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一片叶子的品质

一片叶子的品质

2018-12-02 11:08来源:光明网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张子影

  一、水口

  那个地方名字叫做“水口”。

  这个名字一唤出来,天然就有一种水气氤氲的味道。而那样一个水灵出色女子的故事,便在这水气氤氲的地方,被慢慢地讲起。

  哥哥把弹弓再一次稳稳地瞄准后,停了半晌,泥砣的弹丸却迟迟没有射出。天气很清好的,对面树上的板栗也看得清清楚楚,只是,身边没有响起如昔的喝彩,他的回头看,他的妹妹,那个垂着两条辫子的小姑娘,并没有象以往一样雀跃着跟在身边。

  哥哥在山坡中的一片碧绿中找到她时,她正坐在山石上,若有所思般地遥望远处的山,手指无意识地绕着她的发辫。

  哥哥伸开手,掌心躺着几颗板栗果实,那是那个年代里做兄长的他能给予疼爱的小妹最好零食。平素她是要笑逐颜开的,但今天,她看也不看,兀自对着远处的山说:那边是什么?

  哥哥说:那是顾渚山。

  我问你山的那边是什么?

  还是山呗。做哥哥的心无诚府地说。他不明白,小小年纪的妹妹为何要做如此发问。

  几十年后,回忆起这个片断,杨亚静说,其实她也并不知道,当年的那个望着远处起伏山峦的自己,心里到底期待什么。

  关于童年和少年所有的记忆,杨亚静说了一句很简洁却经典的话。她说:

  我是闻着水口的茶香长大的。

  评茶师杨亚静是湖州长兴人,出生在水口。父亲自七十年代起任职代销社主任。别看职务不算高,但在那个计划经济物质严重匮乏的年代,这是让人很有些小艳羡的职位。照杨亚静的话说,他们家与县领导是同住在县府的“水泥瓦房”小院里的。

  茶在中国是有千年以上历史的,对于爱茶的国人来说,开门七件事,对于长兴人来说,茶是每天醒来后的第一件大事。供销社有一个重要的功能是出售茶叶,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在差不多长达二十余年的时间内,供销社是人们能够买茶的唯一去处。

  高中毕业,象那个时期大多数的年轻人一样,杨亚静招工进了供销社,这时叫做“长兴土特产公司”。因为年纪小,领导安排她去门市部站柜台,专门卖茶叶。

  虽然天天与茶叶打交道,但杨亚静真正认识茶,还是在那个春天。

  父亲在水口顾渚的朋友,带着和她同龄的女儿来到她家拜访父亲,并且带来了生长在自家顾渚山上,自己亲手做的茶叶,冲泡后茶香泗溢,一下子就把杨亚静紧紧地吸引住了,就相约去朋友家采茶制茶。因当时顾渚山还没有通车,车只能开到水口,她们二人搭上一辆拖拉机,在摇晃的嘭嘭声里出了县城。

  到了女友家,两人各戴着一项草帽就出门了,女友还拎着一只小板凳,是为她准备的。

  那是个迷人的春日,小风轻吹,天上云层不薄不厚,似雨非雨的样子,她跟着女同学,走过一段乡间泥路,进入山间。

  那一片茶山。

  那一片扑面而来的绿。

  那是一片山间的天然古茶园,女友的身影在沿坡而上的株株茶树间出没。她学着她的样子采摘茶叶,细细辨识芽尖的成色。待太阳转西她们下山时,两人综合了一下所得:差不多有一斤多鲜叶的样子。望着小提筐里鲜嫩美丽的芽叶,她的惊喜无以名状。那一株株纤弱的嫩芽,碧绿中略带红紫,楚楚动人。

  这欣喜还没有完结。吃过晚饭,女友将摊晾了数小时的茶叶收进屋里,开始炒茶。锅的温度一点点升高,茶叶在锅中翻炒,按照行内人的说法,这个过程叫做:杀青。其后,要炒青。揉、捻。

  满屋茶香。

  那个香。把我简直醉倒过去了。杨亚静说。

  多少年过去了,杨亚静还是无法忘怀那个茶香醉人的夜晚。

  “她们家住的是很普通的乡下的房子,泥墙泥地,与我在县政府大院家的住房完全不能比,但是,那个晚上,我睡得太香了,太沉了。我觉得这间房子太美好了。”

