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心事

2017-12-25 10:17 来源:光明网 马士国
2017-12-25 10:17:13来源:光明网作者:马士国责任编辑:宫辞

  作者:马士国

  张宽站在村头家中的石条子上,透过院前几棵光秃秃的白杨树,伸着脖子向通往县城的路张望。

  昨天,从刘强的父亲那里打听到,今天刘强休班回来,吃完早饭,张宽背起年把没用的粪箕子,心事忡忡地绕路旁的山坡转转悠悠,巴不得刘强马上出现在眼前,消了那门心事。

  上次刘强回来休班,晚上找张宽玩,屋内坐满了串门的,正和张宽闲聊白天集市上猪呀羊呀等等的价钱及一些有趣的话题。

  头几年刘强在家劳动时,跟张宽学会了撒网、打猎,两个人挺要好。每到农闲时,两个人跑遍了全县的大小河流、水库,爬山越岭、穿树林,每次都满载而归。后来刘强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省城一家面粉机械厂做机械设备安装技术指导工作,平时不休班,每次出发和同事们安装完一批设备,总要有个十天半月的休班时间。每次休班回家,刘强都凑空到张宽家串门,拉拉家常。

  照过去这个时节,收完地瓜,刘强和张宽带着鱼网扛着猎枪,出去一天,捕鱼、打兔子双丰收。休息时,盘膝坐在临河的树林边,吃着烤鱼,喝一口白酒,啃一口烧兔子肉,共享生活之乐。

  除此之外,农闲时张宽就在县城和公社所在地或乡下转悠着干打劈柴的活儿。

  刘强很欣赏张宽这样的生活方式。

  “刘强,”东扯葫芦西扯瓢拉完一阵子,张宽话题一转,对刘强说,“你回省城后给我买块怀表。”

  “行,你怎么专买怀表?”刘强以前听张宽说过买怀表的事,今个儿怎么他忽然又提出来。

  “儿子他大表姨夫就有一块怀表,装到兜里到看的时侯一抽,多带劲!”他用手比划着,只觉得干大劈柴的活儿正适合买块怀表。不管怎么说,反正就是想买怀表。“可就是咱县城暂时没有,这事全靠你了。”张宽神情惋惜地摇摇头,郑重地说。

  此时此刻,刘强觉得以前和张宽在一起的日子里,不管张宽说什么话,想做哪样事,即使办不到,也不觉得丢面子,没什么;现在好了,相信能办到的,却觉得必要性不大。

  社员们在一块翻地修渠搞大会战时,劳动中看见不远的路上开过来辆检查工作的吉普车,从车上走下位领导干部,摸起铁掀就干起来;若赶上吃饭的时候,和社员们一起圪蹴在地头啃煎饼吃大锅菜,边吃边聊,还无关紧要地和张宽调侃上几句。想到这里,那熟悉的乡村场景闪现过刘强的脑海。现在张宽五十多岁的年纪了,要买块怀表?想想过去打鱼卖了称盐的日子,有那几个钱还不如多装斤酒喝,或积攒着干别的用。刘强真想劝他几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没好意思说。

  刘强临走时,张宽又嘱咐道:“先把钱带上,你可别忘了!”

  “买来再说吧。”刘强自如地一挥手。

  后来,张宽倒后悔起没把钱让刘强带走,又想到对刘强还是了解的,给买。

  打那,张宽把这事老搁在心里,盼着刘强买怀表来,其重要性在他看来不亚于盖房子、抢收麦子。一想起来心里就美滋滋的,喜悦之情与日俱增。每当妻子看桌子上的闹钟时,张宽就想起了怀表。

  张宽埋怨自己知道刘强来的时候有点晚,要不,一定打只兔子,然后再到河里逮些小鱼,慰劳慰劳刘强。现在看来是来不及了,家里有现成的鸡杀上一只也可以。刚才,他还让妻子沏好茶,并对她说:“刘强可能从南岭那条路来,得过咱家门口,留他在这里吃饭。”他对刘强有一种从未有过的亲热感,仿佛把承包河沙滩花生的丰收和儿子豆腐生意兴隆的喜悦统统在这个时候流露出来。

  “刘强?是……是刘强来了!”张宽惊喜地几乎叫出声来。他远远地隐隐约约看见刘强正翻越过南岭骑自行车往村里来,越来越清晰…… 。自行车是本村在县城招待所当厨师的王贵田给找的,刘强到了家再用三运送石头的拖拉机顺路捎回城里,张宽昨晚早作好了安排。以前刘强来,遇巧了还坐过搞运销的毛驴车回村。

  那怀表是用手绢包着,放在提包的中央,来到我家门口,刘强准是先放下包,从里面一边掏怀表一边说:“看这怀表的样式相中相不中?”我会连声说:“不错,不错,你真会买东西!”刘强慢慢地取出手绢——那怀表是用小塑料袋装着,还有一个小硬牌牌,上面有说明书什么的,见儿子买来的手表是这个样子的。张宽设想着刘强来到时的情景。

  “快了,再有一多里路,刘强马上来到了!”张宽赶忙走下石条子,又背起粪箕子走出家门。他在想,要控制住自己,不能激动,让刘强看不出有半点异常的神态。人家前街陈兴海每天不管多发财也没让人看出多高兴来呢。哼,就卖老鼠药这件事来说吧,卖的老鼠药毒不死老鼠,光让派出所弄进去就是两次!有了钱胡吃海喝,过的是山水的日子。他就是买电视、买汽车咱也不眼馋。谁都知道咱老张的钱是正道上挣来的,花着光面。

  张宽迫不及待地抄近路去迎刘强,走到院门前小树林西头往南拐弯的地方,透过树林,看到陈兴海从南边提着包往北走。陈兴海一见到张宽,和他打起招呼来。张宽边往南走边心不在焉地搭话。听陈兴海说在给南方联系粮食,嗨嗨,要是真是做这样的生意还行。老陈啊,可别再干违法的事了!正拉着,就听到去村里碾豆扁回来的妻子亲热的大嗓门:“回来啦,刘强!”他还听到拖拉机声,判定是刘强遇上了进城办事的本村同学拖拉机司机三运了。那次刘强来了回省城时,去县城就是坐的三运的拖拉机,老同学相见能不热乎一番,拉拉呱吗。

  张宽咯噔站住,倾耳细听。

[责任编辑:宫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