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记北京公交332路70年

2017-12-15 11:15 来源:光明网-文荟频道 金海民
2017-12-15 11:15:30来源:光明网-文荟频道作者:金海民责任编辑:宫辞

  作者:金海民

  现从前门西到颐和园北宫门的北京公交332路是北京资格最老的郊区公交线路——1947年,北平的第一条郊区线路(东华门至颐和园)开通,它是32路、332路的前身,后改从西直门、动物园到颐和园。到今年,332路公交的轮子已整整运转了70年!

  与332路的缘分

  我1959年考进北京大学,记得当年的8月底还是在前门火车站下的车。由于要在城里的亲戚家先住两天,故并没有坐学校迎新的车子。我舅舅家在灯市口,从灯市口到北大先坐3路电车(现103路),在动物园换32路(现332路,下统称332路)到北京大学——332路使我第一次看到仰慕已久的北大!那时是不兴父母赴京送子女上学的,我的北京亲戚也没有陪我到学校,我是单独一人坐332路首次走进北大的,那年我17岁。

  上大学5年,毕业后留校工作40余年,一直到退休至今,始终绕着燕园转,一直少不了坐332路公交。尤其是最初的十多年,当学生时我住40楼,留校一开始住单身男职工宿舍24楼。这两个楼都紧贴332路通过的海淀路。十多年听惯了那时332路所使用的捷克斯柯达.706RTO克露莎柴油大轿车发动机的声音——早晨5时许,第一趟332路开过,提醒我快要起床了。夜晚,熄灯铃响过,一会儿又传来332路末班车开过的声响......

  332路在很长时间是从城里通往颐和园的唯一一条公交线路。你从全国各地来到首都北京,要到颐和园游览吗?坐公交,332路就是唯一的选择。那时漆成绛红色的332路斯柯达克鲁莎大客车又非常拉风——全市公交线路中,只有很少线路用这种车型(城内大部分用的是较早生产的斯柯达.706RO车型);每当在人民大会堂召开全国人大、政协会议时,大会堂东侧会停满供参会者乘坐的首都汽车公司的与332路公交车同一型号的克露莎大客车,不同之处仅仅在于首汽的车是绿颜色的。

  上世纪50、60年代,凡进口车均是从苏联、捷克、波兰等国进口,数捷克车的质量最好。记得那时北京为数不多的出租车也是清一色的捷克小轿车,车型应当是斯柯达.1200小轿车,而司机则大部分是女司机。这批女司机最年青的,现今的年龄当己超过80岁,是北京出租车司机的元老!在那时,如此规模使用捷克斯柯达当公交车的,在全国大城市中,北京是独一份;而332路使用的则是其中最好的车型。

  当时的332路车,后面带一辆拖车。前后车是通过打铃来联系的。记得我坐在拖车中时,曾碰到车已关门又有乘客突然想下车的情况,售票员总会说一句“已经打铃了”——打过铃,前面的司机随时会起步,为安全起见,您就只能在下站下车了。“打铃”两字是用地道的京腔说出的。对于我这个来自吴方言区的来说,听着颇感新鲜:“打铃”两字的重音落在“铃”字上,而且还卷舌带儿化。我父亲从无锡到北京出差、开会,曾埋怨北京的售票员说话说得太快,而且嘴里总像含着什么东西讲得不清楚。他老人家听惯了像赵丹说的那样的,猛一听北京的土话自然有困难。那时的售票员说的可都是京片子。我听话没有问题,而且久而久之听来感到非常亲切,然而说老实话,要我像老北京那样说“打铃”两字,一直到现在还说不好呐!

  当时北京公交车中,一般没有售票员的座位,332路主车就是这样,售票员站着工作,到站后要下车,照顾前后两门,最后一个再挤上车,很幸苦。而拖车则设有售票员的座位......

  时光荏苒,332路已经有了70年的历史,而我这个老乘客也乘坐了半个世纪以上,接触了好几代332路公交车人:从最初的在解放前就学开车的司机老师傅,到如今90后的年轻司售员工。我对332路公交留下印象最深的一点是,该路公交线路司售人员对工作的认真、负责和执着。在文革期间,在北大1968年发生武斗、且影响到路面交通的那几个月,332路公交车克服重重困难,依然照开不误——在武斗严重时,只是甩掉北大的一、二站不再停靠;而在武斗最为激烈的时刻,因“不可抗”的外力,332路曾有极短暂的停驶,一旦这种外力不复存在,沿途的人们就又能听到332路斯科达大轿车柴油发动机的声响了。

  沿 途

  仿佛332路特别垂青于北京大学,它的线路绕了北大半个校园,原有三个站点都能到北大:中关村(现中关村西或海淀路东口)、海淀(现海淀桥北)和北大站(现改称北大西门站)。我当新生那年,迎新站设在大饭厅(现百周年纪念讲堂处),应当在中关村下车,而我想当然地在北大站下车,虽多走了些路,却在报到前就领略了校园的风貌。而在平时坐332时,就会在乎票价了。记得那时332路从西直门(或动物园)到颐和园全程票价两毛(这个票价保持了很长时间),而到北大的三站恰逢车票价格的“变更点”——从动物园坐到中关村是一毛,多一站到海淀就要一毛五了。很多同学会坐到中关村而省下这五分钱。

