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林文庆:被误会的大教育家

2018-01-09 09:32 来源:北京晚报 
2018-01-09 09:32:23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宫辞

   “(一九二七年)一月十三日,林校长(即林文庆)邀集教授借鼓浪屿大东旅社饯别鲁迅君……林校长滔滔的说,说到厦门大学上头来。他的意思,以为陈嘉庚君拿出钱来,兴办学校,为国育材,是最慷慨尽义的了。厦门拥有数千万的资本家不少,何以他人尽不出来做这些事业呢。现在厦门大学,经济异常穷困,若有人肯捐助一文半文钱,也有很多裨益的。鲁迅君听了这段议论之后,就从爱国布袍的袋子里拿出来二角小洋,奉给林校长,说是捐助厦大充经济的。鲁迅君自己说:‘我统计所有的不动产,只有在北京一座房子,这房子是去年花八百元买来的。这样说来,我捐二角给厦门大学,未始不比陈嘉庚不慷慨了。’他又说:‘我钱捐了,收条却还没有拿到呢?’”

  这是发表在1921年2月21日香港《华侨日报》上《鲁迅的作风》一文中的内容,该文首度在报章上披露了这段著名轶事,作者署名“探秘”,。

  此事后来衍生出无数版本,较有代表性的一版称:“林校长”在会上说厦门大学是私立大学,谁出钱,谁说了算。鲁迅当场拍出两银毫,怼道:我也有钱,我也有发言权。

  对比原文,可见差异之大。

  然而,在重重改写遮蔽下,“林校长”形象暗淡,长期被贴上保守、僵化、反动等标签,遂使后人忽略了这位教育家曾经的奋斗与奉献。

  一场大雨改变了人生

  林文庆,字梦琴,1869年10月生于新加坡。他的爷爷林玛彭1839年自福建移居马来亚,林是标准的峇峇(音巴巴,即土生华人)。

  林文庆“八岁无母,十二岁无父”,10岁入莱佛士书院。一次大雨,林与同学路遇校长赫利特,校长招他们上车。同学怕羞避走,林却上了车,赫利特从此对林另眼相看。

  林文庆毕业时,赫利特帮林争取到女皇奖学金,成为首获此殊荣的华人,林得以赴英爱丁堡大学攻读医学。

  赫利特曾说:“我曾看过许多男孩离开学校踏入社会,却从未对一个道别的学生(指林文庆)这么有信心。”

  在英国,林文庆却遇尴尬。林只会说峇峇话,和中国留学生无法沟通,后者不承认他是中国人。一位英国讲师请林翻译一份中文手稿,林只好承认,自己对中国文化了解太少。

  1892年,23岁的林文庆获硕士学位,第二年回新加坡行医。时大清驻星洲(即新加坡)总领事黄遵宪患肺病,迁延不愈,请林诊治,林建议吃狗肉,果然奇效。黄赠匾“功追元化”(华佗字元化),称林“上追两千年绝业,洞见症结,手到春回”。

  随着社会地位不断提升,林文庆的焦虑与日俱增。他写道:“盖自游学西国初归之时,见华侨之在南洋景况,而惧其子孙之不识本国语言文字,自失其无数子孙矣。”

  1896年3月,林文庆与富商丘菽园等成立 “华人好学会”,向海外华侨传播传统文化。

  离开康有为支持孙中山

  丘菽园是康有为流亡海外时期的重要赞助者。1900年1月,康在丘邀请下,到访新加坡,林文庆与康往来密切。

  康有为主张复兴儒教,林文庆极力赞成,甘当新加坡尊孔运动中坚,并长期任孔教会的重要领导人。

  林文庆认为:“我们是一个伟大民族的后代,如果我们忘记了,我们肯定没有希望。”甚至因此反对华人与当地人通婚。

  林文庆与孙中山很早就认识,但他不主张暴力革命,认为:“起义在任何时候都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尤其是在中国。如果一个人意识到自己的残暴行径将会带来种种的恐怖后果,但他却仍然胆敢在今日的中国策划革命,那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残忍的恶魔。”

