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只是属于我们的两条街 _读者天地 _光明网


爱情,只是属于我们的两条街

2018-05-28 15:40 来源:光明网 王洁
2018-05-28 15:40:00来源:光明网作者:王洁责任编辑:丛芳瑶

  作者:王洁

  少女时代,曾有这样一部电影萦绕在我心头,成了那段时光里挥之不去的记忆,甚至还会时常光顾我的梦境。影片讲述的是女主人公一直默默地爱慕着男主人公,可出于女性的自矜而迟迟不愿表露心迹,一个不说一个不问。这段情感终于拖到了女主人公垂垂老矣的那天,男主人公守在她的身边,听她用虚弱无力的声音表露出多年来隐藏的心迹,最终在她的病床前潸然泪下。他也深爱着对方,只是这句话让她足足等候了一生,等到步履蹒跚、两鬓斑白,等到心爱之人即将撒手人寰。

  一辈子当中,能遇见让自己心动的人不易,可许多人都会在犹豫与等待中错失,而后在终生的回忆中酝酿悔恨的苦酒,对月空愁。

  每每回忆起这段故事,都会让我泪眼朦胧,一遍遍地在内心深处里唤起了我想要寻觅真爱的决心。每当看到身边的男男女女成双入对,内心就不免多了份酸楚。可我自然明了,爱情不是将就,不是磨平彼此的齿轮来迁就生活;它是天时地利的迷信,是所谓的气场相合,在天地人世间相逢一个对的人,可遇不可求。

  直至遇到了他,我才确信爱情为何物。初见时,他站在深秋夜晚的烟雨朦胧中,双臂环抱胸前,一副别致有型的黑框眼镜下,流露出一双深邃且坚定的目光正默默注视着前方,一件黑色的立领上衣更加衬托出了那种自然脱俗的气质与儒雅。与此时身旁的人群划分出界限,等我想定眼细看他的时候,他用声音先关照了我。看我一副迷迷糊糊、痴痴傻傻的样子,他笑问我是不是在梦游?那夹杂着戏谑性色彩的磁性声音,初次就在我平淡无奇的内心荡起一丝涟漪。我竟然有些恐慌,自觉脸颊微微发热,不知作何回答,只顾冲他笑,却比方才更迷蒙了。

  这份相识来得偶然且猝不及防,可似乎又是那样的理所当然,就像春天里百花的盛开,柳树的抽芽,爱情在这个年龄本该发生,不早不晚。

  这世上所有的夜晚总有相似之处,就连爱情在冥冥中也有着某个不得不遵循的范式。拿袒露爱情本身来说,我们都太过顾及,或是存在于彼此内心里的那份怕被拒绝的怯懦,以至于多年来都没能等到从他嘴里想要听到的那句话。但是又有谁规定,告白必须只是男生的专利呢?我愿意做那个首当其冲的勇士,去尝尝恋爱的滋味。

  我们像往常一样散步在幽静的小道上,昏黄的路灯洒满在他的脸上,光影错落间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偶尔只能用余光感受他英俊阳光的轮廓,我们就一直这样并肩走着,而在心头却都挂着一颗樱桃,很有分量地压在那里, 或许只要上前一步就能够到它,就可以尝到这颗果实的香甜。

  深沉的夜色下,昏黄的灯光将我们的身影拉的好长好阡细,一阵凉风袭来,可以听到风吹起他的衣角发出沙啦啦的声响,偶尔间也可以很清晰地听到我们彼此心跳的声音,既然心有所属,不如早点吐露心迹吧。就这样趁着清冷的月色,我拉过他的手,他身体微微一颤,便于我的目光深情对视,两颗火热赤诚的心就这样交付给了彼此。他温柔的注视着我,笑的像孩子一样开心,不停地揉搓着我早已冻僵的双手,像是要把此生的温暖在这一刻都给我。

  我却在这冬日的飞雪里落下了泪,是甜蜜、是幸福、是对以后生活的期待与向往……爱过于艰难,在试探、游离、迷乱、清醒的这些年里,内心里经历过无数次挣扎与纠结,我甚至无数次怀疑和问自过我自己,我与他是否真的般配?缄默的时光让我一次次动摇,美好的事物总会让人不自信,当真情战胜了一切时,此刻的热泪才是对爱最真实的证明。人生总要去迈出第一步,结果有好有坏,也许会守得云开见月明,也许会彻底跌入谷底,但当你下定决心踏上征途的那一刻,全世界都会为你而加油,为你取得的成功而喝彩。生命有涯,时不我待,唯有不断出发,才能拨开重重迷雾,看见真实的自己。

  两年后,我们相拥漫步街头,当这两条不知在我们俩人梦境中出现和被想象过无数次的街头,真实地被踩在脚下的时候,才了然如此平淡隽永的生活才是我此生所求。陈奕迅歌中唱道:“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当我把终生托付与他的时候,就做好了与浪漫背道而驰的准备。以前我总希望得到一件做工精致的八音盒,却没有人理解我的愿望。当我等到爱人,却已然深刻感悟到:平静接受生活的乐章远比八音盒的乐曲要精彩的多,也就不再奢求,而是选择投身生活的琐碎,和身边的他一起奋勇向前。

  玫瑰不能永远鲜活,但爱人的肩膀能依靠一生。浪漫如风,惟爱永存。

爱情,只是属于我们的两条街

  王洁,中国散文学会副秘书长,陕西西安人。作品散见于《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中国艺术报》《读者》《散文家》等报刊,出版有散文集《六月初五》、长篇小说《花落长安》。屡获全国职工散文大赛、全国海洋文学大赛丶全国青年散文大赛一二等奖。因创作成绩突出,获第二届“三秦优秀文化女性”荣誉称号。余秋雨、贾平凹等文学大家对其作品给予高度好评与肯定。

[责任编辑:丛芳瑶]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