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一线记者舒晋瑜——《深度对话茅奖作家》序

2018-04-28 11:43 来源:光明网 
2018-04-28 11:43:24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廖慧

    舒晋瑜是《中华读书报》的记者,她留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文本阅读。

    舒晋瑜采访我的时候桌面上通常很干净,就一个笔记本电脑,偶尔也做笔录。然后,她就和我聊起来了。她也不怎么发问,就是聊。她的话题往往是起始于文本内部的某个细节——这其实也是一个提示,你的文本我可是“细读”了。她老老实实地问,我也就老老实实地说。这样的采访是不是最有效的呢?我也不知道。我能够知道的只有一点,接受舒晋瑜的采访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我也用不着正襟危坐,想到了哪里,我就说到哪里,很舒服。

    事实上,在闲聊的时候,不像她在采访我,更像我在采访她。

    毕:“总是看见你,你做记者不少年了吧?”

    舒:“不少年了。”

    毕:“哪一年开始的?”

    舒:“1993年。”

    毕:“天哪。——哪一年来的《中华读书报》?”

    舒:“1999年。”

    毕:“一直在?”

    舒:“一直在。”

    毕:“这么多年了,应该给你个主任干干。”——这是我多年来想改而没改成的老毛病,说着说着就拿自己当领导了。

    说自己拿自己当领导当然是一个玩笑,我真正想说的其实还是另外的一件事。在中国,能够始终在一线做记者的其实不多,做到一定的年纪,各方面都成熟了,他(或者她)就被“调”走了。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我们的记者“永远”年轻。兄弟我在国外的时候,看到的情况却不是这样,那里的记者都偏于年长。这说明了一个问题,我们的一线记者待遇太低了。我们江苏有一家媒体,他们的文学记者过几年就要换一茬,截止到现在,我已经开始陪伴他们的第六代记者了。我想说的是,做什么都需要积累,作家需要成长的空间,记者也一样需要。

    2018年,已经是舒晋瑜在《中华读书报》“跑文学”的第19个年头了。她一直在一线。这殊为不易。就在去年2月,利用我在北京宣传新书的机会,我特地请舒晋瑜喝了一杯咖啡。我们聊得更多的却不是书,而是孩子,准确地说,她的孩子和我的孩子。正是得益于这次闲聊,我第一次知道舒晋瑜是淄博人,不是“山西”的“晋”人。她对我说,希望我能够去一趟“淄博文学大讲堂”。我没有犹豫,我说,我去。

    (作者为江苏省作协副主席、南京大学教授、著名作家 毕飞宇)

[责任编辑:廖慧]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