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者蜂起”:张裕钊与直隶莲池文派的兴起

2018-02-12 09:1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8-02-12 09:10:37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责任编辑:邱亭

  张裕钊对学生的培养,注意力并未仅仅放在科举制艺上。他注重经世致用之学,恰在基于其对科举之弊端的深刻反思之上,该理念在他所撰《重修南宫县学记》中有过集中论述:“自明太祖以制艺取士,历数百年,而其弊已极。士方其束发受书,则一意致力于此。稍长则专取隽于有司者之作,朝夕伏而诵之,所以猎高第、跻显仕者,取诸此而已无不足。经史百家,自古著录者,芒不知为何书。历代帝王卿相、名贤大儒,至不能举其人。国家典礼、赋役、兵制、刑法,问之百而不能对一。诸行省郡县疆域,不辨为何方。四裔朝贡、会盟之国,不知其何名。卑陋苟且成于俗,而庸鄙著于其心。”虽篇幅不长,但紧扣“育才”与“治学”两大问题论述,文气贯通,浑然一体。张裕钊论文提倡“以意为主”,他曾说过:“及吾所自为文,则一以意为主,而辞、气与法,胥从之矣。”此文正是该主张的绝佳体现。

  教学相长渐成莲池文派

  同众弟子研治古文,是张裕钊入主莲池后的一大特色。如在批阅书院学生安文澜的课卷中,他就东汉张衡与班固之文章高下略表己意,并以此为例升华到作文之道,“故学问文章之事,徵志趣卓远、风节高峻者,必不芷以与于斯。区区之心,所愿与诸生共勉之者也”。如此课卷批语,在其文集中不在少数。

  初到保定,张裕钊尚感慨“北方风气朴僿,然亦时有一二有志于学之士。惟古文一事,可许问津者殊难其人。乃知学问之道,惟此事正复大难。依古以来,代不数人,人不数篇,有亦哉!”然经过数年执教,古文之风已悄然于北地勃兴,不少后辈学人承张氏学术衣钵,渐成气候。张目睹莲池书院学风之变化,自然喜不自禁,与友人书信中多有展露。如他认为王树楠、贺涛“尤为北方学者之冠”,“王晋卿于许、郑之学,已得要领,它日当以经学名家”,贺涛“其文由曾文正以上窥昌黎,创意造言,已卓然远绝流俗,十八九可望有成。得此士尤以为快也”。另“此间肄业诸生,有崔栋上之、孟庆荣芾臣、刘彤儒翼文、张殿士丹卿,皆毣毣雅才。经学以崔生为最,其余颇识考证塗辙,文笔亦并可造就。”张还积极引介得意门生范当世赴冀任教,并向吴汝纶推荐道:“肯堂天亮诚为过人”,“但以肯堂之才,得大君子以为依归,固当一日千里耳”。

  六载时光,莲池书院受教于张裕钊门下的学生有数百人,有人钻研古文的同时,亦能科考高中。据刘声木《桐城文学渊源撰述考》所载,在莲池书院期间,单独师事张裕钊的有崔栋、张殿士、刘若曾、宫岛彦、黎汝谦、齐令辰、宫岛诚一郎等7人,加上王树楠、贺涛、范当世及其余弟子,一时间古文作家蜂起,渐具学术共同体的雏形。

  刘禺生在《世载堂杂忆》中记道:“保定莲池书院,桐城古文派渊薮。武昌张裕钊濂亭先生掌教多年,以桐城文教诸生,濂亭文集,半在莲池所作。”张裕钊与莲池书院,可谓双赢。张氏古文造诣于莲池书院达至顶峰,其理念亦流播甚广;而莲池书院诸弟子通过终日于张氏门下耳提面命,学问长进神速,渐形成独具北学色彩的古文派别——莲池文派。故徐世昌评曰:“廉卿博综经史,治古文宗桐城家法,而益神明变化之,以是负文誉。主莲池书院最久,畿辅治古文者踵起,皆廉卿开之。”此殆非虚言。

[责任编辑:邱亭]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