  1900年7月,宫崎寅藏到新加坡,戊戌变法失败时,宫崎曾帮康有为逃到日本,后来宫崎全力支持孙中山,为康所嫉,康竟向英国当局举报宫崎是刺客,致其身陷囹圄。

  经林文庆斡旋,宫崎获释,与孙中山被驱逐出境,5年内不得再入新加坡。

  此事让林文庆对康有为的人格彻底失望,转向支持孙中山。

  林文庆与清廷也有联系。1903年,林受肃亲王邀请前往北京,可惜不久传出林遇刺消息,林的原配黄端琼闻讯后病情加重,不久辞世。

  黄端琼的父亲黄乃裳是著名学者,她精通英文,曾赴美居住一年,回程时在船上遇到李鸿章,李称她为奇女子,请她代表清廷赴美出席世界妇女大会,后因种种原因,未能成行。

  校庆三周年校长遭炮轰

  辛亥革命爆发时,林文庆正代表清廷在伦敦参加“世界人种第一次代表大会”。回国后,林出任孙中山机要秘书兼个人保健医生,并在孙的派遣下,与汤寿潜赴南洋筹款。

  1921年,林文庆同时收到两份电报,一是孙中山请他任外交部长,另一是陈嘉庚请他任厦门大学校长,林接受了后者。

  1896年,林文庆建议陈齐贤在马来亚试种橡胶树,取得成功,陈嘉庚及时跟进,遂成巨富,其间得到林的大力支持。陈嘉庚比林小5岁,陈长女结婚时,林是证婚人。

  1920年,陈嘉庚创办厦门大学,原定汪精卫当校长,但汪醉心官场,只好转请邓萃英,邓不肯放弃北洋政府中职位,不久辞职。陈嘉庚知林文庆早有办大学之愿,遂请林出山。

  林文庆还没上任,便有学生“议决拍电报、出刊物、请他(指林文庆)无庸来校”,据学者丘焕星先生钩沉,“当时学风浮薄,青年学子多喜速化之术”,部分学生担心林来后,功课负担加重。

  1921年7月4日,林文庆就任,誓言把厦大“办成一生的非死的、真的非伪的、实的非虚的大学”。

  1924年,国民党加强学生运动,厦门大学出现学潮。因校庆三周年时,林文庆演讲称“读孔孟之书,保存国粹”,国民党媒体集体炮轰,厦门大学“学生会乃于4月22日召开大会,提出校长林文庆思想陈腐,影响校誉,提议以全体学生名义函请他退位”。

  学生与教师中的国民党员力主驱逐林文庆,汪精卫、吴稚晖、叶楚伧等亦施压,但陈嘉庚力挺林,几名主谋者被开除。

  鲁迅被拉入乱局中

  学潮后,300多名师生到上海另办大夏大学(即将厦大颠倒过来),厦大注册学生仅剩277人。

  1926年8月,因与许广平的爱情曝光,鲁迅遭遇舆论压力,遂与许约定“埋头苦干两年”。许广平去广州,在广东省立女子师范学校任训育主任,鲁迅则应林语堂之邀,到厦大任教。厦大给鲁迅开出的月薪高达500大洋,而1926年1月至7月,鲁迅作为北洋政府教育部佥事只收到190.5元,其余皆遭拖欠。

  鲁迅与厦大签了2年合约,原计划是“休息”,准备“专门讲书,少问别事”“弄几文钱,以助家用”。

  可一到校,便“常有学生来谈天,弄得自己的事无暇做”,鲁迅很快明白:“几个很欢迎我的人,是要我首先开口攻击此地的社会等等,他们好跟着来开枪。”“有几个学生很希望我走,但并非对我有恶意,乃是要学校倒霉。”

