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借钱

2018-01-05 11:19 来源:光明网 王思发
2018-01-05 11:19:18来源:光明网作者:王思发责任编辑:宫辞

  作者:王思发

  妈妈正和打工才回家的儿子,在门前的一条凳子上坐起唠家常,儿子匆忙离开凳子时,却忘了喊妈妈坐好就起来了,凳子一撬,竟把妈妈像块石头那样,囫囵从阶沿咚地摔到地坝,右胳膊喀地失灵,唉呀妈呀不断。

  还木起干啥,赶快去县医院治嘛,听说那里有个新来的骨科医生蛮得行。一旁的媳妇儿见老公将妈妈抱起来过后,便脸红筋涨地下达命令。

  老公这看看,那摸摸间连连答应:“要得,你去喊隔壁的三娃来一路走哇。”

  “走个狗屁,遭鬼打慌的的家伙,连钱包都还在铺里睡大觉,去看啥子病哦,好几年打工不在家,熟人少得很,哪个借你钱,打手板治疗吧,砍脑壳的!”老公和三娃轮换背起病人,一路小跑去两公里以外的公路上赶公共汽车下城,老婆发现过后,就立马拿着钱包,一边唠叨一边使劲追赶。殊不知,刚越过山头,还差五十米,就清晰看见老公等上车走了。便马上拨打他们的手机,心思,打通了告诉要么转来拿钱,要么事先考虑好借钱的方案,免得要用钱时抓瞎。

  后来,由于打了好一阵,对方不是电话无人接听,就是正在通话中,一气之下,干脆让老公去吃回借钱难的苦瓜皮算球。

  一路上,儿子才问妈妈晕车不,又问疼的很吗,眼看要拢医院了,生怕痛出个好歹来,自己的良心受谴责。

  车飞奔几十分钟后到终点站,儿子急急忙忙打的去医院。下的士时,三娃摸出钱准备买票,心思,平时你妈妈待我们亲如一家应该的。儿子把他的手猛推回去说,哪有又出了力又出钱的道理,我各自给。可是,将全身的口袋摸了好几遍,连一分钱也没有看见,这才晓得钱包搁家了。

  三娃虽然付清的士费,儿子在医院看病室门外,背起妈妈,急得咚咚地跺脚,一声接一声地当作三娃的面说,慌里慌张的我,要是耽误半点妈妈的治疗,我不想活了。

  不着急,忒急容易上火,我身上带的有钱,是准备这回顺便还别人的,过后再来吧,全部借给你,治病要紧些。三娃说完,就将一把钱塞过去,儿子数了数卡好四个四位数,就忙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说,谢谢你,回去就还,老板发的那些工资在屋头,放心哈。

  哎哟,疼死我了,还有好久看病嘛?莫心慌,就在这过道水泥地板上躺几分钟,轮子就到了。儿子安慰完妈妈,就脱下自己的外衣垫在妈妈的背下预防感冒,妈妈不吱声了。儿子刚坐在妈妈身边歇习,就听到一位看热闹的女青年,大声对自己说,哎呀,你个陪伴脑壳好死板了,明明看见身边闲着的担架,不抬上去睡睡在地板安逸些嗦。儿子觉得言之有理,便东张西望后抬上去睡。

  可是,不过一分钟,一个穿白大褂的妹妹走过来,指着妈妈,大跌眼镜地说,啷个在这上面睡,快点下来,弄得乱糟糟的。对不起,小妹妹,妈妈已经痛得要命,怕冷起更痛,我才弄上来的,轮子一拢马上下来,就一会,做个好事嘛,妹妹,我会一辈子记住你的。儿子泪涟涟地央求。

  女青年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说,男子汉,莫给她低三下四地,睡起,要多少我都给,看把我会怎么样!喊你下来还不下来,我来把时间算起,一小时八个两位数哦,好好睡吧,等一会加在医药费里哈,咹?白大褂眼睛一白话毕,扭头就遛了。

  儿子好像老鼠见猫般让妈妈离开空担架,幸好看病的轮子正到。

  医生叫病人趟在检查床,这听听,那捏捏,还问问。洗完手,坐在电脑桌前,挂上眼睛,正在办理检查项目时,儿子敬去一支香烟,医生马上晃过后说,我不抽烟。儿子嗖地收回笑嘻嘻地奉承说,专家就是晓得吸烟有害身体嘛,一定长命百岁的。

  看医生脸上皱巴巴地,儿子几乎靠近医生的耳朵说,哎,医生,可以少检查点不。医生从自己衣服口袋摸出高档香烟,边巴嗒边冷冷地回答,哼,莫说少一点,就是一点点都不检查都可以,这是你的权利,我是为你打工的。看儿子木呆呆地退到一边,医生慢腾腾地说,开多开少啷个,我又得不到一分钱,莫像防强盗一样噻,我们有个试金石。

