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可敬的老头

2017-11-27 10:23 来源:光明网-文荟频道 罗里宁
2017-11-27 10:23:01来源:光明网-文荟频道作者:罗里宁责任编辑:杨帆

  作者 罗里宁

  知道有汪曾祺这个名字,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那时候我还年轻得很,爱胡乱翻看一点文学类的杂志,在一本《北京文学》上,看到他在哪个文学研讨会上的发言,其中有一句话,好像是说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给我很深的印象,我也因此而把他的名字给记住了。后来又听说革命现代京剧《沙家浜》是他编的剧,就越加的敬佩他,因为我很喜欢这个戏。

  据说汪曾祺好酒,会吃,还做得一手的好菜,但能吃到他亲手做的菜,不容易。

  当然他最拿手的,是做文章。

  我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购得他的《受戒:汪曾祺自选集》(漓江出版社),对里面的小说和散文,读了又读,写得真的好,很有意思。怎么个好法,说不出,更没有能力去评说,就是觉得好看,跟别个写的有点不一样,很有自己的语言风格和创作特色。

  我读的最多的,还是他的散文。西南联大、跑警报、昆明的湖、昆明的雨,北京的风土人情,各地的美食,他无不娓娓道来,让人沉浸在美的享受里。

  他的家庭也很有意思。在《多年父子成兄弟》里,我们看到他和自己的父亲亲近、温馨、平等。他还不大呢,父亲饮酒时就给他斟上一杯,吸烟也给他递上一支。他做父亲以后,对自己的孩子也比较宽容,没有很严厉的要求,父子关系如兄弟般亲密无间,真是令人羡慕。

  他还是个美食家,以尝遍天下美食为乐事。他《泡茶馆》,尝《五味》,品《昆明菜》,吃《手把肉》,喝《豆汁儿》、《贴秋膘》(吃烤肉),只要看这样的标题,就能让人垂涎欲滴,恨不能也像他那样,把那天下的美食尝个够。

  他是个可敬的老头,很有人情味,总能让人有亲近之感。他每到一地,很快就能融入当地的生活习俗,和当地人吃同样的食物,只要是当地人能吃的他都敢吃,例如在南方食鱼生,在北方吃带血丝的水煮羊肉,他是东西南北的风味都敢尝试,故而他写吃就能写到使人咽口水。

  他做文章,温和平实,自然明了,叙事像说书,更像拉家常,遣词造句却十分讲究,让人读了欲罢而不能。

  这,是我的感受。

  我每次逛书店,都会关注到有没有汪曾祺的书,只要看到,至少也要翻一翻,可以的话就买下来。《受戒:汪曾祺自选集》之后,我又买了人民文学版的《中国当代作家选集丛书:汪曾祺》、《汪曾祺散文》和《葡萄月令》。实际上,我还买过他的《蒲桥集》和《汪曾祺小品》,只可惜被一亲戚要去了。这老头儿不但可敬,而且可爱可亲。他的书,我不能不买,不能不读。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