  鲁迅支持学生成立文学社,介绍出版他们的作品,却认为他们“多是挂新招牌的利己主义者”。

  不久,中山大学负责人朱家骅电招林语堂、鲁迅等去任教,希望他们“去指示一切”“议定学制”。鲁迅认为可与许广平团聚,且鲁迅喜欢当时广州的革命氛围,遂有离校之念,只是碍于与厦大的合同,怕辞职后,林语堂不好办,便劝林一起走,林非常犹豫。

  鲁迅再三劝说,“终于他(指林语堂)无话可说了,所以前信所说恐怕难于脱身云云,已经不成问题”。

  可见,离开厦大是既定方案。

  三个误会凝成僵局

  在厦大,鲁迅与同事出现了一些误会。

  首先是与顾颉刚。顾与陈源交好,私下对陈源称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抄袭了日本学者盐谷温的著作,陈源写在文章中,此事让鲁迅一生负痛。

  在私信中,鲁迅甚至抓住顾颉刚的生理缺陷,称其为鼻、红鼻、朱山根(山根在古代相术中指鼻梁),称顾在厦大“所安排的羽翼,竟有七人之多”。其实顾只推荐了陈乃乾、潘家洵、陈万里,三人都非“陈源之流”。顾颉刚原不想推荐陈万里,陈却跟着顾到了厦大,顾只好为他谋个讲师职,陈不满意,竟与顾翻脸。

  其次是与刘树杞。刘树杞时任教务长兼理科主任,因陈嘉庚生意遇挫,只好压缩厦大预算,致文科与理科之间矛盾激化。刘树杞几次逼鲁迅搬家,甚至要鲁迅到地下室住。鲁迅的屋中本有两个灯泡,刘以节电为名,派人硬摘走一个。

  刘树杞后任武汉大学代理校长,其同事李四光说:“楚青(刘树杞字楚青)教授的确是一位才华出众、学识渊博、勤奋而谦逊的科学家。他总是想用他的知识和辛勤劳动,来改变旧中国科学和教育的落后面貌,真可称得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可惜,鲁迅与刘树杞没有足够时间互相了解。

  其三是与林文庆。林文庆重传统文化,是海外游子遥望故土心态的产物,与鲁迅坚持的“五四精神”有冲突。

  鲁迅本与学生中的国民党员有距离,但在1924年学潮中,林文庆曾指挥建筑工殴打学生,鲁迅得知后,更倾向于为学生出头。

  自称是主修宽容的毕业生

  1926年12月31日,鲁迅执教厦大仅4个月,便正式提交辞呈。

  鲁迅辞职激发风潮,1927年1月6日,校园内“贴有驱逐刘树杞之揭帖甚多,风潮恐不能免”,当晚便有170多名学生签名驱逐刘,为防事态恶化,林文庆宣布提前放春假,并开除了19名学生,可其中11人是国民党员,最终刘树杞被免职,开除令也被收回。

  十多名厦大学生随鲁迅出走,校方称,鲁迅“原是来捣乱的,不是来教书的”。

  鲁迅到中山大学不久,再度辞职,从此告别讲台。林文庆则在厦大坚持16年。1927年,因资金不足,林捐出全年工资6000元。为了厦大,林文庆曾三次回东南亚,沿门户劝捐。

  陈嘉庚曾说“(林文庆)在南洋之事业,如数十万元之家产,与任数大公司之主席,按年酬金以万数”,林文庆为了厦大,将其全部放弃。

  在林文庆任校长期间,厦大共培养本科生646人,预科生490人。虽与鲁迅有过误会,但鲁迅离校时,林两次宴请鲁迅。

  1937年,林文庆将厦大转为公立大学。回新加坡后,林在日军威逼下出任伪职,被迫为敌军筹集五千多万“奉纳金”。

  1957年,88岁的林文庆因病去世,临终时将在厦门的别墅和51英亩私人土地中的60%捐给厦大。去世前,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自称是“生活艺术的毕业生,主修宽容”。

  2005年,厦门大学立文庆亭纪念这位伟大的教育家,亭上有联,曰:“禾山巍巍怀师德;鹭水泱泱见道心。”(蔡辉)

[责任编辑:宫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