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红楼梦》英译品读 (七)
首页> 文荟频道> 文学品读 > 正文

《红楼梦》英译品读 (七)

来源:中国网2019-06-17 16:21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王晓辉

  匾额,顾名思义,是悬在门屏之上的牌匾,其起源至少可以追溯到汉代。《后汉书·百官志》记载,“凡有孝子顺孙贞女义妇,让财救患,及学士为民法式者,皆匾表其门,以兴善行。” 匾额种类繁多,形制多样。有亭台楼阁,如“岳阳楼”;有商家字号,如“荣宝斋”;有歌功颂德的,如“万世师表”;有言志抒怀的,如“鸿鹄凌云”。匾额讲究立意和文彩,同时还包含书法与雕刻等艺术形式,集中体现了中国文化中的艺术美感和人文精神,是中国古代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

  《红楼梦》中贾府因元妃省亲,大兴土木,修建了大观园。楼阁水榭,山石回廊,还有竹林农舍,酒肆田庄,如此景致,匾额对联自然少不了。贾政为试宝玉诗才,特意命他跟随,前往大观园巡视并拟定匾额对联,待元妃游幸时,再行赐名。

  匾额是中国独特的艺术形式,对文辞、意境和书法都有很高的要求。要将匾额的内容翻译成英语,还要做到形、意、美兼备,非常不容易。我们来看看高手是怎么译的。

  一、(宝玉)“莫若直书‘曲径通幽处’这句旧诗在上,倒还大方气派。”

  霍克斯的译文:

  "I suggest we should call it 'Pathway to Mysteries' after the line in Chang Jian's poem about the mountain temple:

  A path winds upwards to mysterious places.

  A name like that would be more distinguished."

  杨宪益的译文:

  "So why not use that line from an old poem:

  A winding path leads to a secluded retreat.

  A name like that would be more dignified."

  原文这句话并不长,也不是特别难译,但两位翻译家的风格特点却体现得十分鲜明。霍克斯还是那么细致入微,杨宪益还是一贯的忠实直接。霍克斯在翻译“曲径通幽处”诗句之前,向读者交待了诗的作者,唐朝的诗人常建,还将“曲径通幽”四字单独提出,译为“Pathway to Mysteries”,三个单词的短语,形式上也更接近匾额。杨先生忠实于原文,直接译为“A winding path leads to a secluded retreat”。就“曲径通幽处”这句诗来说,杨先生的“secluded retreat”可能比霍克斯的“mysterious places”更为恰当一些,但作为匾额或题写名胜,不可过长,更不宜整句写上去。

  二、大观园诸景当中,有一处亭子,依水而建,奇花绽放,佳木葱茏。众人一番议论之后,贾政命宝玉拟题匾额对联。宝玉拟了“沁芳”二字,又作了一副七言对联:

  “绕堤柳借三篙翠,隔岸花分一脉香。”

  “沁芳”二字,蕴籍含蓄,用汉语解释明白都不容易,更何况还要翻译成英文。霍克斯将“沁芳”译为“Drenched Blossoms”, 杨宪益给出的译文是“Seeping Fragrance”。两位翻译家的译文中,我更喜欢杨宪益的译法。“Seeping Fragrance”是“缓缓散发出来的香气”,水波粼粼,微风徐徐,花香袅袅,沁人心脾。霍克斯将“沁”译为“drenched”, 将“芳”译为“blossoms”,这样一来,就成了“浸湿的花”,不仅美感打了折扣,也失去了“沁芳”的含蓄蕴籍。梁实秋的《远东汉英大词典》和外研社的《汉英词典》都用“drenched”一词来翻译“落汤鸡”,(of a person) like a drenched chicken,可见“drenched”用在鸡身上很狼狈,用来形容花也优雅不到哪去。

  三、大观园中还有一处有名的建筑——潇湘馆,是林黛玉的住处。曹雪芹在《红楼梦》第十八回中有详细描述:“前面一带粉垣,里面数楹修舍,有千百竿翠竹掩映。入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上面小小两三间房舍,一明两暗,里面都是合着地步打就的床几椅案。” 大观园刚刚落成时这里不叫潇湘馆,而是叫“有凤来仪”,也是贾宝玉拟的名字,意为贵妃行幸之所,亦含颂圣之意,元妃省亲时,赐名潇湘馆。

  “有凤来仪”和“潇湘馆”如何译成英文呢?我们还是求教于霍克斯教授和杨宪益先生两位大师吧。

  “有凤来仪”,典出《尚书》:“箫韶九成,凤凰来仪。” 意思是箫韶之曲演奏起来,凤凰也随乐起舞。这个成语也可理解为凤凰来栖,寓意吉祥。霍克斯将“有凤来仪”译为“The Phoenix Dance”,而杨宪益则将其译为“Where the Phoenix Alights”,一个是“凤舞”,一个是“凤栖”,英雄所见,虽略有不同,但均为佳译。

