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吴易风:一生最爱书(讲述·一辈子一件事)

吴易风:一生最爱书(讲述·一辈子一件事)

2019-03-06 10:11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投入经济学研究与教学60年——吴易风:一生最爱书(讲述·一辈子一件事)

本报记者 董丝雨

  吴易风早年工作照。资料照片

  吴易风在上课。资料照片

  人物小传

  吴易风,1932年4月生于江苏高邮,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领域涉及西方经济学、外国经济思想史、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等;在60年经济学研究和教学过程中,为国家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人才……2018年底荣获第七届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

  初春的北京,天还没亮透,几个博士生已备好纸笔,坐在吴易风家客厅的沙发上……

  “天冷,起得早,喝点咖啡暖暖身子,也醒醒脑子。”吴易风从厨房端来咖啡和巧克力。

  这一天讨论的内容是两周前布置下来的“经济增长理论——马克思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的比较”。没让学生先发言,而是先拿出一则学术造假新闻,吴易风叮嘱学生:“文章最忌‘百家衣’,学术研究最怕人云亦云……”

  随后,学生们依次做读书报告。吴易风坐在客厅西侧的椅子上,认真听着,学生发言完毕,他一一提问点评……

  87岁的吴易风,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经济学家。从农家子弟到经济学大家,吴易风走过初心不改、学术传承的60年。

  “做学问就是长期‘坐冷板凳’,没有一蹴而就的事”

  “每次在老师家上完课,都如释重负。”吴易风的2016级博士生蔡仲旺告诉记者,学生稍有松懈,老师都能听出来。

  “吴老师要求我们每周都交读书笔记,他会认真批改。”2000级博士生毛增余说。

  “做学问就是长期‘坐冷板凳’,没有一蹴而就的事。”吴易风常说。

  年轻时,吴易风曾经躲在蚊帐里、打着手电做过一套《马克思恩格斯全集》摘抄卡片。那是1969年,他在江西余江的五七干校,白天干活儿晚上读书,3年内通读了马恩全集当时的中译本。“集体宿舍100多人,只有几盏灯,商店售货员看我常去买手电筒的电池,都觉得很奇怪。”后来,吴易风回到北京,原本计划一两年就完成的《英国古典经济理论》,最后花了6年。

  “我每天早上7点多就骑车到北京图书馆(现国家图书馆),排队拿号等开门,待一整天,中午也只啃干馒头。”吴易风说,“图书管理员都认识我了,帮我在职工食堂买饭票,让我天冷也能吃上热饭。”

  没有计算机,全靠一支笔;没有电风扇,汗浸湿稿纸;没有满意的初稿,推倒又重来……时过境迁,秉持着“冷板凳”精神的吴易风,对待学生的论文,依旧细致到连标点符号都要斟酌,让学生不敢有丝毫浮躁。

  “那时候老师觉得我文字功底不够,让我读《人民日报》社论,一读就是3年,太受益了。”1995级博士朱勇对老师的教诲念念不忘。

  “越是不懂,就越想搞懂啊”

  “老师说现在很多文章标题中有看不懂的英文简写,他就摘抄到本子上,标上中文意思,已摘500多条了。”最近,1998级博士生王珏发现了老师的一个新动向。

  年纪渐长,吴易风觉得时间越来越不够用。前几年,他自学计算机,敲出了16万字的《当前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背景下西方经济思潮的新动向》。他还带领博士生,花一年时间整理好自己半个多世纪的研究成果,结集出版了十卷本《吴易风文集》。

  出生在江苏农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的吴易风,只读了几年私塾和乡村初级师范。1953年,吴易风在江苏转业干部速成中学当老师。“有门课叫‘经济建设常识’,我不懂,怎么教?我就抱着一本《政治经济学》的翻译本反复看,跟个宝贝似的。”

  两年后,凭着一张“具有高中毕业相当程度”的证明,吴易风考取了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经济学专业。

