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父子情

2018-01-16 09:01 来源:光明网 刘长青
2018-01-16 09:01:46来源:光明网作者:刘长青责任编辑:邱亭

  作者:刘长青

  有人说今生的父子是前世的冤家,不是冤家不成父子,可在我与儿子共同的成长过程中,触摸不到丝毫的“冤家”感觉,而是只有内心深处时常翻滚的甜蜜过往。

  儿子来到这个世上与我结为父子,这似乎就是今生注定的缘分。儿子属兔生性胆小,第一次发现是因为一次正常的关门,当时儿子在医院出生,护士将他打扫干净抱过来送到我手上时,我捧着那坨肉乎乎的、黑中带红而蠕动的小生命,用不知所措来形容那时的心境恰如其分。我将儿子放到医院的床上,再盖上一层不厚的婴儿被,随手关上房门,没想到关门的声响稍微大了些,竟吓得儿子浑身一颤,“哇哇”的惊哭起来。面对突如其来的哭闹,我手忙脚乱的抱起儿子在房里边抖边跑,说来也奇怪,刚才还声嘶力竭惊哭的儿子竟静静的睁大眼睛直溜溜地看着我,依偎在怀抱中平静得让第一次作父亲的我心甜如蜜,儿子那双大大的眼睛,象一只肉都都的小手挠在心尖尖上甜丝丝的奇痒。

  从那以后,每当儿子哭闹时,免不了就得抱着他边抖边跑。我家住三楼,直通的楼道便成了一条我抱着儿子跑步的跑道。儿子小时候特浑,稍有一点不如意就大哭,人小声音却大得出奇,一哭就让整个三楼的邻居都不得安宁。母亲说是我惯的,既然说是我的错,那就凑准机会教训教训这小子。那是个星期天,家里就剩儿子和我俩,一阵风吹来将门“嘣”的一声关上了,儿子照例大哭起来,他睡在婴儿床上,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我,意思是让我抱着他快去跑楼道。我刚想伸手又缩了回来,今天我就不抱你,看你能哭到什么时候?儿子见我无动于衷,哭声则一浪高过一浪,直哭得脸色发青,大有不抱他就要哭岔气似的。看着儿子小小的脖子上青筋暴涨,我实在是拗不过他了,当我终于把他抱起来时,儿子似乎感到了更大的委曲,哭声更大更伤心,面对儿子的愤然我鼻子一酸,眼泪一下流了下来,儿子看着我哭了,竟然一下刹住了哭闹,静静地看着我似乎在说,我哭你怎么也跟着来呢?

  养儿方知父母恩,当为人父母之后,才知道父母的恩情比天大、更比海洋深。当年那条不长也不算短的楼道,在儿子蹒跚学步前,我不知抱着他跑了多少个来回?如果用现在流行的算法,加起来也许能绕地球大半圈。

  在别人的眼里,儿子一眨眼就能遍地跑了。只有作父母的才真正知道,儿子的每一点成长都是父母用心血浇灌的。

  儿子和妻子都特怕老鼠,如有老鼠进屋不要说睡觉,就连家都不敢回。原来居住的老式楼房,没有铁纱窗之类的设施,老鼠便经常光顾,尤其在夜晚,一家三口往往为溜进家里的一只老鼠挑灯夜战。作为家里的顶梁柱,我为此练就了赤手空拳抓鼠的能耐。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的夜晚,刚看完中央电视台的电视剧节目,快满三岁的儿子一声大叫“爸爸,老鼠!”我抬头一看,一只老鼠从窗户溜进了屋。妻子带着儿子,站到没有任何东西的墙角边,一人拿着一把扫帚,紧紧的注视着前方。我将家里少量的东西一件一件的往外搬,留出空间让老鼠无处藏身,此时不知什么原因,当屋里的东西剩下不多时,老鼠咋就不见了?我拿着晾衣杆在少量的物品下来回搅动,总也不见老鼠踪迹。妻儿放松警惕来到床的另一边,我拿着晾衣杆在床下搅动,儿子突然惊叫“老鼠!”话音未落,儿子竟一下蹦到了床上。我低头往床下仔细一看哪有什么老鼠,原来是我在床下搅动的晾衣杆不小心触碰到了儿子的脚......

  我和妻子相视大笑,儿子则羞得满脸通红。

  儿子胆小,就连听到火车的鸣笛都会被吓哭。为锻炼儿子的胆量,我隔三差五带着儿子去火车站看火车、听鸣笛。开始我用耳塞将儿子的耳朵塞上,听到火车的鸣笛声会小很多,渐渐的儿子胆子就大了,还喜欢上了火车,后来还经常缠着我带他去看火车,有时还远远的追着火车跑,看着儿子的变化这心里甭提有多甜了。

  儿子过三岁生日,为表示庆贺,一家三口来到省城成都逛最繁华的春熙路,儿子骑在我脖子上坐“马马肩”,从未见过那么多的人,那么大的街,高兴得手舞足蹈。我在卖氢气球的摊上给儿子买了一只,他一会儿往上放,一会儿往下拉,不时发出阵阵银铃般的笑声。突然,儿子一声大叫“爸爸,汽球!汽球!”儿子的惊叫引来众人观望和哄笑,原来一不小心,儿子手里的汽球脱手飞上了天......

  我承诺再给他买一只汽球作为补偿后,儿子在“马马肩”上安静了下来。当逛到春熙路中段,儿子又尖叫起来“爸爸,飞机!飞机!”原来降临成都双流机场的飞机飞过头顶,引起儿子一阵狂喜,从未见过如此大而真飞机的儿子,兴奋得得意忘形,尖叫的声音响彻整个商业大街,又一次引来众人哄笑......妻子也附在我耳边小声嘀咕“瞧你的儿一个货真价实的乡巴佬!”

  今年春节儿子从浙江回老家来看我,原来胆小不如鼠的他如今做外贸出口,短短几年跑了不少的国家......谈及他儿时的趣事时,我说:“当你有儿女且懂事后,我一定会告诉他们,他们的父亲小时候是个什么熊样!”儿子对此不屑一顾“哪个还没有小时候?随你的便。”说完把我拥进了怀里。

[责任编辑:邱亭]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