  您快点莫生气,我是想说现在来看病的钱,还是借来的,要是能够哈,少一点检查,同样把病治好的话更好,免得我人生地不熟的,难得再去借。

  医生把眼睛扶了扶,定睛看了看儿子,鼠标箭头在屏幕上指了指。吱。检查项目与缴费单出来了。

  三娃,我去缴费,麻烦你把妈妈背去治疗室治疗,我随后就把缴费单拿过来。儿子拿着缴费单,给三娃交待清楚以后,小跑步去了缴费窗口。

  啥子,还差两个两位数的钱啊,收费员,可不可以先把缴费单梭给我,让妈妈先做手术,我马上借来还你。亏你想得出来,我认识你吗,要是走了我当赔匠啊。要不,把我的手机,智能手机哟,押给你,我不还的话就抵给你,可以噻。行了,行了,少罗嗦,完全把我看着生意人呢,一旦手机丢了,我还是跳到黄河洗不清呢。儿子和收费员,你一言我一语,尽管好像吵架一样商量半天,最终仍然没有达成解决差钱问题的最佳共识。

  收费员见儿子泪花花的,就从座位上站起来支招,我看你也不是滑头滑脑的,就踏踏实实帮助你一回吧。谢谢,谢谢你。儿子点头哈腰地说完,收费员挤眉溜眼地说,你转去叫医生,莫说是我说的哈,把现在这个缴费单撕烂,将缴费额重新开为四个四位数的拿回来,就0了。

  医生,不好意思,麻烦你重新开张正好我够交的缴费单呢,反正都出在您的手上,做个好事噻,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女儿拜祭你您当干女嘛。医生将头一伸说,嘻,看你这一说,硬是有点让我嘴巴上贴膏药——不好开口。啷个呢?儿子贼眉贼眼地问。医生歪起头点了点说,嘿嘿,看你老实巴交,倒是个明白人,我就不想多说,只说网上一开,上面都晓得,如果改来改去,他们会不会以为在干啥子名堂哦,还有,究竟放弃哪一个检查,正好是你那差的钱数呢,你想想,是不是?嗯,嗯嗯。儿子鸡琢米是的答应后,在医院大楼里跑上跑下,想碰到熟人借钱。结果,没有碰到任何可以借钱的人。

  黔驴技穷之下,儿子仍然思考:没有收费单,医生凭借啥子治疗,如果医生是企业老板,就可以自作主张。要是收费员还愿意助我一臂之力就妥了,毕竟他们彼此知根知底呀。

  收费员,谢谢你出金点子了,但是,很遗憾,医生没有买单。见收费员满脸晴天,他双手压在窗台上,一字一句地说,不好意思再说向您借钱了,素不相识的,只向您请教一下,可以不?看你客气的,出门在外,哪有万事不求人的事,你说吧,只要我能够办到,一定不遗余力!

  儿子左右望了望,确信整个交费大厅就只有自己,窗口也只有那个收费员了,便哆哆嗦嗦,直截了当地问,给妈妈看病的那个医生好接触不。啥子,笑死人了,未必你还想送点啥子东西那些呀,亏你想得出来,跟你说嘛,在这方面,现在院头管得好严,劝你趁早别去想这个,那是空了吹。不,不是那意思,你误会了,我不会害人的。收费员眨眨眼又问,究竟是想问哪点嘛,快点说,莫吞吞吐吐的,马上下班了。我是想问,这个医生抠不,比如说,我现在差一狗毛钱,开不到收费单,会不会大胆地,放心地借一点,等把治疗搞了,我第一时间偿还。

  收费员等一会回答,嗯,这种仁爱之心的医护人员,有!好,我的运气太好了,就是这个医生吗?儿子好像鸟进树林般高兴,急切地问收费员。收费员半晌才说,这样的人这个科室有,可惜原来好像还不是他呢,不知现在成长了没。

  哎哟,疼死我了,这里治不了就换家医院吧,儿子。医生听到妈妈的惨叫声,就立刻通知助手准备治疗,心思,差的钱就报告上面特殊解决吧。万没想到,手术治疗全班人马一个不少时,却好久不见医生踪影,叫喊不应,电话不接,找来找去,原来手机缺电,还在洗手间“蹲点”呢。

  助健康之完美, 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医生的手机彩铃响后,旋即离开治疗室,因为家里突发大事。萍水相逢的助手简单询问儿子差钱的原因,当即借款,成功治疗。

  儿子一言九鼎,没等助手下班,就去医院外借钱还了。

[责任编辑:宫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