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一路花开在心间

2018-01-20 14:20 来源:光明网 程红旗
2018-01-20 14:20:50来源:光明网作者:程红旗责任编辑:邱亭

  作者:程红旗

  喜欢去单位的这条路,约2.5公里,连接凤形、沙园两村,远山近水牛耕田,鸟叫花开有人烟。过去骑车,如今步行,人在景中,和它交流,或自言自语。曾经以此写过一篇《十年骑行淡淡痕》,今来回走一趟,又想起一些枝节。

  十年前秋天,单位迁往峨山凤形村。开学搬家,过凤形桥,发现桥左边河中央,有圆圆小洲,芳草弥漫,绿树成团,水平如镜,鸥鸟盘旋,一刹那,让我顿生莫名爱怜,“在水一方”之类也被激活。来来回回,看一眼水中央,再想想诗三百那些无名氏的惆怅缠绵,上班路远点,也值。

  何况让我知足的,还远不止这水中央。

  深秋初冬,凤形桥右侧河岸,总有芦苇扎堆,成墙成壁,高擎的芦花,风中起白浪,西边太阳一照,白中泛金。那洁白柔美的样子,让我想到孙犁《荷花淀》月色下编席子等丈夫的水生嫂,还有家乡板子矶旁边曾经的那一片白花花的芦滩。

  路两边没有“栽”楼房“种”小区的那些年,田里的颜色图案像电脑屏幕,是以自带的自然模式更新切换的。远方静静的山峦下,有时是一大片油菜花;有时是新插的秧苗,小秧苗新来乍到,在漠漠水田里横平竖直乖巧巧排队,风一吹,头直点;有时又是密麻麻的红花草,星星点点、水红花色的红花草,连片铺张开来,真不比油菜花和水田秧苗颜色差。麦子熟了,除了收割机,还能看见一些妇女用锯镰刀下田割麦,她们头戴着的红红绿绿的头巾,点染在一片金黄中。不同于蓝印花布,也不同于白羊肚,大红大绿色泽鲜艳的方头巾,正是我们这一带乡村妇女所爱,也曾是她们上街走亲戚回娘家的风情标配。看着田里的这些红红绿绿飘动的花头巾,走在路上的我,心里也越发温暖。

  其实通往学校的岔路上也有好风景。深秋,一夜风雨,我逆风骑行,等红灯,发现右前方高架桥下有两排银杏树,凄清的黄叶,正纷纷下落。改道骑到跟前,西风烈,可怜所有树枝,几近光秃,满地落叶,厚厚的,一路堆积铺排,直到尽头。有个陪读母亲,从图书馆回来,穿着深筒胶靴,手捏两本书,也被这风景震撼,让我拍照留影。我上传银杏落叶图,信手写了“定格一段路,忆念淡淡痕”,后来,很多年前的学生建了个群,就用这话作名字,也把我拉了进去。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人都会犯错,走路也会。最让我自责的,是那一年雪灾,学校提前放寒假,开完结束会,风雪交加,积雪好深。我推车回家,自顾不暇。半路上,隐约看见马路另一侧,有个学生撑着伞,拖着大旅行箱,在风雪中赶路,艰难和无助,十分明显。可是那时候,我居然没有走过去,伸出援手。还没到家,我就深感自责,这种自责也一直持续至今。那天风雪之中,那个我不认识的学生,当时可能根本就没有看见我,但我还是要把我的愧疚和对不起说出来!如果还能有一次漫天风雪的情景再现,我一定改过自新,只叹痴心妄想,连雪花也会嘲笑我。

  虽然我为师不仁,但学生却让我永远感激。有天晚上,我去上自习,因前几天脚崴了,有点跛,冬天黑得早,也是半路上,黑灯瞎火,忽然一辆自行车停在身边,喊“老师上来,我带你!”陌生的声音,我推辞一番,还是坐在他自行车的后座上,被他推到了学校。这个学生,是哪个年级哪个班的,黑乎乎的,我也没有来得及去问一声,他就走远了。两件小事一对比,很自然,我想起了鲁迅笔下“皮袍下面藏着的‘小’来”。

  人生如走路,一路风霜,一路花香。回望来路,同事骑摩托车电瓶车,我骑自行车,同事开私家轿车,我走路,强弱差距,永远无法超越。2.5公里的上班路,曾经这样走过,我想好好问问自己,苦也,乐也,苦乐交集也?

[责任编辑:邱亭]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