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换一种语言读金庸(六)

2018-05-04 17:26 来源:中国网 
2018-05-04 17:26:45来源:中国网作者:责任编辑:王宏泽

  作者:王晓辉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翻译也是如此。绞尽脑汁译出来的东西,自己首先就不满意,但又不知道怎样才能做得更好,这大概是学外语做翻译的人共同的烦恼。

  我在前一篇文章中谈到黄蓉在一家小酒店点菜时叫的“梨肉好郎君”的英译。Anna Holmwood 的翻译是“......and some pear, done in the style of Lord my Master”。我不赞成“done in the style of Lord my Master”的译法,可自己又拿不出更好的方案,很是郁闷,有一种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却又吐不出来的感觉。

  “五一”长假在家看某卫视的综艺节目,偶然看到屏幕上出现“小鲜肉”三个字,心中一动。“小鲜肉”是当今的流行语,意指俊美少年。那么“梨肉好郎君”中的“好郎君”是不是也是这个意思呢?很有可能。不论是宋朝还是今天,吃零食的多是年轻女子,而梨肉果脯色鲜味美,是典型的女孩子的菜。她们会不会把自己对意中人的想象寄托在一盘果脯上呢?如果是这样,“梨肉好郎君”可以译为“Sweet Boy Preserved Pear”。

  唉,连一盘果脯都翻来覆去搞不定,足见翻译之难!

换一种语言读金庸(六)

  Anna Holmwood 翻译的《射雕英雄传》在名称的处理上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的地方。首先是书名中的“雕”,到底是什么鸟?很多人会把“雕”翻译成eagle,这当然没有问题,但eagle往往泛指鹰科猛禽。其实蒙古人、契丹人和女真人最喜欢的,是一种他们称作海东青的鹰科猛禽。《本草纲目·禽部》记载:“雕出辽东,最俊者谓之海东青。” 海东青体型不大,但迅捷矫健,凌空俯冲,疾如闪电,很少有狐兔能从它的喙爪下逃脱。金庸书中所描写的大雕,体型巨大,可以驮载着郭靖和黄蓉凌空飞翔,有点儿像《阿凡达》中的神鸟。所以,译者选择了Condor来翻译个“雕”字。Condor翼展可达三米,最大的可以达到5米,体型与金庸的描述最为接近,但它却生活在南美。而亚洲的雕,包括东北的座山雕,都达不到金庸的标准。无奈之下,翻译做了变通,来了个“洋为中用”,借用了南美大雕(康多兀鹫)的名字。对此,Anna Holmwood 是这样解释的:

  “This is fiction, after all. And Jin Yong's work already belongs to a collective imagination, even in English.”

  小说毕竟是小说,是想象力的产物,中外皆然。也许,南宋时期真有南美大雕的一脉远房亲戚生活在蒙古高原,也未可知。

换一种语言读金庸(六)

  还有一个例子就是“小红马”的翻译。在小说中,小红马和白雕一样,一直伴随着主人公,它们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坐骑和猎鹰,而是整个故事的重要角色。Anna Holmwood没有简单地将小红马译成Little Red Horse,而是给它取了一个蒙语名字Ulaan(乌兰)。Ulaan在蒙语里是红色的意思,很多蒙古族女孩子的名字叫乌兰,如乌兰其木格、乌兰图雅。用这个名字称呼小红马,远比Little Red Horse更亲切、更生动。Anna Holmwood 不仅煞费苦心地为小红马取了一个蒙古名字,还特意在译文中增加了一句话:"From now on, you will be called Ulaan," Guo Jing whispered. (“从现在起,你就叫乌兰吧,” 郭靖悄悄地对小红马说。)

  我在网上查了好几个《射雕英雄传》的版本,也没见到这句话。我猜想这是译者为了让外国读者方便顺畅地阅读以后的章节而做的铺垫,属于典型的“再创作”。必要的增减,是翻译中常用的方法,但前提必须是忠实、自然、流畅。

  金庸的江湖,是一个复杂的社会体系,有各种帮、派、教、会、道、门,翻译成clan, school, sect, society, way and gate, 行不行?那么多的人名、绰号、武功、招式、穴位、兵器,想多了都眼冒金星,更何况是翻译!黄蓉使用的峨眉刺怎么译?如果只说“Emei Needles”,外国人还是搞不明白那是什么样的“针”,所以,还要进一步解释,告诉读者这是一种traditional weapon in the Chinese martial arts that originated from Mount Emei and consist of two metal rods with points, attached to a ring that is worn on the middle finger. They are designed to confuse the enemy so that the attacker can get close enough to punch (中国武术传统兵器,系两根带尖儿铁棒,中间有一铁环,套于中指,可以转动。用于迷惑对手,近身攻击)。可是,说时迟那时快,等你解释清楚了,战斗早结束了!狼牙棒译成wolf-fang club, 外国人倒是容易理解,因为过去英国也有类似的兵器。可是柯镇恶的毒菱、曲三的铁八卦呢?

换一种语言读金庸(六)

  最让人头疼的是众多人物的绰号。鬼门龙王沙通天的四个徒弟,号称“黄河四鬼”——Four Daemons of the Yellow River,分别是断魂刀沈青刚,追命枪吴青烈,夺魄鞭马青雄,丧门斧钱青健。

  Anna Holmwood是这样处理的:

  Shen Qinggang the Strong, whose weapon is a saber called the Spirit Cleaver.

  Wu Qinglie the Bold fights with a spear called the Dispatcher.

  Ma Qingxiong the Valiant is known for his Soul Snatcher Whip.

  Qian Qingjian the Hardy is armed with a pair of axes known as the Great Reapers.

  强者沈青刚,使一把大砍刀,号称灵魂杀猪刀;

  猛者吴青烈,使一杆长枪,号称送命枪;

  勇者马青雄,善使长鞭,号称夺魄鞭;

  健者钱青健,使一对板斧,号称强力收割机。

  名字有了,兵器有了,“刚猛雄健”四个字分别用“the Strong, the Bold, the Valiant, the Hardy”加以呈现,甚至连绰号也尽可能译出来了。能到这个程度,已殊为不易,至于外国读者懂还是不懂,那就看他们的悟性了。

  名字真是最难翻译,要不然严复也不会因“一名之立”而“旬月踯踌”了。写到这里,忽然想到《论语》里的一句话:“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原来孔子2000多年前就看出来名字是最难搞定的了,如果名字用得不准,语言就不顺;语言不顺,翻译工作就做不好(则事不成)。哲人就是哲人,一部《论语》,不论什么时候读,都会给人以启发。

[责任编辑:王宏泽]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