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荟频道> 正文

【好书连载】戏缘——孙崇涛自述(之二十九)

2018-01-09 10:26 来源:咚咚锵 孙崇涛
2018-01-09 10:26:47来源:咚咚锵作者:孙崇涛责任编辑:宫辞

  京城戏缘

  研究生班开张之初

  作者:孙崇涛

  “文研院”研究生部报到后两天,3月12日上午,在由恭王府“嘉乐堂”改制的院礼堂,举办仪式简单却规格颇高的开学典礼。

  开学典礼上,“文研院”副院长兼研究生部主任、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张庚(亦即我的研究生导师),中宣部副部长、文化部代部长兼“文研院”院长贺敬之,“文研院”副院长、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常务书记冯牧等领导先后讲话,“文研院”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美术研究所研究员王朝闻代表导师发言。近距离见到这些名声赫赫、以往只在书本字里行间想象其尊容的我国文化界大名人,令我既兴奋又激动。从这次开学典礼的规格来看,办公设施很简陋的“文研院”,分量真的不轻。

20170808-3.jpg

  张庚导师(1911~2003)

  著名文艺家王朝闻先生的发言,妙趣横生。他一上台“自报家门”的头一句话,就是:“我是捏泥菩萨出身的。”说明自己是搞雕塑出身。讲话中批评“样板戏”表演教条,英雄人物个个无例外地拿条白毛巾,不擦别处,光擦脖子时,他还作了模仿表演,逗得全场哄堂大笑。张庚发言中肯,切中时弊,冯牧发言热忱,激情洋溢,都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和记忆。领导级别最高的贺敬之,发言代表部、院领导的指示意见。会后,大师兄汪效倚又发表他人称“朴素唯物主义”的评论了:“唉,可惜啊,诗人贺敬之去了,官员贺敬之来也!”

  大会开始前,我还见到相声大师侯宝林先生在座——“文研院”重要典礼活动有特邀国内艺术大师做嘉宾的惯例。我们的结业典礼,请的是豫剧表演艺术大师常香玉。因是无人不晓的笑星,我们同学都很想找侯宝林聊聊,便团团地围拢他。来者不拒,侯先生很爽快地跟大伙儿侃起了曲艺界现状。

  说到经过“文革”传统曲艺被摧残的状况时,侯宝林直摇头叹息。他还举了一个事例,我至今仍记忆犹新。他说,在咱国家会有谁去研究相声?可在人家美国,竟有人把何迟的相声创作当做研究课题进行学术研讨。——几十年后,我在华盛顿参加美国亚洲研究会第54届年会暨北美中国说唱文艺研究会2002年讨论会的所见情景,证实侯先生所说的事,完全有据(详后文《海外戏缘相约华盛顿》篇)。

  由侯宝林担任主席的中国曲艺家协会,也设在恭王府内,占居一块小空地,办公房子是用人造板和一些铁条装搭而成的简易房。如此简陋的“曲协”办公处,不正是是侯先生叹息的很好注脚吗?

  “文研院”首届研究生设戏曲、美术、音乐三系,共40名学生,组成“研究生班”。其中戏曲系人数稍多,15名加2名旁听生,共17名。其余,美术系、音乐系各占一半。

  同全国各地所有高校和研究机构“文革”后首届研究生的情况相似,“文研院”首届研究生也几乎全是“老童生”。戏曲系年龄最轻的马方德(马也),1949年生,也年届而立,多数为40岁上下年龄。我居中间,排行老七(照片中站立者左四。左五为研究生办何翠英老师)。

  遍布全国各地的这批特殊研究生群体,填补了经“十年动乱”折腾的人才匮乏,成为日后“新时期”各行各业的中坚力量和领导骨干,使“首届研究生”成为令人称羡的代号。

20170808-1.jpg

  “文研院”首届研究生班戏曲系的“老童生”们

  大师兄汪效倚和六师兄朱文相(照片中站立者左三和左二),如今相继成了古人。他俩的音容笑貌,永远活在我心中,时时惦念他们冥间的境遇。汪师兄直爽敢言,朱师兄温文儒雅,别的师兄弟,或豪爽,或幽默,或明敏,或沉静、或开朗,或朴讷,个性各异,构成了我们戏曲系这个小团体的斑斓色彩,像只多棱镜,映示了那年代我们这个特殊群体的五彩人生。

  最叫我难忘的一件事,记得是入学次年的1980年夏天,文相兄加上汪兄、我、王永敬仨,一起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