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玉兰花开

2018-04-26 10:41 来源:光明网 王政
2018-04-26 10:41:13来源:光明网作者:王政责任编辑:宫辞

  作者:王政

  楼下花园里的玉兰花开了。那是一株白玉兰,再往前走还有一株红玉兰。白的高洁素雅,红的粉艳无比,特别是那粉嫩细腻,美若凝脂的花瓣,看起来很是养眼,令人悦目。每次走过树下,我总有想伸手触摸一下那花瓣的冲动,可惜花开的太高,我并不能够得着。这倒让我保持了一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欣赏的姿态,每次经过都要注目一会儿。

  玉兰花我最早并不认识,或者说,见到它并不知道它的名字。但是玉兰的名字我是从小就熟悉的。因为在故乡的农村里,从七八十岁的老奶奶,到豆蔻年华的小姑娘,更多的还是那些姑嫂婶娘,有许多人的名字就叫玉兰。在我的心里,玉兰甚至不是某一个具体的人,它代表着乡村里像叫玉兰的邻家大婶一样的所有女人。和玉兰这个名字相类似,很常见的名字还有兰英、兰芳、桂兰、桂花、翠花、桃花等等。那个时候,我虽然没见过真正的玉兰树和玉兰花,但是一听到这个名字就觉得很美,也在平淡琐碎的生活中一点一滴的感受着玉兰的美。这些叫玉兰,或者其他什么兰、什么花的女人,生在乡村,长在乡村。她们秉承了祖辈厚道本分、淳朴善良的一切品性。她们没读过《朱子家训》,但她们懂得“黎明即起,洒扫庭除”,每天早晨,她们总是第一个起床,打扫庭院,抹洗灶厨。她们没读过什么四书五经,但她们知道相夫教子、尊老爱幼。男人出门,她们不忘加一件衣裳,男人干活回来,她们会端上热腾腾的饭菜。她们甚至没有进过学堂,但懂得勤俭持家,和睦邻里。一年四季,她们不但操劳家务,而且在农忙时和男人们一样下地耕种收获。年关将近,她们哪怕缝补浆洗,再苦再累也要让一家大小有新衣服穿。家里来了客人,哪怕出去借两个鸡蛋一斤白面,也要招待好客人。左邻右舍,谁家有事,她们都会挽起袖子下厨,蹲下身子烧火,全力以赴去帮去助。她们有爱,但她们从不挂在嘴上,而是和柴米油盐一起拌在年复一年的日子里。她们也有苦,但他们从不对谁说,而在深埋在日渐增多的手上、脸上的皱纹里……

  最近这些年,随着城乡环境人居环境的改善,公园、广场、花园等地方常常见到白兰花。当然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并不知道它的名字,但却为它的惊艳和高雅而折服。那硕大的花瓣,艳丽的色泽,绸缎一样细腻柔美的外表,就像在影视剧里看到的明目皓齿、仪态大方、气质高雅的贵妇人一样,虽然近在眼前,却遥不可及。尽管如此,当有人告诉我它的名字叫玉兰花的时候,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故乡的村子里那些女人的名字。

  虽然,和城市花园里的玉兰比起来,村子里的玉兰是那么不相称,她们没有妖艳的外表,没有高贵典雅的气质和形象,但是,村子里的玉兰纯朴、实在,她们和我没有距离感,她们就是我的生活。我就是吃他们做的饭,穿她们做的衣服长大的。我的童年和少年生活里,镌刻着许许多多和她们的名字一样美好的回忆。这些娇艳在花园、广场里的玉兰美在形象、美在外表,村子里的玉兰是美在灵魂里、美在骨子里。

  我喜欢开在花园里的玉兰,更喜欢村子里的玉兰。每年玉兰花开,我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起村子里的玉兰。

[责任编辑:宫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