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无字碑的诉说

2017-12-25 11:18 来源:光明网 郭军平
2017-12-25 11:18:52来源:光明网作者:郭军平责任编辑:宫辞

  作者:郭军平

  我是乾陵墓前的那块无字碑,自我诞生之日起,我就成为天字第一号“谜团”。原因是我的同伴自从诞生以来,无论是天子诸侯,还是平民百姓,他们个个上面都刻满了歌功颂德的美妙文字。而我呢,则是这千千万万碑里的“另一个”。我的存在,让我显得分外与众不同,用现在流行的词语形容,我就是一个“另类”。是的,我不敢说我是“鹤立鸡群”,因为那样似乎显得太把自己当作一回事了。其实我和大家一样,都是为自己的主人服务。我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我有的只是愤懑,它们身上都刻满了大大小小的蝌蚪文,而我呢?怎么就光秃秃一字不写呢?

  唉,我也是一块石碑。我的使命就是要为主人服务,我也想为我的主人歌功颂德,我也想让我的主人青史留名,德播天下。可是啊,我的主人竟然是这样一个“糊涂虫”,竟然在临死的时候嘱咐后人给自己的陵前立一块碑,但不刻任何字样。你瞧,人家都是唯恐子孙不颂己德,慎重选择自己的继承人,目的是要子孙对自己感恩戴德,为自己树碑立传。可是,你看我的主人却是这样低调,这样沉默。我不知道她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须知道,我的主人就是那中国历史上唯一称过帝王的女人——武则天。我经历了千年多的岁月,纵观中华大地两千多年的封建历史,像我的主人这样称帝的女人,全天下可是唯一一个啊!女子能顶半边天,这是我的女主人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说明的事实啊!即使历史上以前曾经有过诸如吕后那样的能女子,在我之后也有过萧太后、孝庄皇后、慈禧太后那样的奇女子,可是她们都没有称过帝。而我的女主人,却是历史上一个空前绝后的敢于藐视男子的“伟女子”。她有经天纬地之才,她有安邦定国之能。夫婿病危,她独木撑天,批阅奏章,处理政务,使天下运转自如,使边疆平安无事。是啊,她也应该过上一般女子那样贤妻良母式的生活。可是,这是在皇宫,是在一个充满权力明争暗斗的地方。在这样的险恶环境里,稍不在意,就可能落得个“凤凰落架”的下场。历史上后宫争斗落得个可悲的事例还少吗?你见过“人彘”吗?那就是吕后对戚夫人下的毒手。司马迁的《史记》上可是记载得明明白白。好了,不说这么多了,我无意于给自己的主人开脱。是的,我的主人为了扫平前进的道路,也曾经残忍地掐死过自己的女儿,然后又嫁祸于王皇后,致使王皇后一落千丈,有口难辩,被打入冷宫。这是我的女主人心狠手辣的一面。不仅这一起,后面还有她杖死懿德太子等事情,都证明了我的女主人确是一个十足的狠毒的女子。因为“虎毒不食子”,何况人呢?

  我想这也许是我的女主人不让后人为自己歌功颂德的原因,因为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立一块“无字碑”,好,让后人去评说吧!这样的行动,这样的做法,是因为良心的谴责,还是自己晚年的反省,也许两者都有吧!当然,我的女主人也并不是一无是处,她相夫教子,帮助高宗皇帝处理政务十多年,大小国事竟也能处理得井井有条,合情合理,真是有点儿“巾帼不让须眉”的味道。李唐王朝竟然在她的治理下,出现了一个“中兴”气象。在权势鼎盛之时,她独步古今,立国号,登帝位,创立“曌”字,表明自己要像那日月当空照一样,为天下百姓所拥戴。是啊,她不乏经天纬地之才,她也不乏识人用人之能,文治武功,倒也可以大书特书。可是,这些她都没有在意,如果郭军平要书写,那也是功不亚于自己的丈夫高宗皇帝。对自己的丈夫,她曾经亲自写了洋洋洒洒五千字的碑文,记述了高宗皇帝的文治武功,卓越成就。可是到了自己的后事,她却叮嘱后人不要为自己树碑立传,就立一个“无字碑”。这是何意?我要问天,还是去问我的女主人?这真是一个千古“谜团”。

  为解这个谜团,我站立了千年多,也被一代代的人们瞻仰,被一代代的人们解读、评价。在一代又一代人们的解读评价中,我渐渐地明白了,我的女主人是多么的聪明绝伦。因为我旁边的那一位兄弟,就是我的女主人为自己丈夫书写的洋洋洒洒的碑文,也在千年的风风雨雨中,竟然文字剥落得所剩无几。而我的碑体上,却落得个一代又一代人们的题咏。当然这些也是无法留存得住的,几经风雨刷洗,又剥落无几。但这也挡不住一代又一代人们对我的解读。在人们的解读中,我简直要成为了我的女主人的象征了。因为,我的女主人是独步古今的唯一一位女皇帝,而我呢,也是唯一一个像我的女主人那样独特的“另类”。我虽是个“无字碑”,但是从古到今所承受到的评价文字竟然是天字第一号。褒者有,贬者也有,褒贬是非,功过倶存。

  唉,我算明白了,我的女主人竟然是这样一位通达之人,立这样一座“无字碑”。原来,她要把自己交给每一个前来瞻仰的人,尊重他们的意见,让他们去感悟,去品评。而她却不做辩解,不做表态。这一座“无字之碑”,看似“无声”,实则胜过“有声”。因为,它给予人们的是无尽的思考,是镜子式的烛照,是历史的留白,是审美的想象,是思绪的翻飞,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是一千个读者一千个哈姆雷特的形象。正如《三国演义》开篇词里描写:“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好一个绝代女皇,安寝于睡美人之山。一座千年“无字碑”,在岁月的历程中,好像向人们默默地诉说着什么……

[责任编辑:宫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