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作家张炜谈儿童文学创作:没有童心和诗心,就没有文学
首页> 文荟频道> 今日推荐 > 正文

作家张炜谈儿童文学创作:没有童心和诗心,就没有文学

来源:人民政协报2019-06-06 08:46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张炜

  张炜的儿童文学新作《海边童话》

  张炜的长篇《你在高原》

  1. 儿童文学,了不起的大事业

  读者们关注的,是我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中短篇小说,特别是后来的长篇小说《古船》《你在高原》等。较少有人知道,我走上文学道路,是始于儿童文学的创作,这40多年里我从未间断。

  我是从十几岁开始写儿童文学的。现在我文集中收入的最早的作品是1973年的《木头车》,再就是1974年的中篇小说《狮子崖》。到现在,我大约写了200多万字的儿童文学作品。

  谈到这么多年我为什么一直坚持儿童文学创作?有两个原因:

  我一直认为没有童心和诗心,就没有文学,特别是没有纯文学(雅文学)。

  托尔斯泰、马克·吐温、雨果、巴尔扎克等大作家们都写过儿童文学,他们都有着丰沛的童心与诗心。儿童文学写作和平常的写作是并行一体的、甚至是不可分剥的,我在写作中几乎没有将其分离过。所以这种童年视角、童年心情给予的快乐,是一直陪伴着我的写作生涯的。面对复杂的当代社会生活,常常需要儿童的纯洁和勇气,而作家,时不时地就要充当这个儿童的角色。

  儿童喜欢的文字是很难写的,这需要直指文学的核心。

  我觉得如果我能够写出更多让儿童喜欢的作品,就意味着自己更加靠近了文学的核心。

  有人以为儿童文学是“小儿科”,是玩玩而已,那是大错特错了。写一下就知道其难度。纯洁的心灵会在这里找到真正的知音,而纯洁是人多么可贵的品质。儿童文学其实是一切文学源头的部分,所有好的儿童文学一定是成人喜欢阅读的,反过来说,只要是成人读了了无趣味的东西,就一定不是什么好的儿童文学,甚至不是什么文学。

  马克·吐温和安徒生的书,成人什么时候觉得肤浅了?

  儿童文学和成人文学是一样的,在难度把握上基本一样,也同样是深入人性的内部和底层。

  上世纪80年代,我曾把自己创作的350万字的手稿全部烧掉。那几乎是把我年轻时的创作付之一炬,而这其中有2/3是儿童文学作品。

  我把儿童文学看得很高、很重,儿童文学最核心之处是要体现它的诗心和童心,儿童文学具体创作起来,既要有很高的文学性、诗性,在表达上消除很多的障碍,要达到孩子喜欢的目的,还不能消解它的深度,这非常困难。

  这几百万文字里也有一些“漏网之鱼”。《狮子崖》就是其中之一。《狮子崖》文稿再次出现时,我几乎已把它忘记了。那是我去看望一位老作家,他与我提起在我焚烧那350万字之前,曾有这样一部文稿交给了他。后来这部手稿被他热爱文学的侄子保存了下来。拿到这部还是十几岁的自己写下的手稿时,人已经步入了老年。我抚摸这发黄的稿纸上片片稚嫩的字迹,已经锈迹斑斑的曲别针,那一刻我想:青春永远地失去了,但只要将当年对文学的那种神圣与好奇,还有那份激动,簇新簇新地保存在心里,就能走下去。

  那时我有一个少年时期的文学伙伴,他住在河的西边。两个酷爱文学的少年,一有新作就要相互朗读。一篇作品无论是半夜还是凌晨写完,一点都不能耽搁,立刻就要过河去找他。去河西的路是风雨无阻的,无论雨天、雪天,毫不犹豫,仿佛任何困难都无法阻挡我们。找他要穿过一条河、越过一座座沙丘,还要经过一片坟地,月光下赶路有些恐怖,但只要怀揣刚写成的稿子,渴望那一声赞许,恐怖便好像减轻了许多。

  还有一部被保留下来的是20万字的儿童文学作品,之前已交给了明天出版社,后来出版了,这部作品就是小说集《他的琴》。

  我从来没有放弃儿童文学的创作。在写到自己文字生涯的第40个年头时,我发现我有可能写出比过去更好的儿童文学作品,所以有了这些年的《少年与海》《海边童话》。《海边童话》是我最近完成的作品,也是对我个人的文字、文学能力最新的一次检验和鉴定。

