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那一丝清明能永驻你心间

2017-11-07 13:45 来源:光明网 张阳
2017-11-07 13:45:16来源:光明网作者:张阳责任编辑:杨帆

  那是我刚参加工作不久,作为派出所唯一的女警,看管女性违法犯罪嫌疑人成了我的分内工作。有一天,派出所带回来几个打扮时髦的女孩子,副所长安排我为她们搜身、验尿并看管她们。我对其中一个小姑娘有着很深的印象。

  小姑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木子。我看了她的材料,才14岁,却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她瘦瘦高高的,白皮肤大眼睛,头发是挑染的黄色,穿着露脐T恤,身上散发着混合有香烟与香水的气味。我带她去尿检,她顺从得像只小猫,一路上礼貌却怯懦地喊着我姐姐,小心翼翼地问我采小便是要做什么。我告诉她一会就知道了。毒品检测结果出来了,副所长拿着试纸给她看,她茫然地摇摇头。副所长接着给她解释,这是冰毒检测试纸,一道杠是阳性,两道杠是阴性,这是一道杠,是阳性,说明你吸毒了。

  小姑娘听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像个撒泼的小孩一样两腿乱蹬,两手交替抹着眼泪鼻涕哭闹开了。嘴里呜咽着:“怎么办、怎么办……”看她情绪失控,副所长安慰道,未成年人可以免予处罚,但是要叫家长。小姑娘听后,愣住了,随后双手抱膝,把头埋进手臂里,再不作声了。副所长见她这样,便留我一人看着她,又去忙其他事了。

  我紧紧盯着她,眼睛也不敢眨。因为副所长交待过,吸毒人员有可能做出逃跑、自残等危险行为。很久之后,小姑娘抬起了头,泪眼婆娑地望着我。清澈的眸子里,让我寻到了一丝她这个年龄才有的纯真。

  “姐姐,我不是个坏孩子,真的。”她突然这么跟我说。

  我也一愣。“不认真读书还吸毒,还不是坏孩子吗?”我心里暗自回答。

  “你不信可以上网查,就查我的名字。”

  我没有搭理她,继续沉默。她见我这样,眼神渐渐暗淡了下去,也不再作声了。

  到了中午,同事换我吃饭休息。我竟鬼使神差地拿起手机查了她的名字,信息还真不少。有新闻,说是在学校为情跳楼。还有博客,写满了火星文字,依稀读出文笔还不错。还有图片,学校颁发市三好学生奖状,还有获奖人员简介,她是个班长。我不确定网上这几个不同信息背后的“木子”说的是不是都是她,但还是唏嘘不已。

  下午,小姑娘的爸爸和爷爷来领她回家了。她听说后慌忙躲到墙角缩成一团,把自己抱得紧紧的,颤栗得像只受惊的小动物。说话间,她的爸爸和爷爷进来了,前脚刚恭敬地跟办案民警客套完,后脚一进询问室就变得像只暴戾的猛禽,怒斥着,抬手巴掌就落到了小姑娘身上。我慌忙上前拦挡,不免也被拍了几下,生疼的,从这力度里可以感觉到他们的恨,恨不成才,恨丢了颜面吧。

  副所长听到动静赶忙进来,小姑娘见民警多了,立马撕心裂肺地尖叫:我不回去,回去他们要打死我……女孩的父亲还想上去打她,被同事拽开了,只得用难听的话斥责着小姑娘。小女孩捂住耳朵,闭着眼尖叫了起来,叫的比哨子还响,比杜鹃鸟还凄厉,仿佛只有这叫声才能保护得了她。

  见此情境,同事将小姑娘的家人带了出去。小姑娘这才安静下来,抽泣着请求我,“姐姐,我害怕他们把我打死。不要让他们把我带回去。我真的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坏……”

  后来,同事给女孩的家人做了很久工作,直至他们保证不会打她,女孩才将信将疑的跟着他们离去了。临走时,她又对我说,“姐姐,我真的不是个坏孩子。”看着她满眼泪花地望着我,我认真的对她说,“我相信你曾经是个好孩子。”

  她走后,我听同事说,她父母离异,父亲又再婚。仅从这些支零破碎的信息里,我无法还原小姑娘的整个成长轨迹,我只能从这一刻的时间横截面上窥探一下她小小的人生。是的,那一刻我相信了她曾是个好姑娘,从她那乞求肯定的眼神中。

  只是后来,我再在执法办案系统里查她时,发现她又因为吸毒被兄弟单位抓了。唉,小姑娘,我能说些什么呢?只望那一丝清明能一直留在你心里,助你辨明善恶,靠近阳光吧。

  (作者 咸阳市公安局彩虹分局 张阳)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