  在翻译“潇湘馆”时,两位高手的思路开始分叉了,而且叉得还很大。

  潇湘是潇水和湘江的并称,传说尧的两个女儿娥皇和女英嫁给了舜,后来舜巡视南方,死于苍梧,葬在九疑山。娥皇女英追寻舜帝到湘江之畔,抱竹痛哭,泪水洒在竹子上,成了斑竹。二女思念舜帝,投江而死,化为湘江女神,后世亦称湘夫人。娥皇女英的传说,赋予了潇湘深情、伤感和相思的涵义,最适合诗人寄情吟咏,如刘禹锡的《斑竹枝》:“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月明时。” 今天,看到潇湘两个字,人们很容易联想到江水、斑竹和女神。

  我们再回来看看两位大师的翻译。杨宪益先生将“潇湘馆”译为“Bamboo Lodge”, 很符合潇湘馆翠竹掩映、浓荫匝地幽雅环境,竹子象征高雅、坚贞和气节,也恰当地反映出潇湘馆的主人林黛玉的性格特征。霍克斯的想象空间更大,他直接借用了希腊神话中水神名字Naiad,将“潇湘馆”翻译成“The Naiad's House”,意思是“水中女神的居所”。林黛玉前生本是水边的一棵绛珠草,后经神瑛侍者用甘霖浇灌,修成了人形,也算是一个小水仙。林黛玉后来的别号也是“潇湘妃子”,所以,借用Naiad的名字翻译潇湘馆还是十分恰当的,这也充分反映出霍克斯的学问之深和用功之深。

  “潇湘”往往会给人三个意象,即水、竹和女神。杨宪益先生的“潇湘”有竹无水,更无女神;霍克斯的“潇湘”有神无竹,是典型的外国“潇湘”。两位大师做出不同的选择,是因为他们之间文化背景的差异,尽管两位大家学问贯通中西,但在隐微之处,各自的文化权重还是能够体现出来。他们的翻译,没有孰优孰劣之分,只有读者欣赏喜好之别。作为中国的读者,即便是用英文来读《红楼梦》,一定会欣赏Bamboo Lodge的优雅,而西方读者,多半会喜欢Naiad's House的浪漫想象。

  四、离潇湘馆不远就是怡红院了,贾宝玉就住在那里。霍克斯和杨宪益对“怡红院”三个字的翻译,同样耐人寻味。当初贾政带人巡视大观园,已命宝玉拟题了“红香绿玉”四个字,元妃省亲巡游,又改为“怡红快绿”,赐名曰“怡红院”。所谓“怡红快绿”,就是红得赏心,绿得悦目,令人心旷神怡。霍克斯和杨宪益的翻译分别是“Crimson Joys and Green Delights”和“Happy Red and Delightful Green”, 意思一模一样,只是遣词略有不同而已。可在“怡红院”三字的翻译上,两个人又分叉了。杨宪益的翻译是“Happy Red Court”, 三个单词对应三个汉字,百分百的忠实对等。霍克斯又一次出人意表,将“怡红院”译为“The House of Green Delights”, 成了“怡绿院”了!霍克斯为什么要舍“红”取“绿”呢?还是由于不同文化对于红和绿两种颜色的理解和认知的差异。

  霍克斯在英译本的前言中写了这样一段话:

  “One bit of imagery which Stone-enthusiasts will miss in my translation is the pervading redness of the Chinese novel. One of its Chinese titles is red, to begin with, and red as a symbol -- sometimes of spring, sometimes of youth, sometimes of good fortune or prosperity -- recurs again and again throughout it. Unfortunately -- apart from the rosy checks and vermeil lip of youth -- redness has no such connotations in English and I have found that the Chinese reds have tended to turn into English golds or greens. I am aware that there is some sort of loss here, but have lacked the ingenuity to avert it.”

  霍克斯知道,中国小说中,红色有着特殊的象征意义,而在他的翻译中,“石头迷”们可能会发现缺少了这一无处不在的意象。在汉语里,红色代表春天、青春、好运和兴旺,而在英语中,除了“粉颊”、“朱唇”这些特定的带有红颜色的表达方式之外,红色并不具备汉语中的那些象征意义,反倒是“金色”和“绿色”的象征意义更接近汉语中的“红”。从这段文字中,我们可以看出,霍克斯是带着遗憾将“怡红院”译为“The House of Green Delights”的。连大师都有力不从心之感慨(have lacked the ingenuity to avert it),足见翻译是一项何等艰难的工作。

  一张匾额,能引发无限的想象;三四个字的翻译,也能呈现微妙的意境。读《红楼梦》,向曹雪芹学习中国文化;读英译本,向霍克斯和杨宪益学习英文和翻译。开卷有益,乐在其中!