  这个茶香弥漫的醉人的夜晚永远留驻在杨亚静的心里。这一年是1981年,杨亚静17岁,也是她参加工作的第一年。从此每年的春天,她都会调休去顾渚山采茶、制茶。

  对茶叶的爱好从此缔结在她的心里。每天上班后,她第一件事是先泡好一杯茶。

  其实当年供销社出售的茶叶就只有两种,一种是普通炒青,每斤1元多点。另一种标为“一级”,每斤的价格是3.62元。算是非常、非常贵了。茶叶都是来自顾渚本地的,父亲是个认真的人,为了进到便宜又品质好的茶,足迹踏遍了顾渚的每一个角落。

  七十年代后期的长兴人大多还记得长兴土特产公司门市里那个站在柜台里的修长纤弱的小姑娘,门市部的门脸很旧的,一只瓦数不大的灯泡照着,但是她青春的面孔照亮了这个小小柜台。她轻言细语地介绍茶品,十指纤纤地包茶叶,未了,收了钱,会对所有的客人启齿一笑。那是些美好的日子,宁静,清澈,香气弥漫。

  无忧无虑。

  二、顾渚

  顾渚是山名。顾渚是爱茶人的骄傲。

  爱茶人无不知陆羽,知陆羽就知顾渚,茶圣陆羽是在顾渚写出了《茶经》。

  命运总是在人们不经意间,表现出它的不可思议性,它能给予人的艰辛与磨折,杨亚静在她知天命的时节才知晓。长兴土特产公司门市上那个巧笑倩兮的好看女子,突然有一天,就再不见了身影。门市连同公司的大门,都关上了。

  1999年,杨亚静下岗了。

  起初,杨亚静对于下岗这件事的反应,并不象其他人那样激烈。她是个聪慧敏感的女子,其实,从前几年开始,对于土特色公司经营状况的担忧就早已经存在了。所以,通知到达的那天,她很坦然,甚至长出了一口气:这件迟早要发生的事情,如同那只头顶上的靴子,终于掉下来了。同事之中,很多人哭了。杨亚静没有哭。这个性格倔强的姑娘知道,区区些许眼泪于事无补。她用看上去平静的神情迅速办理好了一切。她拿到的全部钱是:14000元。这是她自1981年进入供销社,到1999年下岗,整整17年买断工龄的全部收入。

  直到她捏着那笔薄薄的钱回到家,面对父亲忧虑的眼神,看着刚刚会趔趄行走的儿子,她才突然明白:自己从此,是一个没有单位,没有收入的人了。年届30,这个岁数于女人是尴尬的,不算大,但绝对不再年轻。她仿佛是被突然扔进大海里的一条鱼,看似世界阔大,却全无头绪,今后的日子如何游走,全在个人了。她此时才恍然发现,活了这么大,居然一无所长,连养活自己的本领也没有。儿子已经上小学,爱人的单位也处于风雨飘摇中。下岗后的杨亚静经历了一段起伏不平的日子后,调整好心态,开始走上了创业之路。她坚信,自己下岗后,是另一种生活的开始,只要自己努力,一定会活得更加精彩。看到年迈的父母对她生活的担忧,以及培养渐渐长大的儿子所需的费用时,她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努力,只有自己生活好了,父母才不会担心,这也是对父母最大的孝顺。儿子是自己生命的延续,一定要好好培养他成为一个对社会、对家庭有担当的人。

  因无资金扶持,又无创业经验,借贷了近十万的初期创业以失败而告终。但是,杨亚静是个不服输的女子。她好强,更自尊,她十分努力,也够用心,每天很忙很累,但是同时,她也开始迷茫,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一颗心象是天天揪紧着悬在半空里,哪哪儿都靠不上岸。。