  332路从西直门到颐和园走的路线没有什么变化,而沿途路名有变化,路况的变化则大了许多,最大的变化则是沿途的景色。

  332路沿途马路的叫法我知道的最早叫法是:西外大街、白石桥路、海淀路和颐和园路。以后,其中的一些路曾被短时间改为“白颐路”。现今332路上述区段所经马路为:西外大街、中关村南大街、中关村大街、北四环西路(从颐和园进城走海淀路)和颐和园路。

  我最初坐332路时,全程是一个十字路口都没有的(不要说三环、四环,连首都体育馆路、知春路当时都是没有的),要经过的只有四个丁字路口,司机开车全程只有两个右拐、两个左拐,就到了目的地,故按当时的交规,有可能等红灯的就只有两处,再加上那时车少,全线畅通极了,不到半小时就能走一个全程。而如今,332路经这些路段就要通过七个十字路口。

  — 2 —

  首都体育馆建于1968年,在这之前,车从动物园开出,映入眼帘的首先就是一片片庄稼。记得人民大学园墙与马路之间是一大片菜地(以后生产天坛牌衬衫的大华衬衫厂就建在这片菜地上)。北大南校门面对的是一农户的院门,而北大西墙隔着马路就是六郎庄大片的水稻田。气象局西门外也是一个农家院,记得改革开放后,在这个农家院开了一个当时很有名的修车铺——车三修车铺。现今,那里盖了楼房是一家口腔医院......

  以往,沿途最气派的建筑是友谊宾馆,经过这几十年,如今沿途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已无法一一列举了。当然,农田是再也无法看到了。

  332路沿线高等院校、科研机构众多,故常被人称为“学历最高的公交线路”。它连接了民院(中央民族大学)、外院(北京外国语大学)、农科院、北工院(北京理工大学)、人大、中科院诸研究所和北大。记得我有好几个高中同学就考上这些沿线的大学,彼此来往非常方便。

  那时,没有三环路,故到外语学院要坐332路到魏公村,再走一段路。不像现今坐在西三环北路行驶的公交到外国语大学站即可。

  332路沿线白石桥路、海淀路曾经生长过高高的成排成排的白杨,后来修路把这些树统统砍伐殆尽。如今我走在红山口国防大学门前的马路上,看到那里的同样的白杨树,会想起海淀路上的白杨,它们都是上世纪50年代前期栽种的“同龄树”。

  我最感遗憾的是西直门的拆毁。 332路起点在西直门时,我在那里等车,面对的就是与站名相符的巍峨的西直门与厚实的城墙。现今,西直门这个地名所表明的就仅仅是业已消失的历史古迹曾经存在的地方!

  沿途的中关村

  在前面我已提到了332路的一个站名——“中关村”。要说起“中关村”这个地名的由来,按张世龙先生所著《燕园絮语》中的说法,它最初的定名者应是汤用彤先生。(见该书第36页,华岭出版社,2005)

  1952年院系调整后,北京大学由城里搬到燕京大学原址。因原有房舍不敷使用,北京市政府批给北大两大片土地建房。一片是紧挨原燕大燕南园以南和以东的地块,用来建教学楼、学生宿舍和五四体育场,因那里原有一片棉花地,故北大的老人现今仍称五四体育场那一带为“棉花地”;另一片则在棉花地以东、以后划在校园园墙以外东侧且隔着马路(即现今的中关村北大街)的一片乱坟岗,用作教职工宿舍用地。

  这片乱坟岗所埋的均是太监,太监宦官旧时又被叫做“中官”,故这片埋太监的地块就叫“中官坟”,后因忌讳“坟”字而又被称为“中官村”。1952年,

  — 3 —

  北大在这个地块建教工宿舍,这个新建家属园区该叫什么名字呢?有人提议就叫“中官园”,为此请示到副校长汤用彤那里。汤用彤认为“中官园”这个名字不雅,而且与北大原有的诸如“燕南园”、“蔚秀园”、“朗润园”一类的名字放在一起不相协调。经斟酌,汤老提议,在兼顾以往叫法的基础上,将这个新家属园区,按“中官”的谐音定名为“中关园”。后北大校长办公室行文报北京市政府审批,市政府批准“中官村”改名为“中关村”,而北大的这个教职工宿舍区就叫“中关园”。

  很多著名学者成了中关园最初的住户。他们中有钱钟书、张岱年、任继愈、汤一介......作为当时中关园的居民,自然也少不了坐332路公交车。

  而作为332路公交十多个站名中的一个,“中关村”这个站名,最初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我记得在中关村站的丁字路口,曾经只有几家不大的食品店,北京公交在中关村有个修车、停车场站(位置在四环、中关村大街十字路口西北)......

  中关村,这个海淀区海淀镇东北的最初的一个小地名,现今不仅出现在北京的其他各区,而且也出现在全国的许多地方,在世界扬名!

  老资格的北京公交332路故事多多,它的故事又与北京公交、交通的发展,与社会、经济的变革和发展紧紧扣在了一起!

[责任编辑:宫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