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遇见(短篇小说)

2017-12-25 10:31 来源:光明网 王思发
2017-12-25 10:31:50来源:光明网作者:王思发责任编辑:宫辞

  作者:王思发

  哥哥看完生急病的母亲,突然对弟弟说,看嘛,对不起呢,单位刚才电话通知,我回去开会。啥子,刚才到家,屁股还没有坐热就走,耍两天再走噻。弟弟拉起哥哥的手,装了一支烟,接着又说,嗯,如果你确实走了,也不要紧,反正医生说,危险期已过,我照顾就是了,你回去安心工作吧。好的,那就辛苦你哈。哥哥紧紧握起弟弟的手说。

  哎呀,哥哥,你不晓得,从这里去县城的公共汽车,现在改成两班,坐的人多惨了,座位特难找哦,要是你,能够遇见让座的好心人,那就好耍了。哥弟俩话毕,握手告别。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公共汽车里的电视机,播放了悦耳动听的音乐,接着喇叭响起柔软的声音:各位乘客,您好,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如果你遇见身边,有需要帮助的乘客,没有座位,就请你爱撒车厢,吉祥旅行,谢谢。

  哥哥上了公共汽车,把旅行包放在脚旁边,双脚立马型站着,左手紧紧抓住吊环,右手死死捏住铁杆,以增强抗颠簸之力。听到播音,起初,眉毛扬了扬,心里一怔,呵呵,精神文明建设,真是全覆盖,连山区的公共汽车上,也在吹文明之风呢。

  接着,使劲抬起头,望了望好像挤油渣似的车厢,对刚才喇叭的叫喊,觉得好好形式哦,嘻嘻,人都水泄不通,快挤成豆角,哪里还有先人后己的精神,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老爷爷,老 爷 爷。突然,人缝里飚出来微弱的少年声音,哥哥下意识地循声望去,以为是在喊自己,因为年龄一大把,敏感使然吧。可是,声音一会儿就消失了。哥哥便继续欣赏窗外的田园风光。

  大概过了半站的时辰,那少年的声音又在,哥哥的耳边响起,哥哥就估摸着答应后,秒见少年便从哥哥的眼前座位上,露出脑壳说,老大爷,来我这位置坐吧,等一会,我就要下车。好的,谢谢你,等你下车以后,留给我坐就是了。少年见哥哥,只是嘴巴淡淡地承认,身体并没有靠拢的动作,就满以为是嫌自己,坐过的位置上,有点不干净,才答而不动,就先弯腰用嘴巴,吹了一圈灰,再从衣服口袋里,摸出几张卫生纸,来回擦着又说。哥哥便抽出身子,摇了过去坐定,一边说,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是想等你下车以后,再借你的光坐呢,一边把少年,揽在让给的位置边上坐着,觉得还是互爱为妙。

  出门在外,得到这个,素不相识者的热眼相待,心地善良的哥哥心里,顿时,扑通扑通地,就眉开眼笑地打开话盒子:小帅哥,你都不认识我,啷个还给我让座位呢。嗯,嗯。小朋友看着哥哥,张了张嘴巴,满脸通红地吱声。是不是,看见我,两鬓斑白的,怕我站着难受。嘿嘿,刚才车上的喇叭,在喊噻。哦,这么喜欢做好事,将来一定是个好人,有好出息的,来,把你的手伸出来,我提前为你击回,祝愿的掌,

  要得不?好。少年爽快点头答应。

  哧——,公共汽车稳稳地停下,少年慌忙地抬起头,往窗外张望后,急切地说,老大爷,老大爷,我到站下车了,你慢慢走哇。少年说罢鱼儿下水似的离开车辆。

  到站的乘客还在下,等车的乘客,就犹如加削子般向车里,欢快地钻,生怕错过无车。上车结束时,一位送客的中年男子,站在车的进口处,将右手握成喇叭状,放在嘴边,指着弯起腰,杵拐棍的男人高声叫到,哎,哎,车上的各位大叔大妈,兄弟姐妹,你们好,远走他乡,相逢是缘,我这位,就是这位亲兄弟,是一次去追强盗,才把腿搞瘸的,请哪位做件好事,让他坐坐,我王八蛋不,祖祖辈辈,都来感谢!