  直到有一天,她因事路过顾渚,一片茶山扑面而来。

  那一片茶山。

  那一片扑面而来的绿。

  漫山遍野的茶树以一如既往的温存和安详迎接她。她象被子弹击中一般立时刹住了脚,站在那片茶山前,蹲下身来采下一片绿芽,所有关于茶叶的记忆在那一刻都复活了,那颤抖在小提筐中的片片嫩芽,翻滚在热锅中的茶叶,那阵阵弥漫而出的醉人茶香……她的心,在那一刻变得柔软,舒展,熨贴。

  她突然热泪盈眶。她恍然大悟:在长兴,守着顾渚山,还有什么是比茶叶更贴心的事物呢?从此,她放下了所有其他的创业想法,专心致志的要做好茶这一行。

  现在我们要说长兴。还有长兴的顾渚山。

  长兴是中国茶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境内的顾渚山海拔355米,清同治《湖州府志》载:“昔吴王夫概顾其渚次,原隰平衍,可谓都邑之所,顾渚山景色 今崖谷林薄之中,多产茶茗,以充岁贡 。”《寰宇记》载:“山夹于斫射,悬臼两岕(谷)之间,西靠大山,东向太湖,气候温和湿润,土壤肥厚,山阴处多云雾,宜茶叶生长。”唐代湖州刺史张文规称:“茶生其间,尤为绝品”。“茶圣”陆羽多年游历后最后定居在长兴,写就了我国第一部茶叶专著——《茶经》。在中国茶文化史上,陆羽的茶学、茶艺、茶道思想,以及他所著的《茶经》,是一个划时代的标志。

  杨亚静开始做茶。一个女子面对命运的抗争从此开始。

  供销社培养起来的老一代爱茶人还在,他们大多开始进入老年,成为茶叶的主要消耗群体。新一代如杨亚静般的青年人已长大了,渐成饮茶生力军。这一时期品了大半辈子茶的父亲正好退休赋闲在家,于是父亲义务做了女儿的帮手兼向导,他带着女儿,坐着儿子开的车,三个人在长兴的大大街小巷寻觅。杨亚静是在茶堆里长大的,她从供销社到土特产公司的那十多年的班不是白上的,她识茶,认茶,也懂茶,从父辈那里承袭多年的优质茶浸润,杨亚静建立起了良好的品位。没过多久,也没有费太多的周折,杨亚静就建起了自己的茶叶产销链。每年春天起茶出茶的时节,茶农们争着把自家的好茶送到她的铺子上。她有了固定的客户,她的周围渐渐有了固定的茶友,不忙的时节,她与她的朋友们一起,聚在顾渚山下,喝茶,聊天。看着孩子在清风原野上奔跑。

  生活仿佛从此走向了正轨。人生就如果就此到顶,倒也算得上心满意足。但杨亚静不是个只满足安逸富足的人。当年那个指着远方的山峦向哥哥询问的小姑娘长大了,内心里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再一次令她不甘平静。她自认为小小的长兴已经不在话下了,她要把家乡的好茶介绍给更多的人。

  她首先想到的是开放中的大上海。

  说干就干。她拿出全部积蓄,约了朋友径直去了上海。一番考察选择,看中了一个还算满意的地方,在2001年的春天,开了一家茶楼,一番精心装修装饰后,赶在春茶上市时节开业了,按着上海人的习惯,茶楼取了一个讨乖的名字:“浙江茶行”。没想到,开业第一天,上海人精致的审美文化就给了她当头一棒。

  第一个进来的是个中年男人,把店内陈设的种种茶仔仔细细看过一遍,又问过一遍后,才操着上海腔,慢声细气地说:我买龙井。

  杨亚静很高兴,用她美丽的微笑面对这第一个客人:好的,您要多少?

  上海男人伸出一根手指,慢声细气地说:侬给我称一两。

  杨亚静有点吃惊,她不太相信地看着他,问道:您要多少?

  男人说:一两。

  杨亚静连问了三遍,这个上海男人的回答都一样,最后一次回答时,他显然是有些生气了,而杨亚静的反应是——“我差点晕过去!”

