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冬

2017-11-07 13:26 来源:光明网 龙立霞
2017-11-07 13:26:07来源:光明网作者:龙立霞责任编辑:杨帆

  作者:龙立霞(苗族)

  一水一尘缘,一砂一极乐。当诸葛洞里不动声色的暖流,不经意间在洞口青黄交织的藤叶上凝结成霜,把宁静的村庄凝固成一张静穆的风景画。我恍然察觉,暮秋过后,风霜满地,天地静寂,梦境似真,冬来了。

  无法不赞美秋天,那充满魔力的金色给予朴实的人们希冀呵和向往。此刻“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整个村庄沉寂下来,田土也沉寂下来,那些曾经的鲜活,都静默无声。“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沉寂成就了冬的底色。

  冬天是最适合人们静心禅悟的,此刻你无需牵挂俗世,将一身的尘埃拍打落地,拾一颗平静的心赶赴家乡。杨万里“最爱东山晴后雪,软红光里涌银山。”我的家乡已多年不见雪,那些纷飞与晶莹,只能在脑海里冥想和沉思。我的脑海里有太多关于雪的回忆,那些在笔触下的雪花,冰冻了我的文思。

  我静坐在诸葛洞前的一方发暗的岩石上,望着那沉寂在溪水里发黄的一小撮砂土,我看见童年的自己从这里走过,稚嫩的双手触摸过这砂土,口里发出纯真无邪的欢笑声。那些潜伏在水底石缝里的虾和蟹,像闭目养神入定的佛陀,仿若与世隔绝,丝毫不受惊扰。

  冬天的流水,有着冬的萧冷和温柔,与卧躺在溪床阴沉的石头相映,让人无端生出一丝冰凉。我伸手到溪水里搅动,那砂土便兴奋起来,在冰凉的溪水里舞动沉浮,让溪水透出一丝生机与活力。于是那虾儿从石缝里游离出来,停落在砂土附近的一块滋长了一些青苔的岩石上,睁大双眼死死地盯着那些在水中舞动的砂土。一只螃蟹定是以为“天上掉下馅饼”,兴冲冲地从石缝里奔爬出来,洞口的砂土也随着它奔爬的步伐舞动飞扬起来。我听到它快乐的笑声,像是生命流动的音律,在溪水里传递开去。

  那在下游溪边休憩的鸭子,突然兴奋异常,“嘎嘎”笑过不停,相拥着涌入溪流,你追我逐逆流而上。冬天的水,总能勾起一些欲望。那虾与蟹总想从水里找寻到一些生活的乐趣,那鸭子也不例外,总是渴望通过溪水将一个生命通过它瘪平的鸭嘴在自己的身体里延续。冬天的鸭子,是虾和蟹的天敌。但似乎只有敌对,才有寻找与发现,才有追逐与躲避,才能成就一冬的欢乐。天空不再阴沉,带着些微温暖而不热烈的阳光从灰白的天空中散落下来。此刻脱去鞋袜,将双脚浸入冬的溪水,踩在柔软的砂土上,感受冬的沉寂与欢腾,别有一番风味。

  冬天的砂土,透着生命的热度。踩踏在它的身上,便有一股暖流从脚底向上延伸,将冰冻的思绪回暖解冻。我看见“菩岩”的菩提缓缓睁开沉睡多年的双眼,晶莹剔透的眼珠散发出最柔软最慈善的光。我赤着脚跪在这座自然生成的钟乳石菩提跟前温润的砂土上,感觉菩提在我的脑海里不断生长,自己突然变身成一只匍匐在地上的蚂蚁,天和地让我感觉到渺小无光。我听到来自天际的梵音,“无欲无求便是极乐!”

  猛然彻悟,冬,镶嵌在家乡的梦境里,不经意拯救着那些追逐虚无的灵魂。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