  中年男子说完,老大爷站起身,偏起头,有意识地打量起瘸子来:只见他,右手腋下,杵住拐杖,右脚裤管,盖过脚板,悬在空中,左手掌摊开,手指张着,时而遮脸,时而露脸,战战兢兢地,眼睛还不断打转,框起乘客的表情。

  来,小伙子,如果你不怕挤,我两个轮换起,坐我这个位置,要得不。哥哥站起来,一手扶座位的靠背,一手朝拄柺棍的男子,弯曲着手腕招呼。男子目送完,送他上车的人,正在车内好像猫咪,逮捕耗子似的,寻找位置,对哥哥说的话,毫无反应,可能,要么是耳塞,要么是不值一听,最大的可能是,听不过来,因为人声鼎沸,加上也特别求之不得呀。这时,哥哥拨开一人,把手伸过去,推了推男子的腰部,将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后,那男子如鱼得水,瞬间电击一般挪过身,屁股犹如铁削,座位好像磁铁,顷刻间相吻合,嘴角不由自主地抽蓄起来,嘿嘿,谢谢活雷锋啊。

  啥子,他,去撵强盗,把脚摔瘸了,恐怕是丈夫坟前哭妈——弄错对象了,要不,是强盗来撵他还差不多,看,树上落匹叶子,就怕砸破脑壳的人呢;哼!晓得的哟,我就在他院子座,到今天为止,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事情呢,好怪哟,唉呀妈呀;十有八九啊,是中了那个妇女的流毒:她在大衣服里头放个气球,去火车上,骗位置坐,结果,一不小心,气球在衣服头爆炸,无地自容,就灰溜溜的提前下车。车子刚开动,汽车的轰鸣声,就和人们的议论声,交织在一起。

  男子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揭各自的臭底子,心中开始打鼓,耳根滚烫烫地热,立即把头低下来,快要挨着裤裆了。是晕车,还是肚子痛,小伙子,把头埋那么低,谨防摔跟头哦,腰杆快点伸起来,啊。小伙子的头,好像挂钟摆了两下,嘴巴打不转样说,没,没得啥子,一会会,就好了,麻烦老大爷,不用管哈。

  师长,师长!马上停车,我要拉肚子了。哧——。师傅应声把车,停在了一个院子背后,他好方便呀。但见那男子,悠地下了车,鸭子扑水一样,钻进了从林中的院子。麻烦去人,叫他赶快上车,我还要回去交班呢。他下去了好一阵子,都没有上来,师傅等不耐烦地说。嗨,你们还在等,等个球,中了金蝉脱壳计了,快朝山那边看,看见没有,他半天云跑马——暴露马脚过后,已经悄悄地遛啦。

  哥哥遇见敢于仗义执言的人过后,便稳坐钓鱼台。

  嘟——,汽车鸣笛正要准备启动,一名女青年乘客,犹如打破天样高喊,莫走,莫忙走,有个怀孕的,要来赶车,你们看那公路上的嘛,还在栽起跑呢。

  孕妇上车完毕,说来也奇,又站在哥哥的旁边,气喘吁吁地,不断地抖动篾巴扇。乐为人类添新丁的女士,这里位置不好,你请便吧。哥哥撑起座位的扶手,起身站在一边,弯腰把右手掌心打开向上,伸直,朝胸前曲着,学起大酒店礼仪小姐的腔调说。

  孕妇将头一扬,莫名其妙地乜了哥哥一眼,心里琢磨,这个人的素质倒挺好的,啷个说话这么怪里怪气的,嗯,究竟葫芦里头,是考验,是同情,是炒作,还是习惯,我得试探清楚了再说,不能贸然行事,免得自找难看。紧接着,客客气气地说,谢谢你,老前辈,我年轻,还可以坚持一会,马上有人下车,就有位置了,还是你自己坐吧,

  彼此正在谦让时,座位被明显地空起。说时迟那时快,走道站起的一位,时髦女士,真可谓见位眼开,屁股一顺,咚地就坐下了,并且歪歪脑袋,嘴巴蠕动着,嗨,恁个珍贵的资源,岂能白白浪费。

  孕妇看见她坐起,还在手机上打游戏的样子,眼睛大瞪,鼻子直哼,脑壳如闹钟针走动般车到一边。等一会,哥哥见她手托下巴,停止玩游戏,昂头欣赏大自然风景,丝毫没有让座的迹象,就拉下脸,大声说,哎,这位女士,啷个不懂规矩,明摆着,我一个老头子,还有孕妇,都不好意思坐,你啷个好意思捡便宜呢,咹?你们都不愿意坐,我坐不得吗!?啷个,鬼头鬼脑的,想欺负人了。你,你啷个不讲理呀,年纪轻轻的。哥哥气得满脸通红地喝斥。

  把她拉起来,没老没少的,撵她下车,车费我买单,太没有素质了。一位帅哥从车后,歪歪斜斜地蹦过来,用手指头点了点女士的头,恶狠狠地说。女士缩成一团,立马边离座位,边盯倒帅哥说,穷正经啥子嘛,凳子上写的哪个,不可以坐吗,各自看看噻。

  哥哥见孕妇已坐好,自己就重返座位,头依靠背,眼睛合拢,悠闲地放影着一路遇见。

[责任编辑:宫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