  从小到大,杨亚静都知道,在她的家乡,水口,长兴,甚至整个湖州,人们每天早晨起来就要泡好一杯茶,每天早晚茶不离手。当地人在每年的这个时节春茶下来的时候,就会买好一年用的茶,进了茶铺,一次买上五斤十斤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可是这高楼大厦林立的上海,一个男人进了茶铺居然只买一两茶,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杨亚静哑然了,她耐着性子包了一两茶,男人有些不快地提着走了。

  那一天一个两个陆陆续续的,先后来了十几拔客人,杨亚静说得口干舌燥,到了晚上打烊的时候一盘点,总共才卖掉了不到一斤茶。

  这一日,一个相熟的客人来了几位茶友来访,杨亚静泡茶亲自招待。一个客人张嘴就问:你们有铁观音吗?

  杨亚静哑然了,她听不懂,她想,自己居然不知道,还有名字叫做“铁观音”的茶。

  朋友看出了她的窘,就打圆场说,客随主便,我们听亚静安排好了。亚静介绍一下你们长兴的好茶。

  众人坐下来。杨亚静说:长兴是出贡茶的地方。看着客人不停地点头,杨亚静笑着说,顾渚山脉的紫笋茶,可是我们长兴人的骄傲。

  长兴好茶很多啊!杨亚静点着手指数着一二三,说出一些长兴著名茶叶和茶厂的名字。看着客人不停地点头,杨亚静继续说:我们长兴有三绝:紫沙壶,金沙泉,还有紫笋茶。我们长兴最好的茶是紫笋茶。此茶就产于我的家乡长兴县水口乡顾渚山一带,是我们长兴人的骄傲。长兴紫笋茶是唐代的贡茶,而且在1979年恢复名优茶后,八十年代多次获得全国十大名茶之一。杨亚静说。

  客人中的另一位,一直微笑沉默不语。听到这里,客人突然说:

  紫笋茶在唐代应该是饼形状的,可是,工艺已经失传了。

  紫笋不仅是茶,紫笋是一段历史,更是一种文化和精神。客人又说。你应该去参加茶艺师培训,客人建议她说。

  那个夜晚杨亚静失眠了。月光照进她小小的房间,四下精心摆放的各种茶具茶叶器物,在夜色里静静吐露清氛,她意识到,自以为喝了十几年茶的人,其实对于茶知识、茶文化及茶技术的了解和掌握实在只是冰山一角。

  三、紫笋

  2001年10月间,杨亚静转让了上海的茶行,打点行装回了长兴。然后又离开长兴,去了杭州,宜兴,北京,她放下生意,师从中国茶艺界诸大师,学习茶艺。生存于她,已经是退而其次的,她决定重新开始另一种茶艺人生——不再仅仅是为稻粮谋。

  2002年10月,她报名参加了中国茶叶博物馆茶艺师培训,在这个茶艺师的摇篮中迈开了学习茶艺的第一步。培训期间,她掌握了中国茶文化发展史、中国六大茶类以及如何泡好一杯茶。凭着对茶的热爱和努力学习的精神,她顺利地考取了中级茶艺师。培训结束后的第二天,她跑到了宜兴,买了一套茶具,专门练习铁观音的冲泡方法。

  第二年,她考取了高级茶艺师。经过几年的学习加实践,茶系理论烂熟于心,茶经历史深入浅出,茶艺操作亦开始步入臻境。

  考取高级茶艺师后,回到长兴,她开了一家“雅静茶艺楼。”茶楼全部田园设计,一应装潢全部绿色,竹林,藤蔓,父亲亲笔书写的八块“名茶简介”的牌匾,分挂在各个房间。此时,“雅静茶艺楼”名噪一方。

  2005年,她又一次走进中国茶叶博物馆,参加茶艺技师的培训,在培训期间,再一次地听到紫笋饼茶的辉煌历史。因此,除了品茶、鉴茶、制茶、泡茶,她还在默默都决定一件事:一定要研制复原紫笋饼茶的加工工艺。