  作家一般来说都应该为孩子写作。大作家托尔斯泰为孩子写了很多,马克·吐温写得更多。儿童文学并不能等同于一般的儿童读物,现在许多时候却会将这二者混淆。只要是文学作品,就需要基本的诗性支撑,需要是较高难度的语言艺术,并且必须具备作家本身的强烈个人性。

  儿童文学的深意,可能即在于它更靠近诗意,更贴近生命的原色。童心无限深邃,这里就指生命深处的质地。

  写出原来的生命,写出本质,这当然是最有深意的。

  儿童文学写作者一直是我钦佩和敬重的人。比起数字时代浑浊的文风,坚守着儿童文学、自己的童心与诗心,是多么了不起的大事业。我愿意投入这个事业,不是从现在开始,而是一直向往着,并一直走下去。

  2. 童话,一种纯粹的文体

  在我的记忆中,我的童年有那么多朝夕相处的友伴,它们可能是一棵树、一条狗、一只鸟,或别的什么动植物。我与它们在一起时就愉快和兴奋,离开了它们就会思念和痛苦。我们能够对话,相互知道心事,当我开始诉说的时候,相信它们在认真地倾听。

  我的出生地是半岛海边的一片林子,因为小孩很少,所以是那里的绿色葱茏万物喧腾,伴我度过了童年。回忆童年与野地,特别是与动物相处的情景,最先想到的就是它们一起追赶、嬉闹时发出的声音———一种喘息的声音,也是一种亲昵的声音,是它们在大自然中小心翼翼的语言方式。只要是与动物们打过交道的人,大概谁也不会对这种可爱的声音感到陌生。这不是象征,而是真实的倾听和回忆。

  从这声音中,我会感到一种气味,看到一种形象。它们可爱的顽皮的模样,是让我对生活充满希望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悲伤苦难的人世间,动物的眼睛、它们的一张张小脸,实在给了我们最大的安慰。动物们也有缺点,但是它们大致还是可爱的、令人向往的;有许多动物即便在道德品质上,也值得我们学习。

  关于动物的记忆,那种感动和怀念很容易理解,因为动物能够跟人交流,会用眼睛看着人。衡量一个写作者能不能走远,要看他同其他生命交流的能力。跟动物交流不难,跟植物交流而且产生一种情感,比较难。如果不能,很可能就是某种能力丧失了。也许我们应该害怕它的丧失。

  这样的经历,在小时候是乐趣,长大后,便觉得它是多么重要,而这一切恰对我的整个文学创作的格调、意境起着重要的决定性作用。

  我的初中是在胶东半岛上的一所中学上的,学校很美,被包围在一片果园之中,后来我常说,“那是一座再好也没有的校园”。当时我们的校长酷爱文学,在校内还办起了一份油印文学刊物,时间已久远,但我依然记得那份刊物叫做《山花》。我当时把林子里的植物、动物们写成了童话,投稿给《山花》。后来,校长把它放在了显著的位置上发表,并当众表扬了我。此后,我又在《山花》上陆续发表过一些作文、散文。我常在无人的地方,静静地与它相处,它散发着特殊的油印味道,很是好闻。

  从此,我的儿童文学创作便没有停止过。自1974年我写出《狮子崖》,后来又写了《少年与海》《兔子作家》《寻找鱼王》以及《半岛哈里哈气》系列:《美少年》《长跑神童》《海边歌手》《养兔记》《抽烟和捉鱼》等。

  最近,我刚刚完成一部《海边童话》,共5册。这部作品写的就是童年时期所遇到的那些植物和动物的故事。小时候,在我家附近海边的入海口处,常常看到黄鼬、兔子在那一带活动,这个印象对我来说是极为深刻与特别的。我将它们写成十来个故事,主角儿就是这些动物们,由青岛出版社出版。我的儿童文学作品都是自己的“真事”:故事里的大灰鹳、蝈蝈、鱼、海豹……我与它们都十分熟悉,在与他们交往和观察的过程当中,产生了我的童话。童话的写作必须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我觉得这是特别重要的,这是能否走得更远的一个因素。童话的胡编乱造尤其不可以。

