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难忘“艄公”

2017-11-20 10:34 来源:光明网-文荟频道 杨建敢
2017-11-20 10:34:21来源:光明网-文荟频道作者:杨建敢责任编辑:杨帆

  作者 杨建敢

  星霜荏苒,岁月留痕。一生中,教我知识,育我做人,传道解惑的为师者众多,身为学生,宛如匆匆“渡客”,上岸后各奔前程,忙碌无暇,难免和摆渡“艄公”少有往来。然而,尽管如此,总有那至亲至敬的“艄公”成了我那瓣柔嫩心尖上的惦记和挂念。

  忘不了那位知青“艄公”——兰老师。记忆中,在我入学前,兰老师就已经跟随父母从省城下放到我们的村子。那时,她总在二十多岁,匀称而颀长的身材,脸上架着一副瓶底似的近视眼镜。

  当时,她是我们学校惟一的一位女教师。对于一个偏僻、贫穷而又落后的村庄来说,兰老师应该说是个温柔、大方而又美丽的知识女性了,尽管我一直不知道兰老师当时到底是什么文化程度。

  小学阶段,兰老师一直是我的班主任。她爱美,漂亮,充满青春活力,对我们“村小”那贫穷落后的教学环境,还有几十个衣衫破旧的“村娃”没有任何嫌弃和怨言。也许是我天生好学的缘故吧,兰教师对我宠爱有加。记得一次课堂上,我误口叫她一声“妈”,还没恋爱的兰老师脸颊一阵红晕,羞涩的,微笑的,好看而幸福。

  我记不清兰老师平时对我的表扬,却清楚地记得她对我的批评,因为这些批评深深地影响着我,使我懂得如何做人。

  唐山地震的那年,全国各地都在防震。兰老师平时也教我们一些防震常识。一天,在课堂上,兰老师冷不丁地叫我们赶快出去集合,同学们一个个都像逃命似地跑了出去,而我却把书本收拾好后才拎着书包跑出教室。自然,我落在了最后面。兰老师当着同学们的面一反常态,对我大声呵斥:“你到底是要命,还是要书包?!”

  一个班级几十个学生,成绩肯定有好有孬,参差不齐。兰老师就想出了个主意,开展“一帮一,一对红”活动。每天下午放学前,兰老师都要对我们课文背诵情况进行逐一过堂。我的记忆力较好,背书比较快,但兰老师就是不让我先回家,说必须等我结对的同学也过关了才能回去。为此,我对兰老师一直耿耿于怀。兰老师看出了我的不满情绪,和风细雨,促膝谈心,及时指出了我的不是。

  在班级里,我是学习委员。平常,兰老师总是让我给同学们听写,她在旁边“督战”。几次听写过后,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吃亏”,便在课堂上和兰老师顶嘴,公然拒绝帮同学们听写。那次,我想兰老师可能真的生气了,她故意“冷”了我好长一段时间。我明白她是想让我自己去反省,去悟出一个学生不仅要学习好,还要学会如何做人的道理。

  小学快要毕业的时候,国家有政策,知青要返城。这时的兰老师已从当年的小姑娘变成了年近三十的大姑娘,但她一直没有恋爱结婚。我知道兰老师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献给了学校,把全部的爱和情洒在了我们一群学生身上。兰老师和我们离别时的情景,至今还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屈指算来,我们师生离别已经四十多年,离别之后,兰老师一直杳无音信。我想,我从一个贫穷“村娃”成为村庄屈指可数的一位“警官”,这与兰老师对我的殷切希望和不倦教诲是分不开的。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