  长兴顾渚山由于优越的自然环境和良好的土质条件,早在数千年前已孕育出人间稀世珍品——紫笋茶,陆羽《茶经》曰:“茶之笋者 ,生烂石沃土,长四五寸,若微蕨始抽,凌露采也。”顾渚紫笋,因其鲜茶芽叶微紫,嫩叶背卷似笋壳,故而得名。经过“茶圣”陆羽的推荐,被列为唐代贡品,自唐朝广德年间开始以龙团茶进贡,至明朝洪武八年"罢贡”,并改制条形散茶,前后历史6 0 0 余年。从中唐始,顾渚山已经是皇帝的“御茶园”。宰相李吉甫撰《元和郡县图志》中载:“贞元以后,每岁以进奉顾山紫笋茶,役工三万,累月方毕。”诠释了唐代贡茶的盛况。

  听说杨亚静要研究恢复紫茶饼,业内人士大吃一惊,好朋友们推心置腹地说:这可是失传多年的技艺,多少人研究了多少年,终是不了了之,如今你正是声名鹊起之际,守着你的“静雅”和你的名气多好,小心骑虎难下,坏了名声,失了声誉。她不反驳,不激越,只是淡淡一笑。朋友走了,她继续她的研究。

  她又一次戴上了草帽,走遍了长兴顾渚的山水,终于找到一片满意的茶山,这是真正“藏在深闺人未知”的处女地,连路都不通,附近的茶农采茶,全部是徙步进入山间。她脱去所有的绫罗绸缎,每天素衣布服,一项大草帽,随着茶农们一起上山,除草,间苗,采茶芽。几十里的山路,每天来回,脸庞晒得通红。收来的茶,她亲自晾晒,揉捻,焙炒,渥堆……

  她给她的紫笋茶取名“大芥峰”,用的就是茶叶产地的地名。

  当年的紫笋茶在唐代贡茶中居于何等地位,从唐文宗时重臣韦处厚的诗句可见一斑,诗云:“顾渚吴商绝,蒙山蜀信稀”。意思是紫笋茶被“中枢”掌控,而曾被陆羽评为全国第一的“蒙顶茶”,已退居到皇宫里很少有人问起。所以,在唐代贡茶中,紫笋茶处于“至尊”的地位。但到了明末清初,紫笋茶逐渐消失。几百年来,不乏有有识之士悉心钻研,但一直未能如愿。现在,一介女流杨亚静的独自探索,在行内人看来,可谓是令人心惊的雄心宏大。

  比起行云流水般美丽与优雅的茶艺表演,制茶与制作茶饼的历程堪称煎熬艰辛与艰难。紫笋茶饼失传已久,从茶具模具的选择到制作流程过程都无据可查。一本《茶经》杨亚静不知翻了多少遍,还不时打电话或者上门,向诸位茶界大师求教。

  就说这个拍模成型的过程吧,起初完全不知道要拍成什么样——拍紧了茶叶闷住了,拍松了茶叶散了,这松紧程度只在手掌里的体会,没人能道出准确的量值。一个烘焙周期是一周左右,这一周的时间里她就守着她的茶,日夜无休地盯着,实在困顿了就打个旽,才睡着又惊醒,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跳起来去看她的茶罐。没有人知道,杨亚静经过了多少失败。那些个夜不能昧的夜晚,她每每面对因失败而破碎的陶臼,累得眼泪都流不出来,一张姣好的花容面,熬成了夜婆状。

  那些夜以继日的日子里,而对茶炉她偶尔的神驰竟是看到了当年,那个坐在田野地里,遥望远方的小姑娘。

  山的那边是什么呢?

  2007年春天,她终于成功研制出了大唐贡茶——紫笋饼茶,并复原了大唐煮茶法。同年12月,她与朋友合作创办了长兴丰收园茶叶专业合作社,在十里古银杏长廊,也就是唐代贡茶区“伏翼涧”承包和开发了几百亩茶园。

  2008年,大唐贡茶院重建后隆重开业,一排排紫茶饼摆放在醒目的位置。这一天人流如织,人们听说紫笋茶饼重出江湖,人人趋之若鹜,争相一睹为快,长兴一时万人空巷。在贡茶院,他们终于见到,那些四两、五两装的小饼,沉静而低调地据守在特制的盒子里。

