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一条大河从我心上流过

2017-12-15 11:28 来源:光明网-文荟频道 郭军平
2017-12-15 11:28:27来源:光明网-文荟频道作者:郭军平责任编辑:宫辞

  作者:郭军平

  奶奶家帽檐式的小瓦房一字儿排开,东西各一排。奶奶是长辈,居西边;舅舅们为晚辈,住东边。我是一条鱼儿,贪恋河水的鱼儿,失落在了高高的旱塬。我曾经异常地迷恋奶奶的瓦房,是因为迷恋奶奶家门口的一条大河。

  虽然奶奶已经去世二十多年了,但是每每我就想起奶奶温馨的小瓦房。奶奶家瓦房式的建筑曾经让我产生许多新奇之感,也许是有别于我那个没有山河的小村庄。我们的住房结构统一为窑洞,不是陕北式的窑洞,是人们在平原地带用砖箍出来的窑洞,上面用一层厚厚的黄土傍缠而成。黄土富于强烈的粘合性,家乡的人们用椽头傍缠的结结实实。为了增强牢固性,人们还在每一版的土层间加上废旧了的席子条子,使土层间更加弥合结实。习惯了这样的住宅,忽地来到奶奶家的小院,那一种别具一格的水乡的住房特色迷恋住了我。我曾经还好奇地问过“奶奶家为何不住窑洞的问题。”印象里好像回答哪儿地势低、水多不适合住窑洞。这个问题我就再没有追究,是啊,奶奶家到处都是河,脚下打上十几米深就能冒出水来,不住窑洞自然是环境选择。

  从奶奶家出来,向东一望,是一条高高的大堤,大堤经常成了我挖甜甜草、玩捉迷藏游戏的好地方。甜甜草是一种水乡才有的特殊的草,因为在家乡的旱塬上始终没有见过这一种草,因此我至今都对这种草印象深刻。甜甜草是一种在夏季就生长的非常旺盛的草,茎叶儿细嫩,有点像苜蓿草的模样,与苜蓿草有所不同是甜甜草的根茎非常深,这在大堤厚实的土层里埋藏的很深。它们的根茎似乎挖不到底。也许因为土壤深处蕴藏了丰富的水分,只要轻轻的用手挖一下,甜甜草根部的泥土总是湿湿的。在绿茸茸的大堤上,常常有一条通向大河深处的管道,渠上的清清的水就是从下面的大河里抽上来的,也难怪大堤上的甜甜草长得非常的旺盛。

  每年我都去舅父家拜年,可是种种原因不能像以前那样无拘无束,以前总要好好地住上几晚,和表弟们疯玩,而现在,常常是当天去当天回来,我多想到这块熟悉的土地上走走,寻觅寻觅童年的足迹,寻觅寻觅童年的伙伴,寻觅寻觅冬天里的甜甜草,再看看它的根茎是什么样子,甚至我也想到奶奶爷爷的坟头,烧上一把纸钱,愿亲爱的爷爷奶奶永远能够安息,在天国里得到超度。唉,这些都是我内心的隐秘愿望。那时的我是多么的天真无邪,就像一条快乐的鱼儿一样,在大河里任意畅游。

  啊,那条大河,水势湍急,汹涌而来,向北望不到源头,向南也望不到尽头。有人说那是一条著名的人工大渠,是民国时期一位著名的水利专家设计修建的。那条大渠,可在我的眼里总是一条大河。这条大河似乎常年四季都是汹涌不止,滔滔不息,一往无前,狂奔而去。它从哪里而来,又要到哪里而去。我曾经带着这个疑团向北向南走了好多路程,可是没有走到尽头。我彻底灰心了,我相信它就是一条大河,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又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就在这条大河一路狂奔的途中,那可是惠及了无数的百姓啊!奶奶家就是受这条大河滋润的普通人家。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家乡常常发生断粮。父亲总是从奶奶家带来玉米、小麦等,以便让我们度过难关。我小时候经常到奶奶家,一到奶奶家的村头,就先看到的是一畦又一畦整齐的玉米地,或者是满眼滚圆滚圆的大西瓜。那湿湿的黑土地下不知蓄下了多少水儿,也不知攒下了多少肥儿。玉米杆高出了人头,健硕高大,密不透风。几乎每一个地头都有灌溉渠,抽水站墙上喷写着“水是农业的命脉”“兴修水利,功在千秋”等字样。像这样一个湿漉漉的地方哪能饿着肚皮呢?

  也许是与这条大河有缘吧!我曾在萌生诗歌的年代激情昂扬地写过一首长诗,饱蘸浓情的我抒发了对这片土地的热爱。而这首诗也为我赢得了一定的荣誉和自信。我不想一下子踏进了文学的领地。至此就再也没有放手,就这样,文学伴随着我度过了浪漫的青年,又陪伴我走进了深沉的岁月。无论是激情昂扬的诗歌,还是优美隽永的散文、杂文,我感觉我的文字里不能没有这条大河的滋养。

  这条美丽的大河吆,似乎在我的心中流淌。它不仅让我的文字如行云流水,而且也让我的文字充满绵绵情韵。每当我提起笔来的时候,我都需要这条大河的浩荡情感。我的笔下的灵思,笔下的情采,笔下的锦绣,需要这条大河的日夜滋养。这条大河啊!我生命中的大河!

[责任编辑:宫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