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冬天雪花飘

2017-12-25 10:29 来源:光明网 刘伟
2017-12-25 10:29:45来源:光明网作者:刘伟责任编辑:宫辞

   作者:刘伟

  “今天老家下雪了!”

  一大早,手机里就传来某老友发来的故乡下雪的消息。记忆中,我离开故乡的这些年里,每年冬天只要老家一下雪,总会有某个老友第一时间向我报信,仿佛只要这雪花一飘,他们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远方的我,也一下子勾起了我对故乡和他们的念想。

  故乡那漫天飞舞的雪花呀,我是什么时候把这份情愫寄存在你那里的,你竟能为我悉心呵护这许多年,让她历久弥香,又怎能让我不对你心心念念呢?

  三十年前的那个冬日清晨,父亲“咯吱咯吱”的开门声惊醒了我冬日的晨梦,我睁开惺忪的睡眼,正好瞥见父亲掀起厚厚的门帘、搂着一捆柴火走进窑来,他的头上、肩上满是白花花的雪片子,他把柴火放在灶台旁,然后边掸着身上、头上的雪片子,边对着正在张罗早饭的母亲轻声地说道:“下雪了,真不小呢!”

  窑里炉火呼呼、热气烘烘、早饭即将出锅的时候,母亲便会凑到炕沿边上喊我和弟弟起床。其实我俩早就醒了,只是赖在被窝里不愿起来罢了。终于要穿衣服起床了,我和弟弟又是另一番的磨磨唧唧——我们穿好一件衣服,就赶紧缩回被窝再暖和一下,再穿一件再缩回一次,如此反反复复地搞上个七八回,衣服才算全部穿好,期间母亲又不知气呼呼地喊了我们多少回。

  吃早饭的时候,我的眼睛总是禁不住窗户玻璃上布满的美丽冰花的诱惑。那冰花精妙别致、千姿百态,就像巧手的陕北婆姨剪成的一幅幅动人的窗花花剪纸,那里面有山川河流,有花香鸟语,也有风物人情,着实是勾人心魄、引人遐想的。每次看着窗户上冰花入神忘我的时候,母亲总要气愤地敲敲我的饭碗——“饭都凉了!”

  早饭过后,我和弟弟便争先恐后来到窗户前,每人霸占一块玻璃,将嘴巴对准一处呵气,直到呵气融出一块透亮的“天窗”,然后我们借着这个小窗,瞭望外面的世界,那情那景,犹如童年里看过的一部关于陕北美轮美奂雪景的电影,永久地留在了我的人生记忆里。

  稍晚一些的时候,我和弟弟便前后脚走出窑门。那一瞬,清冷扑面、寒气逼人,雪还在扑扑簌簌地飘洒着,天地间如幔如幕、混沌不开,地面上早已厚厚的积了一层,银装素裹的黄土高原在若隐若现间显得更加庄重而大气。路上鲜有行人,只在每家每户的硷畔上不时传出“嘻嘻哈哈”的玩闹声,那是如我和弟弟一样的土孩子们在自己家门口玩雪呢。不消一会儿功夫,这帮土孩子就会不约而同聚集到一起,之后整个村落便成了孩子们玩雪的游乐场,滑雪、堆雪人、滚雪球、打雪仗……陕北乡村的冬日在雪花飘飞中、在我们这帮孩子的嬉戏玩闹中,被描绘成一幅幅欢天喜地的优美画卷。

  故乡的雪是大气的雪,他有毛泽东先生诗词里的“万里雪飘”“惟余莽莽”“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磅礴气势;故乡的雪也是柔情的雪,她有路遥先生《平凡的世界》里的“细蒙蒙的雨丝夹着一星半点的雪花,正纷纷淋淋地向大地飘洒着”的细腻情怀。这雪像极了粗犷豪放的陕北汉子,也不失外刚内柔的陕北婆姨风情,那飘飘洒洒的雪花,彰显着陕北人的风骨,饱含着陕北人的情怀。

  有年头没有邂逅故乡的雪了,我的心里对她总有着诉不完、道不尽、扯不断的思念之情。还好,这些年来的每个漫漫冬夜里,我的梦中时不时还会有故乡的雪花在漫天飞舞……

[责任编辑:宫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