。

  而今,当地政府投资开发了滕州市 “刘村万亩梨园”旅游项目,新建了梨园景区大门、简册影壁、梨花仙子、仙人桥、流芳亭、梨树望台等景点,曲径通幽、游人徜徉、心旷神怡;薛河环绕,碧波荡漾、游船点点。每到春秋时节,远方的游客慕名纷至沓来,观梨花、摘酥梨、品小吃……使家乡的传统文化,通过刘村的“万亩梨园”这个展示平台,传播到四面八方。

  只有勤劳智慧的故乡人民,才能酿出如蜜的好日子……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