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大学教授与小学校长的“辩论”:父母的无知是(不是)山村孩子成长的最大阻碍

2018-06-15 16:55 来源:光明网 
2018-06-15 16:55:17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廖慧

  “即便他们长大后没多大成就,至少,我们要把他们培养成将来的‘好父母’”。

  邵建和跟我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强烈又带着几分酸楚。

大学教授与小学校长的“辩论”:父母的无知是(不是)山村孩子成长的最大阻碍

  蒲老师此次作为灯火计划的“点灯人”(文艺志愿者),在白石岩小学度过了一星期的支教时光。学校地处山间,条件比较简陋,他就住在保卫处旁边的小房间,房间只有一张床和临时搬来的小书桌,没有卫生间也没有水龙头,洗脸只能跑到学校的公共厕所去。

  邵建和是贵州省紫云县白石岩小学的校长。6月3日到9日,应鲁迅文化基金会邀请,我给白石岩小学的学生们讲授了一周的文学课程。由此,我和邵校长相识并展开了三次火药味十足的“辩论”。

  一、大山里的“空降”校长

  2016年2月4日,刚接到任命还没有正式上任的邵建和,在全县教育系统年终总结会上,当着教育局领导和254位校长的面立了军令状:两年内实现规范化,五年内实现精细化,十年内实现特色化。

大学教授与小学校长的“辩论”:父母的无知是(不是)山村孩子成长的最大阻碍

  孩子们一大早在室外阅读。校长说,他鼓励孩子们到操场上读书,在走廊里读书,在“阅读亭”里读书,读书不一定在教室,随时随地都可以。

  台下一阵骚动。来自紫云县县城和12个乡镇的校长们,心中打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台上吹牛皮的家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校长们不知道邵建和很正常。来白石岩之前,他一直在距离县城更远的岩上小学工作,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乡村老师。2014年5月20日,贵州省远程教育办公室到紫云县视察时选中了岩上小学。谁都没有想到,这么偏僻的小学,竟然有个老师自学计算机,下载远程教育资源并结合本地实际修改其中的教案和课件,在整个紫云县乡镇小学中第一个实现了多媒体教学。

  邵建和也万万没想到,他的人生将由此而改变。

  视察的队伍里有位老者,他就是原白石岩小学校长兼白石岩乡基础教育办公室主任曹中福。退休前的两年里,为了寻找“接班人”,曹中福暗中走访了多所乡镇小学。见到邵建和的那一刻,老校长心里有了答案。

  2014年9月,邵建和被调到白石岩乡基础教育办公室工作。2015年11月,通过考察,他被任命为白石岩小学副校长,开始主持工作。

大学教授与小学校长的“辩论”:父母的无知是(不是)山村孩子成长的最大阻碍

  鲁迅文化基金会“灯火计划”向孩子们捐赠了约800本图书以及22个书架。蒲老师也给孩子们捐赠了120本他写的诗集。

    二、初次交锋:我们缺人,但最大的问题不是缺人

  “蒲教授,你已经来这儿两天了。我不想听‘好话’,我只想听‘问题’。”

  “679个学生,包括校长等管理人员在内一共才35个老师。你们最大的问题是缺人。”

  “除了我,其他34个老师都有教学任务。按照2014年教育部印发的《关于统一城乡中小学教职工编制标准的通知》,小学师生比应为1:19,我们学校基本达到了。”

  “教师平均年龄45岁,其中45岁以上的9人占26%。50-60岁的7人占20%,30岁以下的仅1人。怎么满足孩子们需要?”

  “你说的是事实。我们一直在努力改变,近三年,平均每年引进两个青年教师。我们经常组织教师尤其是老教师参加各类培训,激活思维,更新教学理念。我还把老教师和青年教师放在一个办公室,便于他们取长补短”“为了方便沟通,新学期教师大会我命令每个老教师必须学会微信,刚开始他们还有点情绪,现在微信玩儿得可溜了!”

大学教授与小学校长的“辩论”:父母的无知是(不是)山村孩子成长的最大阻碍

蒲老师在白石岩小学

  “本科共8人,其余27人均为大专或以下。老师肚子里都没货,怎么教学生?”