  为何选择这个专业?“越是不懂,就越想搞懂啊。”吴易风说,上大学时为了读英文文献,他从音标学起。“那时候英语教科书也稀缺,我从王府井图书大厦找来一本,还是苏联的。”

  1959年留校工作后,吴易风很快发现数学知识不够用。吴易风的夫人刘天芬是北京邮电大学的数学老师,就成了他的“家庭教师”。“先自学,再做习题,最后交给她批改——我就这样掌握了从事西方经济学教学与研究所需要的数学知识。”

  经过多年努力,吴易风已成为一名大家,被称为“三通经济学家”——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西方经济学和外国经济思想史领域均有建树。面对外界给他的这个称号,他说:“通一门就很不容易,要努力一辈子,哪能精通几门?我受之有愧。”

  “人生路上,顺利时须戒骄戒躁,被误解时要从容淡定”

  “我决定把这次获得的全部奖金贡献出来,设立贫困生奖学金……在我离世后,我的部分遗产将加入这笔贫困生奖学金……”2018年12月11日下午,中国人民大学世纪馆北大厅,第七届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颁奖典礼上,这位穿着中山装、脚踏运动鞋的朴素老人,成为大家的焦点。

  对于吴易风捐款助学,他的学生并不意外。“这不是老师第一次捐了。”王珏说,2017年,吴易风将自己的3500余册藏书,连同书稿、照片以及与学生的通信,全部捐给了中国人民大学文库。

  “吴老师是一个有大爱的人。”朱勇说,吴易风特别愿意给后辈创造更多的学习机会。“而且他偏爱寒门子弟。”

  吴易风也将大爱投射到自己的研究中。“研究经济学,要站稳人民的立场。”吴易风时常教导学生,做研究要认真调查,充分掌握资料,深入思考、反复斟酌。“我在旧社会生活过,新旧对比,让我对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有很坚定的信念。”

  1988年,吴易风与他的学术挚友高鸿业合编《现代西方经济学》教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来评析西方经济学,备受好评,屡次印刷。

  吴易风说,“人生路上,顺利时须戒骄戒躁,被误解时要从容淡定。”在学生们看来,老师处乱不惊,体现了他一贯的不计宠辱、淡然从容。

  “老师话不多,却很有分量。”博一学期末,吴易风递给朱勇一张纸。这是一张班里所有同学发表论文情况汇总表,有的人已经发表了五六篇,而他只发了一篇。“老师什么也没说,但我明白了他的用心。”

  “吴老师会钢琴、小提琴,写字作诗样样在行,可他从不卖弄。”王珏说,“他一生最爱书,捐书后半个家都空了;他其实也没什么钱,但他不在意,只想当好一个人民的经济学家。”

  一以贯之最动人(记者手记)

  吴易风先生60年的研究时光,是“一以贯之”这个词最好的注脚。60年来,他坚定信仰马克思主义,怀揣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一直站在学术和时代发展的前沿……

  先生曾和学生打趣,自己在中国人民大学创了“学历最低教师”的纪录。由于时代原因,吴易风只有一张毕业证书,连学士学位证书都没有,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在经济学界举足轻重的地位。这几年,他捐书设奖,也是在将自己的学术追求延续下去,令人敬佩和动容。

  无论为学、为师、为人,吴易风先生始终自在从容。采访中,不少人表示“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甚至那些与他观点相左的学者,也被他的有礼有节深深打动。最令记者感慨的是,每次和记者沟通时,他都称呼记者为“学友”,谦逊温和的大家风范令人如沐春风……

  《 人民日报 》( 2019年03月04日 05 版)

[ 位置: 首页> 文荟频道> 书人茶座 责编:田媛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武汉消防员深入高考考点开展全面消杀