  许多老人居然热泪盈眶。

  凤辇寻春半醉归,仙蛾进水御帘开。

  牡丹花笑金钿动,传奏吴兴紫笋来。

  2008年3月底,杨亚静送了十只紫笋小茶饼进京,在全国名茶拍卖会上,10只总重不过300克的茶饼拍得5.3万人民币。在茶界引起轰动。之后,杨亚静创办的长兴丰收园茶叶专业合作社注册了“大岕峰”商标,并提出了合作社的宗旨,即“做老百姓喝得起的放心茶”。“大岕峰”牌紫笋茶连续四年获得浙江省绿茶博览会金奖,靠的就是从茶园管理到加工工艺质量关的严格把控。

  四、春天

  杨亚静的茶室,四季如春。

  如今端坐在亚静茶艺工作室的她,沉静而优美地取茶,冲汤,碗中茶叶或淡绿清澈,或沱红如翡,香醇甘爽,回味生津。她淡然地聊天,听歌,与朋友们闲话天南地北。同样是天南地北的客人,不远千里,来到这里,只为她的一杯茶。

  不管在外头的名声多么响亮,杨亚静只专注她面前的一杯茶。

  春天是收茶的时节。

  很少有人象她一样那么瞩意春天。春天是她的全部,在春天里,她特别焦急,特别激动,特别希冀却又特别心平气和。因为她要把每一片茶都做到最好。

  是哪一个春天里,风雨突然提前来了。下班前,她固定赶到茶叶点上检查收来的茶叶,逐一检查十几袋茶叶,在某一个包中,她恍然觉得,有点点不同。她将这一大包所有的茶倒出来,终于发现,茶包的底部,有少许的茶叶,干度不够,或者是袋子受了潮,或者是杀青时没有完全处理好,杨亚静要求所有的新叶都必须放在石灰缸里放够一定时间,收去新茶的火气和清气。

  供货商是她的老朋友了,两个合作了多年。杨亚静一个电话打过去,告诉对方:不仅我这一次全退货,而且从此以后,你的茶,我一根也不要。

  另一个电话是打给客户的,她告诉他,因为货源不达标,他们在她这里预订的茶叶,只能提供一半。电话才打出去,客户就上门了,客户说:我们订的茶是给员工发福利的,等级上略微逊色一点儿没有关系,或者降价一些也可,这数年来他一直在杨亚静这里订茶,非常放心,所以他不愿意再到别处跑,财务上也要多些手续。

  杨亚静固执地摇头说:不是从价钱的问题,从我手中出去的茶叶,不能降低品质。

  给你的朋友们一杯真正的好茶。这是她的境界。

  你看到的茶叶是这个春天发出来的,但它的树枝,树干和树根在地下,在山间经历了多少岁月风雨,才在这个春天孕生出了一片茶叶。这每一泡茶汤里,浸透了自然经年的积蓄。

  在紫笋持久留香的回味里,她说:我所有的努力和坚持都是值得。

  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

  不羡朝入省,不羡幕登台;

