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正出新二百期

2018-02-23 13:38 来源:中华读书报 
2018-02-23 13:38:06来源:中华读书报作者:责任编辑:宫辞

  从200期《开卷》谱系中精选成集。

  我常告诫自己,一个人能有效工作30年的话,每十年认真做一件事,一辈子能做好三件事,就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了。董宁文则更加坚韧,他耗去人生中最具生命力的十七年光阴,将他参与开创的一本充满人文精神的小刊《开卷》,连贯不断地编辑了200期,而且正绵延下去。这一行动,在读书日趋成为精神化的今天,是独领风骚的。他本人正像一个守着阵地的哨兵,又如一个不倦的更夫,面对着清冷与幽暗,有时甚至是孤寂无援,却为着警醒他人作着嫁衣。

  近日,由董宁文等编著的《〈开卷〉200期》一书,由天津古籍出版社出版发行并得到读书界的认可。全书分为“序跋”“年谱”“总目”和“人物”四个部分,是从200期《开卷》谱系中精选出来成集的。这套书极似新闻报章的装帧和极小的开本,是让人爱恋的。起初,我是从“开卷有益”这个成语熟悉“开卷”是怎么回事的,那只是一个学生的功课使然。我从部队转业到地方电视台工作后,常去一些有人气的地方进行采访。得到《开卷》这本小册子,就是一次在南京的凤凰台饭店做采访闲暇时,顺手从读报架上取回家的。结束一天的忙碌,就着暖黄色调的台灯光,从包里取出《开卷》,读着读着,满屋子地亮堂起来了,人也爽朗起来了。一篇又一篇的写书、编书、读书的心得,像烛光一样照耀着挚爱读书的人们。我被这本只有30页的册子深深地吸引着,一期一期地追逐,才渐渐地感受到何谓“开卷有益”了。董宁文先生在编辑《开卷》中是下了一番功夫的,对文章的精选首先是着眼于著作者的,能入选的人一定是某一人文领域的行家,于光远、舒芜、黄裳、流沙河、季羡林、范用、王元化、吴祖光、冯亦代、绿原、杨宪益、钟叔河、周有光等等,就织成了一个闪耀着星光的苍穹。于是,作为读者的我,在拜读这个册子的时候,每每就像一次又一次地与学问家们的对话,仿佛仰望着星空,这种境遇使得我跳跃着思维而虚心地跟随着写作人的思绪,获得某一个方面知识的裨益。例如,在董宁文后来专门编纂的一本有关“序跋”的小书中,读着他从数期《开卷》中选出那些年刊登的各位方家的“序跋”,我不仅了解到这个文体的章法,而且从中窥见诸多的掌故作为茶余的谈资。《开卷》还有一个特色,就在于它的每一篇都是有故事可让读者嚼出滋味来的:或是文坛的一段趣事,或是艺界的包袱段子,领着你一起经历文人大家们的苦难辉煌,并从中感悟出有益于自己的人生经验。花费十年汗水心智编撰《林散之年谱》的邵川,曾有多篇关于书画方面的文章刊载在《开卷》中,其中撰写的有关林散之与邵子退之间的诗书情缘,亲切而不失矫情;虽是娓娓道来的语言和率直的细节以及用严谨的态度所做的考证,但对当今人情来往的流弊,尤其是沾着铜臭的书画交易,是有深刻地启示作用。这也是《开卷》自创刊以来,虽几易其主,却一向秉持的情怀。

  《〈开卷〉200期》既是从几个方面对以往的回望,也是为着未来做开拓性的定位。作为数据的200期,可以说是一种成就的表达;而作为一个见证,它代表的是坚忍不拔、守正出新的精神。《开卷》守道德之正,在完整的继承上,瞄准创刊以来笔锋仍健的著名学人的某一面见解;在准确的理解中,惟求其见解的精辟与笃实。《开卷》守学问之正,天下学问皆为一代一代学人锲而不舍所致。因着编者的态度,作者也是从不懈怠,无论是行文中的求实精神,还是选择题材的精巧技法,即便是一个简短的补正,都让读者觉得读出了“板凳需坐十年冷”的道理。《开卷》守行事之正,这得益于董宁文先生的个人作派,他与你谋面时总是十分的谦恭,当然还不失时机地与你淘得编撰往来所需,这肯定是巧妙而有谦谦风度的。出新旨在创新。《开卷》是纲,董宁文沐手所编纂与之相关的各类书籍皆是目,但都在走一条创新之路,才会绵延不绝。素净而简单的封面装帧,有时候印上一把紫砂,往往会给读书带入到一个把玩的情景之中,至少透出俏皮来了。不少的篇章,在正文的严整结构中,贴上作者的书影,既增添了美感,也显现出了编者的匠心。最有奇思的当属董宁文以“子聪”的笔名,一丝不苟地在每期的后缀部分辟出的“开卷闲话”栏目,似乎是为当代读书史留下有用的素材,更多地则给热爱《开卷》的人们提供记忆的印痕。

  去者已逝矣,来者焉可追。捧读《〈开卷〉200期》,守正出新开未来。

[责任编辑:宫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