  • 来自中国的155辆“抗疫客车”投入塞浦路斯公交系统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雨后新安江薄雾轻罩 楼阁若隐若现如仙境】 蔡季安 摄  7月5日傍晚,安徽省黄山市新安江风景延伸带,雨后放晴,江面上出现一层似白纱一般的薄雾,江对面的楼阁山林等在薄雾之中,若隐若现,宛如天上仙境,吸引了许多市民拿着手机拍照。
2020-07-06 10:44
在乌鲁木齐大巴扎景区,小朋友跟着音乐起舞(7月4日摄)。2018年,经过靓化改造后的大巴扎景区新增长约800米的步行街,分为文创文旅和“非遗”项目街区、国际时尚街区和大巴扎美食街区,是乌鲁木齐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之一。
2020-07-06 09:54
游客在陕西太白县咀头镇七里川村的鲁冰花产业园内观光游览(7月4日摄)。近日,陕西省宝鸡市太白县咀头镇七里川村鲁冰花产业园内的鲁冰花、金鸡菊、蓝香芥等花卉竞相绽放,吸引大批游客前来参观。
2020-07-06 10:08
新华社记者杨磊摄  如皋市顾庄社区居民王广明正在修剪苗木(6月13日摄)。
2020-07-06 10:04
7月4日拍摄的位于漓江边的广西阳朔县西街(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曹祎铭 摄  7月4日,游客在广西阳朔县一家民宿的阳台上喝茶聊天。新华社记者 曹祎铭 摄  7月4日在广西阳朔县拍摄的一家坐落在山脚下的民宿酒店(无人机照片)。
2020-07-06 10:03
当地防汛部门正严密监控水情雨情,备好防汛物资并加强应急值守,力争安全度汛。当地防汛部门正严密监控水情雨情,备好防汛物资并加强应急值守,力争安全度汛。当地防汛部门正严密监控水情雨情,备好防汛物资并加强应急值守,力争安全度汛。
2020-07-06 09:57
7月5日,在河北省定州市新华书店,一名小朋友从书架前走过。近日,河北省定州市新华书店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开展“乐享图书嘉年华”系列活动,通过举办图书联展、亲子阅读、少儿读物推介等活动,吸引少年儿童走进图书馆,感受书香陪伴的夏天。
2020-07-06 09:57
7月2日,湖北咸宁“跑山电工党员服务队”队员划着小船为长江干堤上的哨所连接线路。新华社发(毕红续 摄)
2020-07-06 09:33
7月4日,在日本熊本县球磨村,千寿园老人院被淹。日本九州地区熊本县4日以来出现河流泛滥、山体塌方等自然灾害,已造成20人死亡,另有14人心肺功能停止,14人失踪。日本九州地区熊本县4日以来出现河流泛滥、山体塌方等自然灾害,已造成20人死亡,另有14人心肺功能停止,14人失踪。
2020-07-06 09:33
这是7月4日在法国巴黎近郊圣蒂博得维涅拍摄的汽车电影院。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露天汽车电影院备受人们欢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露天汽车电影院备受人们欢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露天汽车电影院备受人们欢迎。
2020-07-06 09:32
7月2日,在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的一家医院,医护人员对新冠感染病人进行治疗。亚美尼亚国家疾控中心5日报告,单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706例,累计确诊病例28606例,治愈16140例,死亡484例。
2020-07-06 09:30
塞浦路斯从中国进口的155辆“抗疫客车”5日正式投放到首都尼科西亚和东南部城市拉纳卡的公交系统,为当地居民在疫情期间出行带来了安全和便利。新华社记者 张保平 摄  7月5日,“抗疫客车”行驶在塞浦路斯尼科西亚街头。
2020-07-06 09:30
7月4日,观众们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市政厅广场内场一个个独立小区域内观看维也纳电影节开幕电影——贝多芬的歌剧《菲岱利奥》。新华社记者 郭晨 摄  7月4日,观众们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市政厅广场内场一个个独立小区域内观看维也纳电影节开幕电影——贝多芬的歌剧《菲岱利奥》。
2020-07-06 08:58
荷花竞绽放
2020-07-04 12:14
高原追梦人守护非遗“活化石”
2020-07-04 08:45
脱贫路上的“红色娘子军”
2020-07-04 08:42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