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一种语言读金庸(三)

2018-04-14 07:56 来源:中国网 
2018-04-14 07:56:31来源:中国网作者:责任编辑:袁晴

  英美文学作品和电影中也有武侠题材,像《罗宾汉》,《亚瑟王和圆桌骑士》,甚至史泰龙主演的《第一滴血》和一些西部牛仔片,均可划入武侠的范畴。金庸先生在《神雕侠侣》第二十回借郭靖之口说出了他对侠的认识:“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正义善良、刚毅勇敢……在这些理想的人格品质方面,古今中外的大侠相差不多,都符合中国儒家所提倡的仁、智、勇的标准。

  中国的侠与外国的侠最大的差别恐怕就在武功上了。外国的侠,如史泰龙或施瓦辛格饰演的角色,不论武功多么高强,基本上还是在人类的体能局限之内,而中国的武侠功夫已经不是人的功夫,而是不折不扣的“神功”了。概括起来,就是两个字,一个是“玄”,一个是“炫”。前者靠的是想象,后者靠的是夸张,在这两个方面,金庸先生算是做到了极致。

 

换一种语言读金庸(三)

  武当派的“纵云梯”,一跃就是几丈高,这样的人去打篮球,还有姚明什么事儿吗?东海桃花岛主黄药师坐在小船之上吹奏玉箫,箫尾喷出的气流就能推动小船飞速前行。黄药师一张嘴,简直就是一台喷气式发动机!要是真能如此,赛龙舟也就不用划桨了,每个选手发一个笛子,直接吹不就行了吗?

  这类玄幻的武功,在外国读者眼中就是“神话”。香港中文大学助教Lokman Tsui从小在欧洲长大,也是个金庸迷。他在接受NPR釆访时说,他至今仍清晰地记得当年在比利时电影院看《卧虎藏龙》的场面:Tsui says he is afraid that some concepts won't make much sense to a foreign audience. He remembered watching 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 -- which was adapted from a martial art novel much like Jin Yong's work -- in Belgium. When the characters started flying, "people started laughing, and I'm like, dude, you are not supposed to laugh here, guys".

  是啊,在中国人眼里,这很正常,武侠就是无所不能,就是应该会飞。

 

换一种语言读金庸(三)

  在翻译《射雕英雄传》的过程中,Anna Holmwood 遇到的挑战是可想而知的。那么多的内功心法、外功招式就足以让译者头晕目眩了,即使绞尽脑汁翻译出来,外国人还是有可能一脸茫然,一头雾水。

  全真教掌教丹阳子马钰在崖顶之上传授郭靖全真教的内功心法:思定则情忘,体虚则气运,心死则神活,阳盛则阴消。

  Anna Holmwood 译文:

  “Clear heart, emotions departed,

  In empty body Qi can spread.

  A dead mind, yet the spirit lives,

  For Yin thrives but the Yang is shed.”

  这四句话,乍看易懂,细思极深,要想译出来并且外国人还能明白,实在是太难了。有些概念,汉语中可以含糊,但英语却含糊不得。体虚气运,心死神活,体虚是怎么个虚法儿?心怎么死神才能活?总不会是得了心梗灵魂出窍了吧?个人认为Anna Holmwood 处理得已经相当好了。马钰念的是4句20个汉字的口诀,译文也是4句,用了26个单词,去掉介词和冠词正好20个英文单词,整齐明快而且还能押韵。更为难得的是译文还真的把道教内功的玄乎劲儿表现出来了。

 换一种语言读金庸(三)

  金庸小说中的武功招式奇幻,匪夷所思,简直是神乎其技。《射雕英雄传》第六回,郭靖与全真教小道士尹志平交手:

  “郭靖乘势直上,眼见敌人一个踉跄,似在地上绊了一下,当下一个鸳鸯连环腿,双足齐飞”。

  英译:Victory felt close, so he pressed on. The young man stumbled and Guo Jing performed a Mandarin Duck kick, one foot following the other like a pair of mating birds.

  “郭靖身不由主,一个筋斗翻跌下来,蓬的一声,背部着地,撞的好不疼痛。他一个‘鲤鱼打挺’,立即翻身跃起,待要上前再斗,只见六位师傅已将那少年团团围住”。

  英译:Guo Jing could only somersault out of the hold and land on his back with a thump. Despite the pain, he flipped to his feet in a Flying Carp. He was about to attack again when he saw the Freaks(江南六怪) had surrounded his opponent.

  高手比武,快如闪电。金庸用了最为简洁明快的语言,一气呵成;Anna Holmwood 的译文充分还原了原文的流动感,用简单的句式和紧张的节奏,把两个少年英雄的比武场面描写得栩栩如生。

  “鲤鱼打挺”(Flying Carp),形象生动,如在眼前,中外文皆然。但“鸳鸯连环腿”就不那么好理解了。鸳鸯虽然美丽,但本质上还是鸭子,如果说“鸳鸯八字脚”还差不多,怎么能将鸭蹼跟武林高手的飞腿联系起来呢?Anna Holmwood 在这里又一次展现了她的翻译技巧。她在Mandarin Duck kick (中国鸭子踢)后面加了一句解释的从句:one foot following the other like a pair of mating birds (一脚跟着一脚,仿佛求偶时的两只鸟)。

  严复在《天演论》译本的序言中写道:“一名之立,旬月踯踌。”Anna Holmwood 要面对那么多稀奇古怪的名称,真是难为她了。(作者:王晓辉)

[责任编辑:袁晴]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