  “学历低肚子里就一定没货?”我一时不知道怎么接招。难道触到他的痛处了?邵校长没有理会我的“短路”,“我鼓励老师们提升学历层次,在绩效考核、评优评模、岗位聘用等方面予以优先考虑;还组织他们参加职业培训提升专业能力。”

  “有些任课老师专业不对口,语文老师教数学;英语老师教美术。”

  “这种现象会越来越少。个别缺老师的科目,我们聘请校外专家来代课。”“你当然可以请外面的专家来上课,可你能确保他上完一个学期还会来吗?他要哪天有事,是不是随时可以不来?你有制约他的办法吗?”

  “这个,恩,确实,确保不了……毕竟人家过来是没收钱的。”

  “既然确保不了,教学就很可能受到影响。说到底,还是因为缺人!”

  “是,我们是缺人,但最大的问题不是缺人!”

  “那你说最大的问题究竟……”我正要“穷追猛打”,同行的鲁迅文化基金会联络人小崔走了过来,“最大的问题是温饱问题,该去吃饭了!”

  我和邵校长的第一次交锋,就这样结束了。

大学教授与小学校长的“辩论”:父母的无知是(不是)山村孩子成长的最大阻碍

  白石岩小学的孩子们独立性都很强,许多孩子小学一年级就在学校寄宿,自己照顾自己的生活。

  三、厕所偶遇:我们缺钱,但最大的问题不是缺钱

  支教的7天,我住在“医务室”。一张单人床、一套旧桌椅,除此之外,别无他物。整个学校有且只有一个公共厕所。这个厕所也是我早晚洗脸刷牙的地方。

  “如果你们的问题不是缺人,那就一定是缺钱!”在厕所偶遇邵校长,我来了个单刀直入。

  “两年来,县政府前前后后给我们拨了250万左右,用于运动场修缮、花园绿化、立面改造”“乡政府划了块地修建教师公寓、学生宿舍和食堂,省去我们一大笔经费”“社会赞助越来越多,就像这次你和鲁迅文化基金会送的书,又帮我们节省了开支”。

  “可你们连个像样的厕所都没有啊!”

  “我们的功能室很快就会建起来,在建的有书吧、音乐室、美术室、计算机室、播音室、体育器材室、科学实验室、多彩(留守)儿童之家……”

  “可你们连个像样的厕所都没有啊!”

  “是的,我们缺钱,但最大的问题不是缺钱。”

  “你刚刚还说县里拨了钱。”

  “……”这次轮到邵校长“短路”了。

大学教授与小学校长的“辩论”:父母的无知是(不是)山村孩子成长的最大阻碍

课外,蒲老师和孩子们一起游戏

  刚才的谈话可以说是“牛头不对马嘴”。我一直追着“厕所”的问题不放,而他或许已经沉浸在近年来学校的“大变化”之中。

  这个教学质量全县倒数第一的小学,自从邵建和来了之后,彻底变了样。教学成绩一路飙升,硬件设施不断完善。可以想见,他要愁心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小小的一个厕所,显然还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

  看着这个四十岁不到却满脸憔悴的年轻人,我不禁为自己的“咄咄逼人”自责起来。

  邵校长似乎并没有觉察到我内心的波澜,“我们俩做个‘交易’,你给老师们做个讲座。做完讲座,我告诉你答案。如何?”

  “行!”

  四、终极较量:最大的问题究竟是什么?

  我的讲座安排在周五下午,周六上午要返回重庆,这次讲座也就成了我的告别仪式。我从爱学生、爱学习、爱自己三个方面探讨了“如何做一个‘三爱’老师”。讲座很顺利,事后的交流热烈而愉快。

  老师们走后,会议室只剩下我和邵校长。我正要督促他履行诺言,没想到他来了个“先发制人”:就算老师做到了“三爱”,孩子们就一定能够健康成长吗?我怔怔地看着他,难道不能吗?

  “白石岩的老师,没有一个不是发自内心爱学生。可这些学生的父母又是怎么做的?”“上学期的一天,一(1)班语文老师正在上课,看到有个学生额头冒汗脸色苍白,走过去一摸,额头烫得吓人,赶紧打电话给他父母,”“你猜他父母怎么说?昨天晚上我就知道孩子发烧了,今天早上带他来学校。我是交了保险的,难道你们不应该送去医院吗?”