  3. 儿童文学,是整个文学建筑的开关

  童年的真实生命体验,会让作品有一种实感。有一个中学生,读了我的中篇小说《少年与海》,很想找到作者,当他的父亲打听到我正在万浦松书院讲课,便领着孩子,从很远的地方到书院来寻访。我和这个孩子讲了很多,后来又给他写了一封信。

  还有一个媒体工作者告诉我,他一直有个苦恼,就是孩子不爱读书,每天只是专注于看电视、玩手机,一个偶然的机会看了我的《兔子作家》,竟一口气读完了。高兴之余,他就把我所有的童书都买回了家,小孩也从此进入了书的阅读世界。这件事让我很高兴。它让我思考,在智能手机霸屏的时代,如何把一个孩子从平板电脑的碎片式阅读中、从电视浮光掠影的讲述里吸引到书中来,让他们迷恋文字、依赖文字,用文字启发他们的思考力,是儿童文学的一个重要的任务。

  网络时代也好,过去的时代也好,总有人会脱颖而出。要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性的东西。是整天迷于纸质阅读的孩子更有利于创造性的发展?还是埋头数字网络阅读的孩子更有创造性?没有做过这种对比。这是非常复杂的社会调查。就个人简单的观察,似乎纸质书读得多的孩子、对大自然好奇心重的孩子,相对来说还是发展得好一点。一些孩子读了很多书,连麦尔维尔的《白鲸》都看过。有一些孩子还成立了登山队,还有的去搞社会调查。

  行走和不行走有什么区别?行走的时候会看到很多以前没见过的事物,就要问,就要去了解,整个过程要自己做判断,自己处理。如果总是从书上或网络上获取答案,那是别人已经解决了的问题,个人判断(命名)的权力就被剥夺了。孩子也好、大人也好,要尽可能保留个人的权力,把最初的基础判断、把这种处理的过程留给自己,而不是拱手交给他人。我们不停地接受别人的结果,最终省了脑力,也慢慢不再有个人的见解了。

  任何一个作家把儿童文学的元素从整个文学创作中剥离和剔掉,可能都不会是一个优秀的作家。我写《古船》这样激烈复杂的作品,包括后来写的很长的《你在高原》,都始终是抱着一种好奇与专注、热情和纯洁进入的。用一种潜在的儿童视角去观望全部的复杂,会获得更新鲜、更深刻、更惊异、更质朴的认识和感受。所以我极其看重儿童文学对整个文学生涯的重要性:基础性、核心性。

  如果把儿童文学和整个文学事业的关系做一个比喻:我刚开始觉得儿童文学是整个文学道路的一个入口,从这儿入进去能够走得很远;再后发现,儿童文学不光是一个入口,还是一个开关,这个开关一按,整个的文学建筑,就会变得灯火通明。