[ 责编:宫辞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直击湖南湘江洪水“大考”

  • 走进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特展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7月17日,在苏丹法希尔超级营地,联合国和非洲联盟驻达尔富尔联合特派团(联非达团)副联合特别代表安妮塔·奇奇·格贝女士为中国第二批赴苏丹达尔富尔维和直升机分队官兵授勋。联非达团17日在苏丹法希尔超级营地内为中国第二批赴苏丹达尔富尔维和直升机分队全体140名官兵授予和平荣誉勋章。
2019-07-19 08:47
当日,美国伊利诺伊州中部地区联邦法院法官詹姆斯·沙迪德宣布,2017年绑架和谋杀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的布伦特·克里斯滕森被判处终身监禁且不得假释。新华社记者 汪平 摄  7月18日,在美国伊利诺伊州皮奥里亚,克里斯滕森的辩护律师罗伯特·塔克抵达联邦法院。
2019-07-19 08:40
在山丹马场,几匹种公马在马圈内休息(7月17日无人机拍摄)。盛夏七月,位于甘肃省河西走廊中部、祁连山北麓的山丹马场绿草如茵,成群的骏马在马圈和草原休息吃草,十分壮观。盛夏七月,位于甘肃省河西走廊中部、祁连山北麓的山丹马场绿草如茵,成群的骏马在马圈和草原休息吃草,十分壮观。
2019-07-19 08:36
近期,大熊猫姐弟思嘉和佑佑在黑龙江省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的中国亚布力熊猫馆“定居”已满三年。据介绍,大熊猫思嘉和佑佑于2016年7月从位于四川的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北上来到黑龙江。
2019-07-19 08:35
这是7月18日在日本“京都动画”东京办公室所在的建筑物前拍摄的一束民众留下表示哀悼的花。据日本媒体18日晚援引京都市消防局的消息报道,当天发生的京都动漫工作室纵火案已导致33人死亡,另有36人受伤。
2019-07-19 08:34
随着气温逐日升高,北京动物园启动了动物防暑降温措施,饲养部门结合动物习性采取24小时恒温空调、冰块降温、自动喷淋系统、模拟户外水池、高水分水果、青饲料降温等数十项降温和饮食措施,让动物舒适安全度过“三伏天”。
2019-07-19 08:30
7月17日,空中俯瞰南麂岛上一家临海的小木屋特色民宿(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徐昱 摄  7月17日,空中俯瞰南麂岛上一家临海的悬崖民宿酒店(无人机拍摄)。
2019-07-19 08:17
新华社记者 陈诚 摄  7月18日,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学生们参加曼德拉国际日纪念活动。新华社记者 陈诚 摄  7月18日,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志愿者和公益组织工作人员用食品罐头制成画作,纪念曼德拉国际日。
2019-07-19 08:10
7月17日,在法国巴黎塞纳河畔,一名女子骑车经过沙滩节的一处饮品店。新华社记者 高静 摄  7月17日,在法国巴黎塞纳河畔,一个小男孩在沙滩节设置的躺椅上休息。新华社记者 高静 摄  7月17日,在法国巴黎塞纳河畔,人们在沙滩节设置的躺椅上休息。
2019-07-19 08:08
当日,美国伊利诺伊州中部地区联邦法院法官詹姆斯·沙迪德宣布,2017年绑架和谋杀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的布伦特·克里斯滕森被判处终身监禁且不得假释。新华社记者 汪平 摄  7月18日,在美国伊利诺伊州皮奥里亚,克里斯滕森的辩护律师罗伯特·塔克抵达联邦法院。
2019-07-19 08:03
7月18日,在下涯镇之江村,渔模唐玲珑(右)和邵竹莲在新安江上表演撒网捕鱼。浙江省建德市下涯镇村民唐玲珑和邵竹莲夫妇是当地小有名气的渔模,每天泛舟新安江上,成为摄影爱好者镜头追随的焦点。
2019-07-19 08:00
7月18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回答记者提问。当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说,一艘美军军舰在霍尔木兹海峡“摧毁”一架伊朗无人机。当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说,一艘美军军舰在霍尔木兹海峡“摧毁”一架伊朗无人机。
2019-07-19 07:51
7月16日晚,在美国华盛顿,“土星5号”火箭的影像被投射到华盛顿纪念碑上。当日,由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策划的“阿波罗50: 向月球出发”投影表演拉开序幕,1969年执行登月任务的“土星5号”火箭的影像被投射到华盛顿纪念碑上。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7月16日晚,在美国华盛顿,“土星5号”火箭的影像被投射到华盛顿纪念碑上。
2019-07-18 08:56
7月17日,在美国纽约东区联邦地区法院外,检方人员在法庭宣判后发表声明。新华社记者 王迎 摄  7月17日,在美国纽约东区联邦地区法院外,墨西哥大毒枭华金·古斯曼的律师杰弗里·利奇特曼(中)在接受媒体采访后离开。
2019-07-18 08:55
穿建德城区而过的新安江江水从105米高的新安江大坝底流出,水温常年保持在17℃左右,使得江边凉爽异常。穿建德城区而过的新安江江水从105米高的新安江大坝底流出,水温常年保持在17℃左右,使得江边凉爽异常。
2019-07-18 08:52
加载更多