  后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不管怎样得先把孩子送医院啊!幸好送去及时,医生说,要是再晚一步,后果不堪设想。等孩子的烧退得差不多了,父母才磨磨蹭蹭地赶过来。后来听孩子说,他爸妈前晚上通宵打麻将去了。

  这种父母毕竟是少数吧?

  少数?邵校长点了根烟,“国家给小学生提供了营养餐,孩子们在学校吃的午饭和晚饭都是免费的。早餐自行解决。几乎每个学期都有父母跑来理论,说他们的孩子在学校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坏了肚子。结果医生检查,全都是在外吃早餐给吃坏的。”

  学校为什么不把早餐也安排了呢?

  父母们不愿意啊!他们不信任学校。一个学期,100顿早餐,每顿3块,一共才300块。可就这300块,父母们都不愿意花,宁可让孩子在外面吃那些得不到健康保证的东西。

大学教授与小学校长的“辩论”:父母的无知是(不是)山村孩子成长的最大阻碍

蒲老师给孩子们上阅读与写作的讲座课,大家听得非常认真。

  没有发动老师们做做工作吗?

  有些父母不尊重老师,甚至有点看不起老师。我们建设“家长学校”,为的是方便沟通,了解孩子在家里的情况。老师们主动加父母们微信,有的父母装作没看到,有的甚至把老师设进“黑名单”。一次,我们的老师发现班里有个孩子没来上课,给他父亲打电话,一次没接,两次没接,第三次接通就开始骂人。

  作为一个大学老师,我很少跟学生家长打交道。邵校长的这席话,我没法做到感同身受。我也是在农村念的小学,只记得那时候我的父母对老师是非常尊重的。

  “你说的‘爱学习’,我很赞同。”邵校长拿出一份“师生读书成长计划”,“从校长到老师再到学生,每个人都制定了详细的读书计划。我们还专门为老师们建立了‘白石岩小学读书群’,每个老师都要‘打卡’,将当天自己读书的‘音频’发到微信群。老师爱上了读书,自然会引导学生去读。每天都有晨读、午读、阅读指导课,读书已经成为师生们的一种生活方式。”

  是的。我经常听到孩子们读书的声音。这种办学理念正好契合了校训“书香沁人、爱心树人”。

  可惜啊!刚才还一脸笑容的邵校长,听到“校训”两个字忽然叹了口气,“这书香只能沁到孩子,沁不到他们的父母!”“每次开家长会,我们都要叮嘱家长,多引导孩子看书。有的父母也不是不想孩子学习好,关键是他们自己没多少文化,更谈不上教育理念,不知道该如何去引导孩子。”“还有一些父母,从骨子里认为读书无用,孩子‘混’到中学毕业就可以了。这样一来,孩子在学校养成的读书的好习惯,一回家,全没了。5加2等于零……”

  我和邵校长都陷入了沉默。这场辩论赛,邵校长大获全胜,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开心。我知道,他是希望我赢的。

  五、结语

  白石岩小学,是中国山村小学的一个缩影。山村小学缺人、缺钱、更缺良好的家庭教育。家庭教育是孩子成长的基础,父母是孩子第一任也是终生的老师,其“知”与“行”影响孩子的一生。改善山村家庭教育质量,是一个系统工程:

  一,国家应尽快制定出台相关法律,将家庭教育纳入法治轨道,让山村父母知晓并重视子女教育,切实增强家庭教育的有效性。

  二,地方政府应引导山村父母改变片面的就业观和人才观,培养他们的长远眼光,重视孩子的全面发展教育。

  三,教育部门和中小学要积极开展家长大讲堂、家委会建设、家长学校建设、引导多元社会主体参与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等,向山村父母输入先进的文化理念,努力让他们掌握最低限度的教育学知识。因为,文化是一种精神力量,能够起到铸魂化人的作用,可以从根本上唤醒山村父母的家庭教育意识。

  鲁迅先生曾说:“文艺是国民精神所发的火光,同时也是引导国民精神的前途的灯火”。希望这盏灯火,能够照亮广阔的乡村社会,照亮孩子们,也照亮他们的父母。

  作者:蒲俊杰,重庆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本次应邀成为鲁迅文化基金会灯火计划的“点灯人”。

  光明网邱晓琴整理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光明网的观点或立场。

[责任编辑:廖慧]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