[ 责编:宫辞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美国宣布对伊朗最高领袖实施制裁

  • 珍爱生命 远离毒品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  北京时间6月25日02时09分,中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成功发射第46颗北斗导航卫星。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  北京时间6月25日02时09分,中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成功发射第46颗北斗导航卫星。
2019-06-25 20:32
6月24日,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洪水镇永平村村民在收割韭菜(无人机拍摄)。6月24日,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文峰街道双星社区村民在采摘西瓜。6月24日,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文峰街道双星社区村民在采摘西瓜。
2019-06-25 17:51
新华社记者 林宏 摄  在珲春市职业高中,塔尼亚(左一)与学生使用俄语交流(6月23日摄)。 新华社记者 林宏 摄  塔尼亚(左二)和同事在珲春市职业高中的教师休息区聊天(6月23日摄)。
2019-06-25 10:17
游人在罗布人村寨游览(6月19日摄)。根据景区提供的数据,自“五一”小长假至6月23日,罗布人村寨接待游客5.2万多人次,相比去年同期增长约78%。根据景区提供的数据,自“五一”小长假至6月23日,罗布人村寨接待游客5.2万多人次,相比去年同期增长约78%。
2019-06-25 10:15
这是在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拍摄的油菜花梯田(6月24日无人机拍摄)。近日,甘肃省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山乡油菜花盛开,美如画卷。近日,甘肃省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山乡油菜花盛开,美如画卷。
2019-06-25 10:14
6月23日,工人在卢龙县永平府城墙南城门抢险加固工程工地施工。此次抢险加固工程主要完善城台顶部和底部的排水系统、加固墙体等。
2019-06-25 10:13
6月24日,河北省邢台市公安局桥西分局民警向邢台市第五中学学生讲解毒品的危害。在6月26日国际禁毒日即将到来之际,各地开展形式多样的禁毒主题教育活动,让人们认识毒品危害、远离毒品。
2019-06-25 10:11
日喀则市郊区的一个度假园停放着“过林卡”群众的车辆(6月23日摄)。进入6月,西藏日喀则市阳光充足、植物繁茂,人们纷纷来到郊区“过林卡”,享受休闲时光。
2019-06-25 10:06
年仅33岁的四川绵竹共产党员、退役军人、禁毒民警韩顺军,今年3月突发胰腺炎倒在禁毒一线。韩顺军短暂的一生始终在“逆行”——在大地震中逆行、在泥石流中逆行、在平静生活中逆行……逆行前方是万丈深渊,是枪口刀尖,是生死不测,但他都不曾动摇。
2019-06-25 10:05
6月24日,易地扶贫搬迁群众在招聘点询问招聘信息。作为贵州省黔西南州易地扶贫搬迁的主要安置点之一,兴义市洒金安置点共有3.2万余人搬迁入住,其中跨区域搬迁2.8万余人。作为贵州省黔西南州易地扶贫搬迁的主要安置点之一,兴义市洒金安置点共有3.2万余人搬迁入住,其中跨区域搬迁2.8万余人。
2019-06-25 10:03
6月24日,中意警员在北京王府井进行联合巡逻。当日,中国和意大利警方在北京古老的永定门城楼下举行仪式,宣布2019年中意警务联合巡逻正式启动。当日,中国和意大利警方在北京古老的永定门城楼下举行仪式,宣布2019年中意警务联合巡逻正式启动。
2019-06-25 10:02
6月24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右)宣布意大利米兰/科尔蒂纳丹佩佐获得2026年冬奥会举办权。当日,在瑞士洛桑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134次全会上,意大利米兰/科尔蒂纳丹佩佐获得2026年冬奥会举办权。
2019-06-25 10:01
6月24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中)在签署行政令前对媒体讲话。美国总统特朗普24日签署行政令,对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及其领导下的机构实施制裁。美国总统特朗普24日签署行政令,对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及其领导下的机构实施制裁。
2019-06-25 10:00
新华社/POOL/法布雷斯摄  6月23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前左)和瑞士联邦主席毛雷尔(前中)共同为国际奥委会新总部剪彩。新华社/POOL/法布雷斯摄  6月23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左)和瑞士联邦主席毛雷尔共同为国际奥委会新总部揭幕。
2019-06-24 10:55
6月23日,在马耳他弗洛里亚纳,工作人员在马耳他武装部队的巡逻艇上为被营救的偷渡者系上标示身份的腕带。马耳他武装部队的巡逻艇23日采取救援措施,并将偷渡者带至马耳他武装部队位于弗洛里亚纳的码头基地。
2019-06-24 10:47
6月末的比利时结束了长达数月的阴雨低温天气,明媚的阳光照耀大地,令人神清气爽。23日,中国驻比利时使馆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2019年比利时赴华“汉语桥中学生夏令营”营员,以及他们的家长、老师和领队,共计300多人。
2019-06-24 10:40
以具有浓郁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大头娃娃为主题的“欢乐大头娃娃”展日前在比利时班什国际面具博物馆举行。
2019-06-24 10:23
6月23日,模特在法国巴黎男装周上展示登喜路品牌2020春夏新品服饰。6月23日,模特在法国巴黎男装周上展示登喜路品牌2020春夏新品服饰。6月23日,模特在法国巴黎男装周上展示登喜路品牌2020春夏新品服饰。
2019-06-24 10:04
6月22日上午,呼伦贝尔市森林消防支队消防员赶赴秀山林场火灾南线。新华社发(胡首 摄)  6月22日,大兴安岭森林消防支队奇乾中队消防员在秀山林场火灾南线灭火。 新华社记者 刘磊 摄  6月22日,一辆装甲车为秀山林场火灾南线消防员运输物资。
2019-06-23 08:3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