  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

  拥有春天的杨亚静是一个幸福的人。

  拥有了春天的杨亚静是幸福的,她让长兴的茶再一次从顾渚山走出去,走向了山外。如果说,茶里有长兴人的神,这紫笋就系着长兴人的魂。

  她是曾经被社会前进的大潮挤下轨道的人,她曾经是被时代无情搁置一边的人,但是在这片叶子上,她找回了自己的位置。

  从长兴回来我迷上了紫笋茶。紫笋不仅仅是茶。

  每一片叶子都含着长兴人的品质。

[责编:丁玉冰]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全球意义

  • 河南汝阳:党建引领扶贫 畜牧助推增收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12月13日凌晨3时,在青海省海西州茶卡镇上演极美光柱,吸引了摄影爱好者驻足拍摄。朱剑男 摄  12月13日凌晨3时,在青海省海西州茶卡镇上演极美光柱,吸引了摄影爱好者驻足拍摄。
2018-12-15 15:00
受连日寒潮侵袭,有“江南第一仙山”之誉的江西省三清山风景区迎来降雪,景区被白雪覆盖,玉树琼枝,漫山琉璃,美若仙境。张和忠 摄  受连日寒潮侵袭,有“江南第一仙山”之誉的江西省三清山风景区迎来降雪,景区被白雪覆盖,玉树琼枝,漫山琉璃,美若仙境。
2018-12-15 14:59
12月12日,在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龙岩乡万亩草甸,村民在覆盖薄冰的道路上骑行。12月11日,一辆汽车在雪中的山东省枣庄市台儿庄区涛沟河湿地道路上行进。这是在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毛坝乡拍摄的山林雪景(12月13日无人机摄)。
2018-12-15 11:03
2018-12-13 14:19
黑龙江哈尔滨市的冰雪主题乐园哈尔滨冰雪大世界的采冰和建设工作近日拉开帷幕。为保证足够的优质冰供给,每天有近千名采冰人和700多辆运冰车参与到采冰工作。
2018-12-13 14:17
当日,为期4天的第六届“冬之韵”黑龙江省大学生雪雕比赛在哈尔滨太阳岛雪博会园区进行至第3天,35支高校队伍的作品尽显冬韵。新华社记者 王建威摄  12月12日,选手在雪雕比赛创作中。
2018-12-13 14:17
东莞长安镇南临珠江口,可曾经却是一个吃不上鱼和米的鱼米之乡,为谋生为求变,这个小镇抓住改革开放的时代机遇,把耕地鱼塘建成工厂,更在世界制造业梯度转移中抢抓先机,变迁成长为“手机小镇”,成为中国制造的智能“机”地。新华社记者 李嘉乐摄  广东东莞长安镇一家企业的现代化生产车间(资料照片)。
2018-12-13 14:17
当日,《先秦汉唐画全集》《明画全集》《清画全集》阶段性成果在北京首发,这是“中国历代绘画大系”编纂工作的最新成果。在首发式上,浙江大学、浙江省文物局向国家图书馆捐赠了《先秦汉唐画全集》《明画全集》《清画全集》部分卷册。
2018-12-13 14:16
12月13日,在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举行的悼念活动上,小学生代表在诵读公祭文。
2018-12-13 14:04
当日是第五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新华社记者 李博 摄  这是12月13日拍摄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现场。
2018-12-13 14:03
今年52岁的何泽华家住安徽宣城市水东老街,是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皖南皮影戏”传承人。2010年,为了传承保护皮影戏,何泽华在宣城市水东老街创办皖南皮影博物馆,馆内保存着1万多件皮影,免费向公众展示。现在,何泽华定期走进宣城市第十一小学,给小学生讲授皮影表演及制作。
2018-12-13 13:23
12月12日,李家巷中心幼儿园的孩子们在进行环保服装走秀,用塑料袋、纸盒和蔬菜等制作成环保服装,展示环保理念。
2018-12-13 13:22
12月12日,在贵州省丹寨县兴仁镇摆泥村生姜种植基地,合作社管理员在分拣生姜。寒冬时节,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县1600多亩生姜迎来丰收,各乡镇合作社的社员们抢抓天气,加紧生姜的采收、去枝、清理、运送、分拣等工作,确保市场供应。
2018-12-13 10:45
辽宁省本溪市收藏爱好者毛伟介绍他收藏的《日支时变日记》(2017年12月9日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前夕,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在沈阳举办学术研讨会。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前夕,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在沈阳举办学术研讨会。
2018-12-13 10:19
12月12日,学生将组成纪念图案的白烛摆放整齐。当晚,南京东南大学学生在校园举行“烛光祭”活动,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学生们点燃白烛,献花默哀,表达哀思。当晚,南京东南大学学生在校园举行“烛光祭”活动,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
2018-12-13 10:18
12月12日,来自湖南的抗战老兵李湘炳(前)等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中山码头遇难同胞纪念碑前祭奠遇难同胞。当日,来自湖南、江苏等地的4名抗战老兵以及志愿者、南京当地大学生代表等来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中山码头遇难同胞纪念碑前献花、默哀,祭奠遇难同胞。
2018-12-13 10:18
12月12日,获得年度最佳女运动员奖的中国选手丁宁在颁奖典礼后展示奖杯。
2018-12-13 10:01
12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亨(前)走出纽约曼哈顿联邦地区法院。当日,曾长期担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私人律师的迈克尔·科亨在纽约曼哈顿联邦地区法院被判3年监禁。
2018-12-13 10:0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