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荟频道> 正文

【好书连载】戏缘——孙崇涛自述(之十三)

2017-11-10 09:58 来源:咚咚锵 孙崇涛
2017-11-10 09:58:40来源:咚咚锵作者:孙崇涛责任编辑:杨帆

  省城戏缘

失败了的“杭剧改革”

  作者:孙崇涛

  大二上学期的某一天,钱苗灿兴冲冲地来我寝室对我说:“崇涛,我们一道合作,改革、振兴杭剧去吧。”末了,还补充一句,说:“这是周总理的指示。”

  据说,不久前周恩来总理在跟浙江省及杭州市领导谈话中说到,全国各地都有自己代表性的地方戏曲,如北京京剧、天津评剧、上海沪剧、四川川剧、广东粤剧等等。作为中外名城杭州市,也应该有她相称的著名地方剧种“杭剧”才是。

  这番谈话,引起浙江、杭州省、市重视,于是改革、振兴杭剧被有关部门提到日程。

  我不清楚钱苗灿是从哪儿得到这个信息,也不明白这任务是从哪儿布置下来,还是出自钱苗灿的自我请命。这些都不重要。在大跃进、教育革命年代,人人都应该有实际行动,况且改革戏曲还是自己喜爱干的事,何乐而不为?

  “戏曲改革”简称“戏改”,在新中国建立初期,它是多么神圣而光荣的字眼。改革、振兴杭剧,还是共和国总理亲自交代的任务,任重道远,无上光荣。我怀着不辱使命的决心,跟钱苗灿,记得还有别的一二位同学(忘了姓名)一起,立即投入行动。头一件事,就是深入剧团进行调查研究。

  当时的杭剧,像个被人遗弃在角落的孤儿,很不成器,跟杭州的大名实在太不相称。别说跟京、评、川、粤这些国家大剧种相提并论,就跟浙江的一些地方小剧种,如宁波甬剧、金华婺剧、温州瓯剧(原称温州乱弹)等,也很难攀比。

  几十年来,杭剧在杭州存存亡亡、几进几出、命途多舛。它原名武林调、武林班,源于宣卷。1923年,武林调爱好者组成“民乐社”,将其搬上戏曲舞台。新中国成立初,正式定名杭剧,而政府登记注册时,剧团却在流动演出所经之地江苏宜兴,团名注册为“群宜杭剧团”,后更名“宜兴杭剧团”。1957年回归杭州,成立杭州杭剧团。至1958年,剧团尚有间断的零星演出。之后的命途是:1959年,并入“杭州实验剧团”。1961年,“实验”团撤销,恢复“杭州杭剧团”。1966年夏,“文革”期间,剧团解散。至2008年,剧团基本不存,仅在杭州滑稽艺术剧院及杭州私立黄龙越剧团挂牌。2005年,列入第一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这些已是后话。

杭剧《苏小小》剧照(图片来自互联网)

  一晚,我们几个人由钱苗灿带领,坐上公共汽车,东拐西转地倒车,来到一处很古旧、冷僻的地方。——后来知道,那地方叫“元宝路”,是杭剧团团部所在地附近。在一个像似茶园的小剧场,看了当晚正在那儿演出的杭剧。

  不看尚可,看了之后,我对改革、振兴杭剧的热情,凉了半截。记不清那晚演的戏名了,只记得整个演出大失水准,感觉它缺少最基本的改革提升的基础。不说剧场、服饰、乐队等的简陋,也不说剧目、表演、演唱等的粗疏,除了唱调之外,其他真看不出剧种的特色。更要命是,演员表演风格,男的学京剧,女的仿越剧,各取所需,合成一起,不伦不类。

  还是钱苗灿见多识广。看戏之后,他对大家言道:任何地方戏振兴、发展,一靠创编有影响的好剧目,二靠培养尖子演员,这被新越剧历史所证实。他对杭剧改革没有丧失信心,认为培养尖子演员非一日之功,当务之急,是设法创作一个好剧目,学习不久前(1956)浙江昆苏剧团经验,凭借改编演出昆剧《十五贯》,在全国一炮打响,成就“一本戏救活一个剧种”的剧坛佳话。

  过不久,杭州市内来了一位中年编剧,叫赵舜,来到我的狭小寝室,坐在格子铺床头,跟我们几个参加“戏改”的学生促膝而谈,商讨振兴、改革杭剧事宜。神圣而庄严的“杭剧改革”,就在我寝室的犄角旮旯里正式启动。

  想到世界上许多壮丽事业大都似这般开端,伟大中国共产党革命征程还不就是从嘉兴的那只小木船上起航?人民解放军攻城略地、打下江山的军事指挥部,比我们寝室还寒碜,难道“犄角旮旯”就不能成就一番大业?赵舜的到来,使我们陡增了振兴杭剧的信心。

“杭大”中文系旧址

  赵舜也出生于越剧故乡嵊县,曾在沪、杭一带几个越剧团担任剧务,后来通过自学,入了编剧、导演之门。那时,他正在杭州市创作中心任编剧,看他那样忠于职守,自动找上门来跟我们商谈杭剧改革之事,好像是受了杭州有关领导部门的委派。

  赵舜头一回来,我们泛泛而谈,说些有关振兴杭剧办法一类事。最后确定下来的事,是请他给杭剧团构思、创作一个新剧本。

  赵舜回去之后,冥思苦想,很难想出一个能把杭剧团这个烂摊子撑起来的好题材剧本。几天过后,他心事重重,又过来找我们一起讨论商谈。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给出主意,始终没有想出一个好主张。要学步“浙昆”《十五贯》的“推陈出新”吧,杭剧团实在没有什么好的“陈”剧可推;创编新剧目吧,又一时想不出适合目前杭剧团能演的剧目题材。

  那时,老舍话剧《茶馆》刚发表不久,刊登在《剧本》月刊1958年5月号。关心戏剧界动态的中文系学生,争相取阅。搞戏剧创作的赵舜,当然也曾阅读。大概受了老舍剧作的启发,加上杭剧团演出场所几近茶馆模样的联想,赵舜向大家提出自己的编剧设想,说要给杭剧团写一本场景设在茶馆的戏。大家说,那就试试吧。

  我嘴巴没说,心里却在犯嘀咕:这能行吗?戏曲跟主要靠语言艺术的话剧,舞台呈现方式有着本质差异。戏曲的表演与演唱,这两大主要元素,只有在贯穿舞台流动的节奏中,方能传递戏剧冲突与表达情感,营造艺术美的效果。如果单用一个“茶馆”场景,岂不自动舍弃了戏曲表演时空超脱的强项?老实说,我对赵舜的剧作成功,不抱太多希望。

  果然不出所料,赵舜创作最后没能成功,杭剧团想靠新剧目崛起的计划终成泡影。改革、振兴杭剧没有后续动作,结果不了了之。

  改革杭剧是“大跃进”浪潮中的一朵小浪花,它跟“大炼钢铁”、“全民打麻雀”等一样,注定要劳而无功。缺乏科学发展观,不尊重事物的发展规律,光凭主观愿望和热情,没有主管者的跟进政策支撑和切实有力的措施保证,任何改革活动,都逃脱不了淹没于历史洪流的命运。今日的戏曲改革、振兴,也是如此。近年,“振兴杭剧”话题也时时被人们提起,就是不见杭剧起色,历史的经验教训,值得记取和总结。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